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三妹]首页 

三妹
博客分类  >  其它
三妹  >  未分类
诺委会专门喜欢把和平奖授给极权国家的温和合作派

27655

诺委会专门喜欢把和平奖授给极权国家的温和合作派
——读李悔之、周志荣给徐水良的信有感
三妹


许多人把原则性的分歧一概而论地说成“内斗”,这是马克思主义两分法的简单化思维方式,也是混淆是非的说辞。什么叫内斗?为了争权夺利、为了蝇头小利的争斗。我们反对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理由在公开信中表达得一清二楚,他是一个为中共人权美言的合作派代表人物。这种原则性的分歧算什么内斗?我们跟刘晓波根本就不是一个阵营里的,“内”在哪里?

在我们第一封信的十九个签名人中,有七人都是坐过中共大牢的:鲁德成、苏君砚、唐柏桥、伍凡、熊炎、徐水良、张国亭。其中四个人都比刘晓波坐牢时间长:鲁德成16年,伍凡20年,徐水良14年,张国亭20年。几乎所有的签名人都在中共的黑名单上。他们以前为中国的民主事业献出他们的青春,他们现在还在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奉献,何来内斗?

诺委会早有臭名,它专门喜欢把和平奖授给极权国家的温和合作派。2003年,诺贝尔奖委员会就将和平奖授予给伊朗的温和改良派代表希尔琳.艾芭迪(Shirin Ebadi)。得和平奖时,她人在伊朗。她坚持认为民主必须相容,应该与极权政府相容;她希望从内部改革(也就是中国救党派所说的体制内改革);她不呼吁推翻极权政府。她离激进的异议很远,她说的话与极权政府的腔调相同,没有什么特别的区别。在给她颁发和平奖的同时,流亡的伊朗异议人士在挪威首都奥斯陆的大街上抗议,抗议授给温和合作派希尔琳.艾芭迪诺贝尔和平奖。不过,她再温和,在极权政府眼中也是敌人,她现在也流亡国外。不管你是抗争派还是合作派,极权独裁政府都一样不给你多少选择。

今天,堕落的诺委会又对中国重演这个把戏。把和平奖授给中国民主运动的合作派代表人物、软骨头民运败类刘晓波。我今天刚得知,他的老婆刘霞准备在领奖仪式上宣读刘晓波的合作派代表作《我没有敌人》,软骨头面目可见一斑。不过,伊朗的合作改良派代表希尔琳.艾芭迪的结局对中国合作派代表人物刘晓波倒是个很好的先例,极权政府把她轰出国门,她在伊朗异议人士中也毫无光彩。

三妹写于芝加哥
二0一0年十月二十二日
 

 

附:
附件1:
    徐水良先生:你们不要再做亲者痛仇者快的事了!
   ——致徐水良先生及海外“民运”领袖的一封公开信
         李悔之

尊敬的徐水良先生:
鄙人叫李悔之,是国内专栏作者。说一句不谦虚的话,目前我是国内
最有影响力的民主派博客作者之一。今天,肩负太多国内网友的嘱
托,特写一封公开信给您,以及其他民运领袖和人士。目的是希望你
们不能继续做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使国内所有关心和致力祖国民
主进步事业的同胞忧心和寒心。
本来,此信在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刘晓波先生之前,我就想撰写了,但
基于种种原因一直搁浅。刚才打开博讯网,又看到您的博客中刊载了
一篇嘲讽刘晓波先生获诺贝尔奖的文章,鄙人实在再也不能沉默了—
—这里,我想对您,以及这些日子所有对刘晓波先生获奖说三道四的
人说一声:朋友们,同胞们,你们不能再让国内的同胞伤心和愤怒了!

