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三妹]首页 

三妹
博客分类  >  其它
三妹  >  未分类
胡锦涛访芝加哥当天的示威剪影

28744

胡锦涛访芝加哥当天的示威剪影


三妹


昨天(一月二十日),我下午一点多出门去市中心半岛饭店向胡锦涛示威。芝加哥警方已把拥共和反共示威的人分别安排在芝加哥密西根大街Water Tower地点的大道两边,拥共的一群在密西根大道西(Water Tower的主建筑的一面),反共的一群在密西根大道东(Water Tower的副建筑一面)。反共的一面正好对着半岛饭店胡锦涛一行房间的窗户,胡锦涛一行可以把反共这边的标语尽收眼底。天气出奇的冷,温度已经下降到了摄氏零下十八度。真后悔自己穿少了。


我一下车,就看见一个一脸稚气的中国女孩双手握着一面巨大的五星红旗在路边挥舞,我走过去拍拍她的肩旁,指着那面红旗的大星星问她:“你知道那个大星星代表什么吗?”她瞪着天真好奇的眼睛摇着头说:“不知道。”我说:“代表共产党。那四个跪在旁边的小星星代表人民。你说哪个国家能把一个政党放在国旗上。这是不是侮辱我们中国人?”她说:“其实我也会思考也会想,但我觉得为中国、代表中国。”我不知道她这个没主语的代表中国指的是什么,我就说:“它不能代表中国。”我当然指的是国旗。我刚要告诉她:“这不是国旗,只是个党旗。”一个近四十岁的中国男人尴尬地笑着把她拉走了,以防她被我几句话反洗脑成功。


我不得不从拥共的红海洋中穿过,红海洋下是一张张年轻的脸,脸部的稚气透露的是一片思想空白。这使我想起自己年轻时,也是这样盲目热情地被中共政府当木偶耍。我向这些满是年轻人的红海洋一眼望去,大概有数百人,人多势众,气氛火热。


穿过密西根大道,我来到反共一边,这里人员明显地稀少和冷清,大概有三十人,都是法轮功修炼者,寒风中紧紧地握着巨型的标语杆子,风把大标语吹得有些摇动,握着杆子的高大的年轻人也跟着微微摇动。芝加哥电视七台的摄制组在反共这边拍照采访。新唐人电视台和希望之声的摄制组走过来采访我,刚采访完,就见一对显然是西方媒体的摄制组两人驾着摄影机向我走来,那个长得像东方人的女记者突然用中国话问我道:“你会说普通话吗?我们需要采访一个会说普通话的人,可以向大陆中国传播。”我说:“我会。”我介绍了自己。她问到:“你能告诉我你来这里示威为了什么吗?”我说:“为中国人的人权说话。现在中国的人权状况非常糟糕,而且越来越遭。胡锦涛上台后被抓进监狱的维权人士、记者、作家越来越多,而且中共司法当局还对他们实行酷刑。尤其是中国著名的维权律师高智晟也被抓进监狱,竟遭到令人发指的酷刑折磨,到现在他已经失踪九个月……”她马上打断我说:“这个我们已经知道,你说别的。”我一下想不起说什么,过后我真后悔没提力虹,他在新年前夕十二月三十一日被迫害致死的案例是个很说明中国人权恶化的案例。


随后,我也举着小标语牌站在路边。旁边的法轮功朋友告诉我说,是芝加哥警察局给他们打电话主动问他们是否来示威的。她说:“芝加哥政府一直很媚共的,以前我们示威去申请,他们还感到为难。现在却主动告诉我们消息,形势在变好。”我知道,法轮功朋友总是对形势很乐观,实际形势并不一定如他们想的那么乐观。这次芝加哥警方打电话问他们也可能是感到拥共的红海洋太猖狂,得有“反面”力量平衡一下。
 

这次示威,芝加哥警方批准的示威时间是到三点结束,但是到了三点时,红海洋那边不走,我们这边也不走,周围维护秩序的警察也不走。有人说警察已经同意示威可以继续,我们就继续站着。红海洋那边有大喇叭播放革命歌曲,这边有大喇叭播放《九评共产党》,可是一个小时后,这边的大喇叭没电了,这下子就更显得冷清安静了,那边有钱有人,电力也充足。


