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三妹]首页 

三妹
博客分类  >  其它
三妹  >  未分类
我家座地灯——读大纪元报导想起的

27756


我家座地灯
——读大纪元报导想起的
三妹


今天,我读到大纪元报对美国中期选举的报导,说美国两党互相攻击对方为了经济利益与中共国联手而损害本国工人利益。这使我想起我家的中国造的座地灯。


昨天(二0一0年十月三十一日星期天),英国制片公司要来我家采访,所以我和先生抓紧打扫房间。先生在给我的房间擦地时发现,座地灯周围有一些黑色碎片,他就把座地灯放倒看看是否沉甸甸的底座出了什么问题。没想到盖在底座下部的黑色塑料板因为老化全部成了碎片而散了一地,再一看露出的里面竟灌满了低档水泥,经我先生轻轻一掰,水泥就噗噗啵啵地掉了一地。结果,这个座地灯便头重脚轻再也不能站立起来。我先生拿着座地灯,摇着头狠狠地说:“把铸铁换水泥,这样投机取巧,这个民族让中共搞得还有什么出息!把美国都带坏了,这是两国奸商勾结起来干的事!”

 

这个水泥座的座地灯是我们买的第六个中国造的座地灯。头四个是黑的,三十九块九毛九一个。推销员说是新产品,所以我们一下就买了四个,摆在各屋,不成想这四个座地灯在两三年内接连地都坏了,我们只好又去买了两个。这个水泥灯座的座地灯(外面却是很好看的不锈钢,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价钱是五十九块九毛九。读者不要怪我还记着价钱这样的小事情,作家三毛的一个朋友惊奇她竟还记得二十年前吃的一碗面的价钱。我也有这个能记住小事的毛病,常把我先生惊得一愣一愣的,怀疑是不是真的。后来我发现有朋友也这样怀疑我,我也不愿意别人看出我心无大志,就把记得的小事全都埋在心中啦。现在,我家仅剩下的那第五个座地灯是九十九块九毛九,还在客厅中,不知何时会出个出乎我们意料之外的问题。


如今,就是你家有钱,要想在美国买到不是中国制造的座地灯还真不容易啦(似乎许多商品都是这样了)。我的一个朋友家里有钱,他们夫妻在芝加哥办杨子地毯公司近二十年,很成功。一天,我去他们刚买的豪宅参观,妻子指着大厅里的座地灯问我够不够豪华,三百美元。又带我上楼看另一个座地灯,问我够不够豪华,六百美元。从小我妈就老说我心里藏不住话,这次我又没藏住,问她:“这么贵的灯是不是还是中国制造?” 这一问把她问火了,愤愤地说:真他妈气人,这么贵还是中国制造!


这让我想起小时候侯宝林说的一段相声甩的一个包袱:就他妈这玩意儿,八毛!

三妹
二0一0年十一月一日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