尊敬的徐水良先生:
您是一位曾经是令人尊敬的“民运前辈”,然而,从刘晓波先生获奖
前,以及刘晓波先生获奖后(甚至可以追溯到去年),您,以及一些
海外民运人士(其中有国内一些人),都不遗余力地挖苦、嘲讽和攻
击刘晓波先生。对此,鄙人确实感到困惑不解:您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吗?——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刘晓波先生,绝不只是对他个人争取自由
民主精神和努力的肯定,更是对包括魏京生先生在内,包括袁红冰先
生在内,包括高智旻先生在内,包括胡佳先生在内,包括您和我——
以及千千万万为推动祖国民主进步事业人士的肯定。然而,令人不解
的是,为什么刘晓波先生获奖不但惹得中共的不高兴,连海外有些民
运人士也竟如此不高兴?是不是民运中另一个人获奖,这些人才高
兴?
其实,作为海外民运领袖,长期致力于祖国的民主进步事业,并付出
了长期和艰辛的努力,他们想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并试图与刘晓波先
生竞争,也不是什么不光彩的事情。甚至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事情。然
而,为了达到另一个人获奖之目的,不惜同室操戈,作出种种令人痛
心的事情来,这就令人匪夷所思了。
这些年,海外民运一盘散沙,四分五裂,内斗不止,不但没有成为国
内民主进步事业的推动力,反之,这种独占山头、互相拆台的恶劣风
气,在国内民主人士中间产生了严重的消极因素。究其原因,海外民
运人士中、甚至是民运领袖中,存在着比较严重的帮派思维和党文化
思维,是至关重要的思想根源……对此,您以及其他民运领袖们,不
知认识到其中的严重危害性没有?——真的,每当看到您与一些“民
运”人士互相指责谁是“共特”,谁是“卧底”,鄙人心中可谓如同
刀割,痛心疾首——比如,您如陈映潮先生年纪相当,又是最早觉醒
和起来抗争的前辈,理应本着“求大同、存小异”的原则、“君子和
而不同”的气度,成为年轻人的道德表率,为推动祖国民主进步事业
携手并肩……然而,你们竟然互相进行令人痛心的恶意人身攻击,这
实在是不智之举!说严重一点,是极端愚蠢之举——您可知道,你们
这些行为导致海外“民运”在国内民主人士中的形象是何其糟糕!
徐水良先生:
您是一位饱读圣贤之书、学识不凡的知识分子,理应深明“人非圣
贤,孰能无过”之理。没错,刘晓波先生远非完人,他有许多缺点—
—甚至严重缺点;他可能犯过很多错误,甚至可能犯过严重错误。然
而,魏京生先生,高智旻先生,胡佳先生,袁红兵先生,还有您和
我,那个不是一样?——我们这些“生在红旗下,长在苦水里”的
人,长期身陷专制文化和党文化这两大酱缸之中,灵魂、人性上都难
免存在着比较严重的缺陷。对此,我们既要随时以清醒的态度和强烈
的自省意识审视自己,又要以悲天悯人之心,以宽厚博爱之心审视他
人、对待他人——共产党人尚提“严于律已,宽于待人”,何况我们
这些以自由、民主、博爱为最高价值观者?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
不断走出局限,不断战胜缺点,使灵魂不断升华;唯此,我们所追求
的民主日后才会有较高的质量;唯此,我们的民主进步事业才会有一
支团结、高素质、有战斗力的团队。也唯有此,我们祖国的民主进步
事业才会早日走向成功!
徐前辈,不知老弟说的在理否?我们经常批评和嘲讽中共的党员干部
“手拿马列主义手电筒——专照别人”,而自己呢?你们嘲笑、指责
刘晓波先生有太多道德缺陷,然而,又进行过严格的自我反省吗?你
们认为,刘晓波先生“道德形象没有达到诺贝尔奖的高度”,然而,
你们的“道德”就果真达到了应有的“高度”了吗?你们指责刘晓波
先生是“软骨头”、,然而,自己坐牢时,是否又真的是那样的“大
义凛然”,那样的“视死如归”?
退一万步而言,刘晓波先生过去在狱中确实软弱过,曾经写过不该写
的悔过书,我们为何不能用一种悲悯恻隐之心看待这些——曼德拉坐
牢之时,有强大的“党组织”随时作后盾,有亿万双黑人同胞随时用
强烈的目光投射他的牢房。“许唐枫”、“江姐”他(她)们之所于
在国民党的牢房中始终“坚强如钢”,除了信仰之外,党组织的精神
支撑,是另一个极为重要的因素……而刘晓波先生呢?却无党无派,
纵然有强烈信仰的支撑,但没有“党组织”作后盾,面对强大无比的
统治者,面对无数愚民迎面而来的“卖国贼”、“汉奸”等唾沫,面
对家中上有老下有小的严重后顾之忧,面对种种可想而知的折磨和可
能漫漫无边的牢狱之苦——所有这些,精神上一时产生退却,意志上
一时动摇,何奇之有?所以,纵然软弱和退却确实存在过,但又何忍
因此对一位尚在牢中的同志大加嘲讽,甚至横加责备?然而,这些日
子,有人却紧紧抓住刘晓波先生可能产生过的动摇和软弱大做文章,
甚至不惜添油加醋、捕风捉影对其进行种种攻击——什么“投机
论”、“中共赐予论”、“阴谋论”……等等,实在令人寒心,更令
人不耻!而事实上,这些对刘晓波先生的整体形象并无大碍——套用
中国人经常评价伟人的一句话就叫,刘晓波是人不是神!但是,他绝
对无愧于诺贝尔和平奖!
徐水良先生:
我确实没有想到,从去年到现在,为何您和一些人,竟在刘晓波先生
获诺贝尔奖这个问题上花费如此大精力和时间!真不知道你们目的何
在?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啊!——为什么不将时间和精力用在民主呼吁
和呐喊上?为何不将时间和精力用在揭露专制黑暗和谎言上?为何不
将时间和精力用在促进海外“民运”人士的精诚团结和互相合作
上?……
徐前辈,晚辈今天这封公开信,并不仅是只给您的——而是给所有海
外民运领袖的:同胞们,作为民主先驱,你们为了祖国的民主进步,
受的磨难太多,作的贡献太大了。你们目前在异国他乡生活,也确实
太不易了……对这些,我们国内所有致力于推动祖国民主进步事业的
同胞心中都有一本帐。对你们在异国他乡的艰难,都看在眼里,痛在
心头——我们无时不挂念你们。然而,你们在海外推动祖国的民主进
步事业,一定要顾大局,要注重、珍视同志和同胞之间的团结和友
谊。不要动辄无端互相猜测、人身攻击,在没有确凿的事实面前,更
不能互扣“内奸”、“共特”的大帽子。总之,要抛弃前嫌,切实总
结过去的教训,使海外民运力量重新成为推动祖国民主进步的重要生
力军。
临书仓促,不尽欲言。如有不当之处,敬请徐前辈批评指正!