尽管如此,红海洋那边还不甘心,本着“敌人不投降,就让它彻底灭亡”的斗志,总有队伍打着红旗穿过马路到这边来,哗啦啦地舞着红旗从我们身边走过。我气不过,举着牌子跟在他们后面一边走一边喊:“Down with Chinese Communist Party!”他们队伍中有人笑着说“听不懂”,我就大声用中国话喊:“共产党腐败党!共产党流氓党!共产党杀人党!打倒共产党!根除共产党!”仗着我年轻时练过唱歌,嗓门洪大响亮,我这么一喊,红色队伍没人说话了,我就在他们队伍后面反复喊着这些口号,直到他们过了马路,我才走回来,治安的警察也忍不住对我发笑。一会儿广州同乡会的耍着龙打着红旗又过来了,我又过去对他们喊,他们的耍龙指挥拦着我不让我走,我说,这路为什么你能走我不能走?我还是大声喊反共口号,一个耍龙青年问到:“你是不是中国人?”在他的脑子中,中国人都应该拥共。我的宽广雄厚的女高音仍在后面喊,使他们的龙也低里啷当地耍不起来。警察过来对我说,你已经走出了你的示威范围。我说,他们走出了他们的示威范围,你怎么不管?警察回答不了。路人好心告诫我说,你只要走动着喊,别站在原地喊,警察就不管你。一会儿,又一队年轻人打着大五星旗走过来,我又跟在他们后面喊反共口号,红色队伍很安静地边走边听着,我又大声说:“用你们的脑子好好想一想吧,你们这些被洗脑扭曲了的年轻人。共产党腐败透顶。”他们队伍中有人轻笑,有人低语,不知道这句话是不是引起了他们的共鸣?


有几个年轻留学生挥着五星旗在我们这边的街角站着。我和一个朋友走过去问他们:“是不是领馆给你们钱了?”他们说:“没有。你们怎么得到这消息的?我们自己都不知道。”我又问他们:“那你们这么大冷天在这站几个小时挨冻为了什么?”一个大眼睛的年轻人先怔了一下,然后笑着蹦了几下,说:“为了好玩!”旁边几个小个子年轻人也笑着跺着脚,蹦着说:“好玩!好玩!”这些年轻人确实单纯可爱。我又问:“你是否知道一个理儿?”大眼睛怔住好奇地问:“什么理儿?”我说:“拥共的都是出于利益,反共的都是出于理念。拥护政府的游行示威都是政府组织的,反对政府的游行示威才是自发的。”这话似乎对他太复杂太深刻,他又怔住了,大眼睛瞪着我,一脸的茫然。这时警察走过来,让我们各自回到自己的示威区域。


法轮功的朋友很生我的气,说法轮功从来都是很安静的示威,不像我这样喊,再说,“打倒共产党”也不是他们的口号,我这样喊会使别人对法轮功有误解。我不理他们,心想,他们不能理解,这些激烈的口号对那些脑子空白愚昧的孩子们能起到震动作用和反洗脑的刺激作用。一个法轮功学员说:“应该慢慢跟他们说,他们虽然年轻,但是都知道共产党坏,腐败透顶,我刚才还劝退了两个年轻人呢。”警察走过来告诉我,他们警方已经警告对方再也不许走过来,我也不许跟着他们喊了。我这才安静地站定,继续无声示威。


到了近六点时,震天的喊声从远离红海洋那边的方向传来,在摩天大楼之间回荡,喊声由远而近,越来越响,我旁边的一位法轮功一脸的惊诧。只看到一大队人打着红白兰黄相间的旌旗走过来,天空中的众多旌旗在凛凛寒风中猛烈地抖动着,我突然下意识地说:“西藏人来了。”那个一脸惊诧的法轮功嘘了一口气说:“可把我吓坏了,以为会出什么事呢。”我想,她一定还对纽约法拉盛那些拥共暴徒的暴力心有余悸。


西藏弟兄们每人都身披着雪山狮子旗,高举着在冷风中发出咧咧响声的雪山狮子旗,喊声雷动地穿过了密西根大道,汇集到反共的这一边。一个西藏人笑着跟我握手,夹杂着嘀里嘟噜的西藏话,我看到他们队伍中还有美国白人。他们大概有上百人,我们的阵势顿时加强。他们不停地喊口号,我这才听出他们喊的是:“胡锦涛杀人,胡锦涛撒谎, 胡锦涛可耻(Hu jintao killer, Hu Jintao Lier,Shame on you, Hu Jintao)”“中国政府可耻(Shame on you, Chinese government)。他们都不会说汉语,说胡锦涛三字的发音很怪。我也跟着他们喊起“胡锦涛杀人”来,旁边的一个法轮功朋友制止我说,你不要跟着他们瞎喊。我说,喊了才痛快。其实我心里想的是,一九八九年三月胡锦涛就戴着钢盔在拉萨街头指挥军队杀西藏人,共产党不是只杀法轮功。我知道法轮功朋友对胡锦涛的态度,他们认为胡锦涛与江泽民不一样,要区别对待。我对此很不以为然,曾对他们说,活体摘除器官就是胡锦涛上台后搞的,你们怎么还对这个魔鬼区别对待啊?!


