博客首页  |  [三妹]首页 

三妹
博客分类  >  其它
三妹  >  未分类
评刘亚洲的政治转型预言

26449

评刘亚洲的政治转型预言
 


有共产党背景的凤凰网把中国国防大学政委、解放军高级将领刘亚洲六年前的旧作《西部论》进行新编后刊登在了它的电子版上,其中一段政治转型的预言似乎使人耳目一新,其实漏洞多多,他说:“十年之内,一场由威权政治向民主政治的转型,不可避免地要发生。中国将会出现伟大的变局,政治体制改革是历史赋予的使命。我们不可能有退路。”

我们不妨细想一下,这段话是否禁得起如下几个挑战。

一:毫无疑问,刘亚洲是站在党的立场说这段话的,“我们不可能有退路。”中的“我们”指的是党,刘亚洲也把自己包括在内。那句 “政治体制改革是历史赋予的使命”,想必指的是历史赋予给党的使命,老百姓只有等待的份。如果真像刘亚洲预言的那样,这使命是共产党专有的,那么试问,这个不受任何权力制衡的共产党能否自我改革,能否靠自身力量演变成民主制度?

二:“一场由威权政治向民主政治的转型”这句话也不经推敲。历史已经证明,共产极权制度转变为民主制度的前提是:共产党及其极权政府必须先垮台,人民才有可能建立民主制度;东欧国家和苏联的体制转型都证明了此点。照刘亚洲的话,是不是中共极权会创出个先例,共产党与反对党共生、共治,共同建立民主?看来刘亚洲也解释不了这个漏洞,所以他把中共极权改成了威权,把中共的性质改了。这样把虎说成猫,避免了“与虎谋皮”之嫌,中共还会像猫一样乖乖地“转型”。这种空口白话除了误导,还有什么作用?

我们都知道威权制度给民间社会一定的自由空间,民间可民办报纸,如当初国民党统治的台湾,国民党在大陆掌权的三、四十年代,民间都有数百份民办报纸,这就使民间具备一定的监督制衡政府的力量,官民之间也有了良性互动的希望和土壤。因此,威权制度可以和平转型为民主制度,例如台湾的制度转型;而强硬残暴的极权制度不可能像威权制度那样和平转型为民主制度。中共政权就更是如此,它极为强硬残暴,严控媒体不让一步。越是强硬残酷的极权国家,转型就越惨烈。

三:刘亚洲呼吁政治转型的本意到底是什么?是希望中国转型到民主制度后共产党还执政?还是中共像东欧极权国家那样彻底垮台,人民建立真正民主制度?从他的“我们”的救党立场看,他不会接受共产党垮台的结局,看来他的愿望是前者。如果是前者,刘亚洲这段话就等于白说,关心中国民主的人们也不必为这么一句空话欢欣鼓舞。因为,中共连刘晓波的“共生共治”的分权恳求都不能容忍,竟把他抓进监狱,它又如何能容忍中国转型为民主制度?

下面一段是一位网友对我上星期发表的文章《简评刘亚洲现象》的跟贴,他清楚指出刘亚洲的《西部论》是敌视西方的强军富民思维,透彻剖析了中共搞贵族民主赚吆喝的心态,节选如下:

《西部论》按党文惯常手法以“国家危机意识”开章,大段落重复如何应对“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引出强军和富民思维,最后近乎硬行拼入那仅有的两段政治改革文字——引人“兴奋”的话,与本文极不协调却能得到强烈反响,可见众生盼恩赐之自由何其苦久。不过想要以世界为敌的目的而进行民主改革是不可能成功的。这种以功效为目的进行的改革,除了赚来吆喝之声,很难取得多数民众的信任,也无法消除贵族对民众的疑惧和贵族之间相互的猜忌,没有民众的参与,这种民主改革只不过是贵族民主。红色贵族内部是不可能达成共同的利益目标,其内部很长时间相互的清洗和出卖并不太可能因为这三十年来的利益分享而消除,对毛的态度就表明他们之间虚假的和睦,(表明他们)掌握政权的合法性毫无根基也没有道理。分割权力演变成谁的拳头大的比拼会使社会比现在更为混乱,最终还原出一个极权。刘中将此文有整合思想的用意,不放弃敌视的思维,仅建立一个民主的、军备超强的国家当真是可行的吗?

