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三妹]首页 

三妹
博客分类  >  其它
三妹  >  未分类
三妹在新唐人《热点互动》节目上谈三个问题

28533

 

三妹在新唐人《热点互动》节目上谈三个问题


问题一:高智晟的《我的心声》两年后才发表的经过和高智晟为人权的追求和抗争:
问题二:世界的首要问题是人权问题
问题三:刘晓波的《我没有敌人》的原则性问题

 

一. 高智晟的《我的心声》两年后才发表的经过和高智晟为人权的追求和抗争

高智晟的文章《我的心声》是他在2009年1月1日完成的一篇手稿,由他妻子耿和于2009年1月9日逃出中国时带出海外,一起带出的还有一篇众所周知的手稿《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这篇《黑夜》篇手稿是在早一年的2007年11月28日完成的。其实这两篇文章是姐妹篇,第一篇《黑夜》篇专谈高智晟自己所遭受的非法非人性的酷刑迫害,第二篇《我的心声》是个补充,专谈人权问题,原手稿的题目是《补充一点心声》,最近发表时因考虑到离第一篇文章的发表已经有两年之久,我便建议耿和把原稿的题目改为《我的心声》。2009年一月中旬时,耿和一到泰国就把这两篇手稿都交给了帮她出逃的王耀庆女士,一个多月后,在2009年2月底就先发表了《黑夜》篇。发表几天后,王耀庆与我联系,她把第二篇手稿《补充一点心声》通过邮址转给我,让我校对和谈谈印象。很快王耀庆就表示“不发表这篇文章。”我当时以为这个意见是高智晟家属的意见,怕连续发表两篇文章会对高智晟的安全不利。这篇文章就这么搁置下来了,这么一搁就是两年。今年新年一过,大概就是在两个星期前,耿和突然给我来电话问我是否有这篇文章,她是从别的朋友处听说我可能有这篇文章,又从朋友处打听到我的电话。我这才知道她一直想发表这篇文章,而王耀庆一直借口推托不发表,最后王耀庆就说丢了。知道实情后,我就把文章找出来发给了她,耿和收到这篇文章的第二天就给我来电话,叫了声“三妹”就哭了,说“这篇文章太让我伤心了,高智晟受苦这么大还都想着别人。”我也哭了,两年前我读这篇文章时就流泪不止,这次读还是感动得流泪。我对这两篇文章的感觉是,《黑夜》篇揭露出的是中共司法当局的黑暗和邪恶,令人震惊,而《我的心声》所表现出的是高智晟的巨大勇气和胸怀,令人倾倒。

《我的心声》使我们看到,遭受惨烈酷刑折磨的高智晟并没有陷于受害人的悲愤和酷刑的恐惧中不能释怀,而是在《心声》中大声为狱中的其他维权人士、政治犯疾呼;仍坚持抨击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恶行;对民运和维权人士躲避这个当前中国最严重的人权问题感到痛心,他说:“现在相当多的民运及维权人士变得不再是行动者,而是沽名钓誉的民运投机者。他们对我们民族灾难史上最惊天駭地的中共政权对法轮功的迫害睁眼不见,充耳不闻。”高智晟还在《心声》中抨击中共毁坏社会道德和中国的环境;批评西方世界把利益置于人权之上的投机态度;他还谈及未来民主中国要实行福利制度,要赔偿受专制迫害的受害人,要追究共产党首恶的刑事责任;他还督促海外民主人士要把中国现在多如牛毛的践踏人权的案例尽量送递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等等等等,他在《心声》中说了许多他关心的人权话题,我一边读一边就想,高智晟要具备怎样的勇气和胸怀才能这样不惧酷刑为中国人的人权拼死呐喊和抗争?

