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三妹]首页 

三妹
博客分类  >  其它
三妹  >  未分类
人权斗士高智晟的勇气和胸怀

28535

人权斗士高智晟的勇气和胸怀
三妹


二0一一年一月十日,美联社终于把他们采访高智晟的主要内容披露出来,造成海外读者的巨大震动。令我们震动不已的是,高智晟两度遭受长期非人酷刑后,在生命受到严重威胁、肉体受到严重摧残的状态下,在便衣警察的严密监视下,仍在中共警方首肯和安排的美联社采访时,坚持为人权呐喊和抗争,仍勇敢地揭露中共残酷无耻地践踏人权的恶行。在此,我们不妨回顾一下高智晟律师为人权殊死搏斗的经历。

 

二00六年八月十五日中午十二点,为法轮功群体的人权大声疾呼的高智晟律师在山东省东营市的姐姐高艳芳家,被来自北京市国内安全保卫总队的十余名秘密警察暴力绑架,其间没有任何人出示证件、法律文书或者口头说明身份。二00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在中共司法当局非法拘捕高智晟四个多月后,他们又非法秘密地审判了高智晟,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裁决高智晟犯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他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服刑期间,在二00七年四月二十日,高智晟发出郑重声明,揭露中共对他的非法迫害和判刑,并严正做出五点声明,他写道:“我特别对此予以严正声明:一、我完全不承认当局以反人性的暴虐行径强加给我的耻辱——罪名。二、我不承认‘悔罪书’中的所有文字及文字所能够表达的意思,尽管当事双方在它形成之初即完全清楚它的虚假,但我仍以此形式予以公开否认。三、2005年12月13日,我退出中共的书面声明是我的真实意思表示,在此再次予以肯定及坚持。四、在此再次对包括三封公开信在内的,2006 年8月15日前的所有文字及这些文字所表达的事实、价值及思想予以肯定及坚持。五、我将坚持永远与压制人们思想的一切形式的专制暴政为敌,与反人性的专制暴政誓不两立。”(全文见附)

 

二00七年九月十二日高智晟发出致美国国会议员公开信,呼吁他们关注中国人权状况。十天以后,二00七年九月二十二日晚高智晟再度失蹤,被警察帶到了一個秘密地方,在那里中共警察对他进行了近两个月的的肉体和精神的酷刑摧残。这些酷刑包括:轮番暴打,四支电警棍电击全身和生殖器达数小时,牙签扎生殖器,香烟熏眼睛,強灯照射数天不让睡觉。

 

这些酷刑都被高智晟写进文章《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完稿于2007年11月28日),此文由耿和于二00九年一月九日逃出中国时带到海外发表,这是高智晟遭受酷刑后的又一次拼死一搏。 人权斗士高智晟所承受的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骇人听闻,高智晟对第一次失踪后的酷刑写道:“我在这五十多天里遭遇到的肉体及精神折磨可谓骇人听闻。期间有过许多奇异的感觉,诸如:有时候能真真切切地听到死,有时又能真真切切地听到生。到第十二、三天后我完全睁开眼时,我发现全身的外表变得很可怕,周身没有一点正常的皮肤。皮肤完全呈重度乌黑色。”

 

高智晟受到中共警方的生命威胁也骇人听闻,他写道:“在每次折磨我的过程中,他们都会反复威胁说,如果将来有一天,把这次的经历说出去,下次就会在我的妻子,孩子面前折磨我。大个子每一次都抓住我的头发告诉我:‘把这次的事说出去了,你丫的死期就到了,几位大爷随时找你败火。’这样的警告不知被重复了多少次。”


高智晟并没有被他们的酷刑折磨倒,也没有被他们的威胁吓唬住,他把中共的酷刑恶行全部记录下来。妻子耿和带出这篇文章的同时,还带出高智晟的另一篇文章《我的心声》(完稿于2009年1月1日耿和出逃前),《我的心声》是对《黑夜》篇的补充。《黑夜》篇专谈他所遭到的酷刑迫害,《我的心声》专谈人权。高智晟给第二篇文章定的原题目是《补充一点心声》,我考虑到,一是《黑夜》篇发表已经两年了,二是原题目显得不太正规,所以建议耿和把题目改为《我的心声》。