晚辈李悔之2010-10-22敬于广州
(2010/10/22发表)

附件二:
请徐水良先生别走得太远了
徐水良先生:
我虽与你素昧平生,但从网络上我知道你是与唐柏桥,鲁德成,伍凡
等那20名民运精英比肩的。我现在仍然认为,你们20人和魏京生,
三妹虽都反对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但你们都不失为纯粹的,坚定
的反对独裁专制,争取民主自由的人志士。
今年上半年,我见你们20人联名郑重其事的公开反对刘晓波获诺贝
尔和平奖提名,我就公开给你们写了《实在不理解徐水良等人为什么
要反对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在诺奖公布前夕,我又写了《为五
分之一的人类争自由,刘晓波应获诺贝尔和平奖》。刘晓波获奖后,我又写
了《刘晓波与诺贝尔和平奖交相增辉》。我敢肯定我的这些文章徐水
良先生都没有耐心一读。
自从刘晓波获奖后,我注意到,徐水良先生似乎是竭力的,高速高效
的反对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你在网上的文章真是连篇累牍。这使
我深深感觉到徐水先生良硬是走得太远,太过了。本来徐水良先生每
更多的走一步,都是对你自己形象更多的一份损毁,而对刘晓波及诺
贝尔和平奖的光辉没有丝毫损害,我根本不用与徐水良先生争执,但
是,我看在徐水良先生与唐柏桥等人都是纯粹的,坚定的反对独裁专
制,争取民主自由的仁人志士,是我的同志和兄弟,我从道义上有责
任向我的同志和兄弟提个醒:不要走得太远了,闹得太离谱了。
正面的说理,我只请徐水良先生冷静的、用心的看看我那三篇文章,
我也愿与你作公开和私下的辨论。反面的警醒,我请徐水良先生一定
要更冷静的看看司马南的《获奖的汉奸依然是汉奸》,以及中共环球
时报的《诺贝尔和平奖又砸了自己的牌子》。我且问,徐水良先生,
你有比他们更毒辣,更险恶的反对和仇恨刘晓波和诺贝尔和平奖吗?
你反独裁,争民主几十年,也曾付出了多少努力和牺牲,怎么沦落到
硬要去跟司马南和中共比反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争高下呢?就算你
争得了第一,你比司马南和中共更毒辣,更险恶的反对和仇恨刘晓波
和诺贝尔和平奖,那我请你再看看刘劭夫的文章《豢养的走狗比主子
更凶恶》。你若争得了反刘第一,那刘劭夫的这篇文章就是写给你
的。
我赤诚友善的建议徐水良先生尽快停止反对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尽可能撤回你所发表的那些文章。你己经给自己民主斗士、义士的形
象造成了巨大损毁,我不希望在未来反独裁,争民主的伟大斗争中,
徐水良先生再没有颜面和资格与中国民主斗士、义士们为伍了。
几十年,一百年,几百年后,刘晓波和诺贝尔和平奖都将是光辉的,
而中共和司马南已经和永远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而徐水良,魏京生,三妹,鲁德成等人反对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但愿顶多只是缺乏政治睿智和政治家的宽阔胸怀!
人类的善恶美丒是非曲直其实是很明澈的,任何人都不能混淆,也不
要抱也许可以混淆的心理!
中国民主党人
周志荣
2010.10.12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