耿和电话里告诉我,高智晟的正义感是深受美国律师丹诺的影响,丹诺在美国政体转型时承担起了历史责任,他以法治精神和对抗姿态“永远站在强大的权力的相反面”。高智晟自学法律时最爱读的书是《舌战大师丹诺》。高智晟之所以能够成为中国律师界主持正义的突出的代表人物,与他长期对正义的感悟和思考分不开。对高智晟这篇文章我就先谈到这里。


二. 世界的首要问题是人权问题

人权是个首要问题。所以我们说,人权高于一切,因为它与和平和自由直接相关。高律师为人权这样一次次地拼死抗争也昭示着这点。人权也是中共的要害,它的罪恶都是践踏人权的罪恶。但是今天的西方世界和美国却把利益置于人权之上,他们为了取得与中共政府的巨大经济利益,偏离了甚至放弃了当初他们的民主先贤们为人权而战的神圣的治国理念。在中国,对人权问题的认识也在对中共的认识上反映出来,现在中国的民运维权人士已经分成两大派,一派代表是为人权拼死抗争的高智晟律师,他被判刑后于2007年4月20日写出一篇严正声明表示:“我将坚持永远与压制人们思想的一切形式的专制暴政为敌,与反人性的专制暴政誓不两立。”另一派代表人物就是刘晓波,他的《我没有敌人》是典型的为中共人权纪录唱赞歌的文件。他在文中说道:“2004年,全国人大宪法首次把‘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宪法,标志着人权已经成为中国法治的根本原则之一。标志着中共执政理念的进步。”我们谁都知道中共的宪法只不过是个骗人的幌子,而刘晓波却在国际讲台上为中共的骗人幌子背书欺骗国际社会。

我们中国人要看清楚当前的国际现象,要看清那些为利益丧失人权原则的投机行为。在当前西方世界把利益置于人权之上,为利益而偏离“人权高于一切”的理念的时候,我们中国人千万不要迷信诺贝尔和平奖,要看清诺委会利用演员演的这出戏。我们要明白,西方政府忽视中国人的人权只是想利用中国的廉价劳动力,想转移本国污染源到中国,我们也要认清中共政府搞的这种掠夺式的经济发展对中国人民的人权和中国人民的生存环境的严重践踏和破坏。

 

三. 刘晓波的《我没有敌人》的原则性问题

刚才横河先生讲到监狱对某个人有特殊待遇。我感到最可笑的是,在监狱受到特殊待遇的刘晓波还把他的特殊待遇拿到国际讲台宣讲为中共背书,在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这个以和平和人权为主题的国际大会上,用个挪威女演员表演朗诵刘晓波的《我没有敌人》,大篇幅地歌颂和描述中共监狱柔性化音乐和人性化管理,不惜笔墨点名表扬中共司法人员和监狱管教,却只字不敢提众多在监狱中遭受酷刑的政治犯和良心犯,《我没有敌人》满篇都是狭隘的我我我,满纸都是对中共的谄媚之词,可是他对自己应有的人权辩护却是吓不唧唧的一带而过。他把“没有敌人”的宗教观念带进政治领域加以混淆,用宗教意义上的仁爱之心取代司法对罪犯的审判,取代政治意义上对人权的捍卫。说透了,刘晓波的本意是讨好中共,让世界不要把共产党当敌人。

我们这里不妨回忆一下当年苏联的萨哈罗夫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词,他在颁奖词中列出一个长长的数十个苏联政治犯的名单,他抓住这个国际讲台为苏联政治犯的人权大声呼吁,我们也不妨看看高智晟的《我的心声》,他对中共恶劣人权纪录发出的那些痛心疾首的呼喊,刘晓波的《我没有敌人》表现的是对权力的谄媚和软骨。诺贝尔和平奖授给这样一个中共的鼓吹手是腐败堕落的诺委会的又一次堕落。刘晓波鼓吹中共人权纪录的行为带给中国人的是耻辱。

二0一一年一月十八日《热点互动》播出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6/30/11 09:23:57 AM
政治上只有独裁专制国家是黑暗的,文化教育新闻舆论都被独裁者严密控制牢牢掌握,并不是所有国家的政治都是黑暗的!
游客
   05/27/11 04:17:16 AM
打倒共产党
游客
   03/02/11 06:47:30 PM
政治让所有的国家都是黑暗的,只是我们都看不到而已,而老百姓要的是什么?只是安乐\平凡的生活,美国是民主国家,但是当他们拿黑人来实验药时,就和民主相矛盾了.黑暗在任何人的心底下,在任何国家的大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