《我的心声》使我们看到,遭受了惨烈的酷刑折磨的高智晟并没有陷于受害人的悲愤和酷刑的恐惧中不能释怀,而是在《心声》中大声为狱中的其他维权人士、政治犯疾呼;仍坚持抨击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恶行;他在《心声》中对民运和维权人士躲避这个当前中国最严重的人权问题感到痛心,他说:“现在相当多的民运及维权人士变得不再是行动者,而是沽名钓誉的民运投机者。他们对我们民族灾难史上最惊天駭地的中共政权对法轮功的迫害睁眼不见,充耳不闻。”高智晟还在《心声》中抨击中共毁坏社会道德和中国的环境;批评西方世界把利益置于人权之上的投机态度;他还谈及未来民主中国要实行福利制度,要赔偿受专制迫害的受害人,要追究共产党首恶的刑事责任;他还督促海外民主人士要把中国现在多如牛毛的践踏人权的案例尽量送递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等等等等,他在《心声》中说了许多他关心的人权话题。由此我们可以看出,高智晟律师要具备怎样的勇气和胸怀才能这样不惧酷刑为中国人的人权拼死呐喊和抗争?


二00九年二月四日凌晨,高智晟再次被警方从陕北老家亲人面前绑架,随之而来的又是长时间的更凶残的酷刑和更难以启齿的非人折磨。二0一一年一月十日美联社披露:二0一0年四月,高智晟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再一次揭露中共当局对他的骇人听闻的酷刑,他说出了从二00九年二月四日到二0一0年四月美联社采访他的大约十四个月里,他怎样一直被中国警方秘密关押和酷刑折磨的惨烈状况。


高智晟一而再再而三地拼死抗争,难道是为了他自己?当然不是,如果是为了一己私利,他不必要遭受这么大的磨难,不必要遭受如此非人的酷刑。高智晟律师拼死抗争是为了法轮功百姓的人权和尊严,是为了全中国人民的人权和尊严,是为了全人类的人权和尊严。人权没有国界,人权高于一切,人权是高智晟律师巨大的毅力、勇气和胸怀的源泉所在。高智晟是名符其实的人权斗士,是维护世界人权的标志性人物。他遭受的非人酷刑和难以启齿的折磨是整个人类的耻辱。中共迫害高智晟一人是对我们每一个人的侮辱和迫害。


高智晟数次拼死抗争表明,生命只要一夕不止,高智晟为人权而战的行动就一刻不停,这种勇气和胸怀昭示着“人权高于一切”的深刻意义。


人权和自由是人类的根本追求,是中共的死穴,中共的一切罪恶都是践踏人权的罪恶。我们反共就是反它践踏人权的恶行,我们向西方世界暴露的也是中共践踏人权的恶行。那些美化中共人权纪录的人,尤其是在国际讲台上为中共人权说话的人,无论他戴上怎样的“具上帝般神圣的桂冠”,也是中共的吹鼓手和帮凶。认清这些吹鼓手和帮凶,我们才不会偏离人类的根本追求和基本理念——为人权和人类的尊严而战的神圣理念。这就是人权斗士高智晟的勇气和胸怀。


三妹写于中共党魁胡锦涛访问美国之际
二0一一年一月十九日凌晨

附:
高智晟郑重声明不承认当局所强加罪名
发布时间:2007-09-07

2006 年8月15日中午12点左右,我在山东大姐的家,30名中共暴徒砸开门暴力绑架了我。同一时间,在北京,四十多名不明身份者暴力入侵到我在北京的私宅,在我的家里翻箱倒柜数小时后,将家中所有合法财产洗劫一空,仅留下三百元钱。暴徒们在整个过程中不出具任何手续,没有任何人表明自己的身份,所有人从头至尾一言不发。他们强制搜查了我的妻子和两个未成年孩子的身体后,开始了对他们无限期的非法拘禁。