正如这位网友所言,贵族在上面争斗利益分享,人们在底下苦苦盼望,盼了三十年,党内也没出现戈尔巴乔夫式的“开明派”和“改革派”。事实是,不要说中共党内不会出“开明派”,党外也不会出。胡耀邦和赵紫阳的开明程度极为有限,与当初的苏联自由人士根本不能比。当初在极权的苏联,出现了一大批彻底否定苏共的知识分子和作家:核物理学家萨哈罗夫、《古拉格群岛》的作者索尔仁尼琴、《不是单靠面包》的作者杜金采夫、《让历史来证明》的作者梅德维捷夫、被西方誉为反共斗士的马克西姆莫夫……,虽然这些作家在苏联解体后出于大俄罗斯主义而有些错误的思维和言论,但是当初他们都是坚定地彻底否定苏共的。可是在中国,我们没有像苏联当初那样出现一批彻底否定共产党的知识分子,却出了一批救党派。原因何在?

究其原因,中共发动了太多的残酷的政治整肃和洗脑运动,中国经历了太多的群体屠杀,有独立意识自由思想的知识分子和反共正义人士被屠杀了好几批,整肃和屠杀造成的思想断层使得中共外部很难出现有自由思想和独立意识的知识分子。而中共内部除了政治整肃运动外,其官场的残酷和黑暗,其安排领导层继承人的封闭式的黑箱作业,以及其逆向选择的方式,都使其内部很难出现戈尔巴乔夫式的开明人士。现在中共官场买官卖官已是常态,这么个烂窝还能出戈尔巴乔夫?

如果不具备当初苏联知识分子彻底否定共产党的思维,如果不具备只有共产党倒台才能建立民主制度的意识,那么,空谈政治转型就没有实质意义。

有人说,那些人为了保住生活和地位不可能公开说否定中共的话,你三妹这样要求国内人是过激。而事实是,他们根本就对中共没有彻底的认识,不要说刘亚洲没有这个认识,救党的辛子陵们也没有这个认识,就是被国内知识分子誉为自由主义领军人物的李慎之也没有这个认识。他曾在一九八五年亲口对我说,他不会叛党的。虽然一九八九年中共屠杀六四学生的恶行使他的思想有所转变,但是十年后的一九九九年他写的《风雨苍黄五十年》表明他的思想的局限性还是非常大,他还是不会叛党的。他到死都坚信马克思、恩格斯。他在自己的代表作《风雨苍黄五十年》中,还把恩格斯当作经典引用。在邓小平下令屠杀学生十年后,他仍对邓小平的 “渐进主义”“稳定压倒一切”给以肯定,还企盼地指责江泽民“为什么不以邓小平为榜样,在邓小平因为历史局限不得不止步的地方重新起步,给中国的政治改革打开一个新局面?”如果李慎之对共产党都不能彻底否定,那么,说“我们都是救党派”的辛子陵,说“毛泽东革命有功,执政有错,文革有罪”的李锐能有这个认识吗?那一大批救党派们的思想能超过李慎之吗?

因此,不要迷信高官名人,只要看他说话有没有实质意义,是不是还在那挽救无可救药、祸国殃民的共产党。

共产党极权政府已进入机会主义和实用主义的晚期阶段,与教条僵化的早期极权阶段相比,它虽然已经不能对民间社会严控如初,但是它更加老奸巨猾和腐败贪婪,更具欺骗性。它更不会产生戈尔巴乔夫,也绝不会拱手相让它既得的利益和权力。

中国人民唯有一条生路,就是:东欧人民的抗争之路。中共也唯有一条死路,就是:从绝对腐败走向彻底溃烂,直至最后被人民推翻,垮台。

人民的生路虽然艰难险阻,但我们应该看到,十年之内,中共垮台不可避免地要发生。打倒共产党,建立民主的新中国则是历史赋予给中国人民的不可推卸的使命。

二0一0年八月十五日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3/07/11 11:02:35 PM
透彻
游客
   08/20/10 08:58:44 PM
支持三妹,赞同观点!
Netknight
   08/16/10 02:38:34 AM
之前看了过渡政府评刘亚洲将军的文章实在感到痛心,希望过渡政府能马上认识到刘亚洲这番言论背后所透视出來的含意。无可口非,现在的中共已经宛如100年前的晚清,正等待着民间力量的觉醒和汇聚,要推翻中共的统治也只能交由人民和革命党才能实现,也就是说未来的变革势必是一场大浩劫,这是历史的必然非个人意志能转移。
游客
   08/16/10 02:21:07 AM
三妹的文章观点本人非常认同,正如文昭先生所说共产党内部不存在所谓的改良派,而所谓的改良言论不过是保皇派互相内斗换取民间民意支持的一种苟延残喘的产物而已。中国要想建立真正意义上的民主宪政联邦共和国最终还是要靠民间的力量去完成,而目前的情况可以看出维权抗暴是中国民间民主运动的主要方式。条件已经初步成熟,现在只要等中国的经济崩溃那民主大变革将很快出现,所以三妹后面说的要等10年之内才跨在我看来也太给共产党面子了,别说10年,就说5年也太长,本人预估中共顶多剩余2年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