为了达到他们的非法目地,11名暴徒竟连续11天24 小时侵占在我的家里。他们不但24小时开着电视机,使用我们的厨房和卫生间,他们轮流替换,始终保持7~11人守在客厅里,打牌、看电视、吃瓜子、大声喧哗,他们弃绝了起码的人伦底线,连不到三岁的高天宇睡觉的卧室门口都守着两人,妻子、孩子睡觉也不允许关灯,更不允许关门,连上洗手间的门都不许关。妻子、孩子包括睡觉、上洗手间等在房间的一切举动,都被他们看着。

11天后,暴徒们撤到了楼道里和楼下继续包围她们娘仨。

在接下来的四个月时间里,妻子外出必有不低于四名彪形大汉如影相随,两个孩子上学、上幼儿园,也各有4~6名不明身份人员贴身跟踪,暴徒们就全天守在姐弟俩的各自的教室门口。期间,妻子被在公共场所暴力殴打一次,推搡及言语侮辱不计其数。女儿也多次被殴打及野蛮侮辱。连三个在北京打工的侄子也被非法关押21 天。

也是在同一天,在陕西老家,根据公安部的统一部署,陕西省公安厅率40余当地雇佣来的流氓地痞侵入到我在陕西老家村庄,将我在那里的亲人包围,野蛮欺辱达四个月余。同是这一天,在新疆乌鲁木齐,我的岳父、岳母及妻姐家,几十名不明身份人员开始了对他们的围堵、跟踪。当地公安人员警告岳父、岳母全家不得外出,强行拿走了他们的身份证。岳母六十多岁的老人,冒着危险在黑夜里逃出赶至北京,我家门口的冷血围堵者竟未让在路途上劳顿了两天两夜的老人進门,老人被逼在外坐了一夜。第二天,老人守在妻子买菜必经的路上才得以见到自己的孩子,母女抱头大哭,但暴徒们还是追至家里反复“审查”了老人的身份。老人在北京期间,所到之处,必有4~6人步步紧跟。

在山东,大姐的孩子提前24小时即被非法拘禁,及至姐夫去世。山东警察干出了阻挠孩子们为父亲送葬的丧德之举,并说这是执行公安部的命令。

我被绑架后开始了无限期绝食抗议,但在我绝食36小时得知妻子、孩子因我的绝食被强制断炊断水后放弃。在我们被非法关押期间,中共在对我施以野蛮的酷刑及精神折磨未达到目地后,开始了赤裸裸的以全部剥夺我妻子,孩子及两个大家庭全部亲人生存条件的恶劣行径逼我就范;“我们要价不高,一、形式上认个罪;二、不再参与维权。”“815,你太特殊了,对付你就得突破任何常规和惯例。任何手段,只要它有效,我们就不会犹豫不决”。“815,我们设计的对付你的手段多着呢,包括把你的大哥押来,让他跪在你面前陪你,什么时候你低头(指认罪),什么时候再让他回陕北,需要什么手段我们就用什么手段,需要多长时间,我们就用多长时间”。这种完全丧失人性的,对我至亲持续的多头逼迫和折磨面前,我被逼作“同意”认罪,及“同意”不再参与维权的书面声明,但多经往来后,最后干脆由警察写,由我抄一遍形成了后来人们看到那份所谓“悔罪书”。

在此,我特别对此予以严正声明:一、我完全不承认当局以反人性的暴虐行径强加给我的耻辱——罪名。二、我不承认“悔罪书”中的所有文字及文字所能够表达的意思,尽管当事双方在它形成之初即完全清楚它的虚假,但我仍以此形式予以公开否认。三、2005年12月13日,我退出中共的书面声明是我的真实意思表示,在此再次予以肯定及坚持。四、在此再次对包括三封公开信在内的,2006 年8月15日前的所有文字及这些文字所表达的事实、价值及思想予以肯定及坚持。五、我将坚持永远与压制人们思想的一切形式的专制暴政为敌,与反人性的专制暴政誓不两立。

高智晟
2007年4月20日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2/01/11 12:17:12 PM
MST: Go! good for you! min sin
游客
   01/19/11 05:29:40 PM
壯哉,高智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