听到这边口号震天响,对面的拥共队伍马上做出相应的调整,从原来的不喊口号,也喊起口号来,他们喊的是“中国,加油!”我的芝加哥朋友杨森对我说:“真可怜,他们没什么可喊,就喊这个。”我笑着说:“这又不是赛球,应该喊‘中国,自由’才对。”一会儿,对方又唱起了“国歌”,人多声音就是大,果然把这边的口号声压倒了。我旁边的一个西藏人疑惑地用英文问我:“他们在唱什么?”我说:“他们在唱‘国歌’。”他点点头没发表意见。我说:“他们年轻,被洗脑了,爱国爱党分不清。不足为怪。”他又点点头自言自语地说:“被洗脑了。”这时,我们这边的一群西藏年轻人与对面的中国留学生对骂起来,这边西藏人不会说汉话,英语特六,那边中国留学生似乎都是刚到美国,英语骂人不行,就用汉语骂。所以两边是鸡鸭对骂,不同语。杨森对我说:“这些中国年轻人已经非常自制文明了,纽约法拉盛那边的那些偷渡的中国人才野呢,上来就动拳头。可能因为前几年在法拉盛示威发生的打人事件影响恶劣,丢了中国领馆的脸,所以这次领馆事先对这些人有所叮嘱。”杨森又平静地说:“那些偷渡客那么喜欢共产党,还偷渡干嘛?”我发现这边开骂的西藏年轻人都高大漂亮,属运动类型,具有活力,而对面的中国年轻人都很矮小,脸色苍白,显得萎缩,似乎营养不良,不热衷体育。我真为他们难过,这代中国年轻人,思想还这么畸形,根本没有独立意识和自由思想。
上午就已来示威的朋友告诉我,这些来欢迎胡锦涛的留学生可能都是刚从大陆来的,一直接受的是中共对法轮功的单向妖魔化宣传,从来没见过法轮功。他们一看到这边法轮功的大标语,就兴奋地大喊:“哎呀,法轮功,法轮功,这里真有法轮功啊!?”好像见到了妖怪。


一会儿,一个法轮功朋友过来告诉我们说,胡锦涛刚才已经到了,有人看到他们一行从侧门进了饭店。一听她这么说,我真后悔自己没有早早地到侧门等着,车队过来时,喊它几嗓子:“胡锦涛,释放高智晟!”凭我的大嗓门,他一定能听到。


快七点时,不知不觉地天已经全黑下来,西藏人在撤离,说是还要去一英里外的希尔顿饭店那边示威去,市长戴利七点到十点在那里招待胡锦涛晚宴。法轮功的人也要往那边移,对面那些拥共的人不用移到那边,早已有同等数量的年轻留学生集合在希尔顿饭店等候欢迎。所以,西藏人撤离时,对面发出欢呼声,起哄地大喊:“噢,噢,噢,他们撤喽!”这边的几个漂亮高大的西藏年轻人又回过头去跑几步骂几声才走。


我在考虑自己是不是也到希尔顿饭店再坚持三个小时。天更冷了,风更大了,我已经在冷风中站了五个小时,腿抽筋的老毛病开始发作,肚子空了后身上抖得更厉害了。外地来的法轮功的朋友从我身边走过,说回旅馆加件衣服再去希尔顿饭店示威。如果我里面穿的是厚毛衣,一定能去希尔顿饭店再接再厉三个小时,可是现在穿的薄毛衣绝对挺不过这夜晚的严寒,我只好打道回府。去车站一路又要穿过红海洋,我在红海洋中一边穿行一边大声喊着自己事先编好的反共口号:“腐败透顶共产党!横征暴敛共产党!巧取豪夺共产党!杀人如麻共产党!打倒共产党!根除共产党!”


回到家,先生告诉我,他刚看了电视新闻对密西根大街上的欢迎队伍的报导,我问他:“报导我们了吗?”他说:“我没看到。只看到七台采访了一位红海洋中的年轻留学生,他什么都说不出来,一看就是满脑子空白。”先生摇着头叹气道:“唉,中国的未来啊!”

三妹于芝加哥
二0一一年一月二十一日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9/14/11 11:14:49 PM
是不是只要反对中共,哪怕侵犯中国的国家利益,甚至把中国像苏联那样四分五裂也行???我很不喜欢中共的某些做法,但是我爱我的祖国,虽然爱国不代表爱党,但是爱国也不代表以反党之名损害国家的利益!
游客
   03/31/11 08:38:22 AM
三妹你高唱民主!為何也學箝制輿論的行為??
游客
   03/22/11 01:10:33 PM
中国的未来应该是一致对外,藏独你也支持?~分裂国家的思想还谈什么爱国!
游客
   03/11/11 01:35:40 AM
支持三妹
游客
   03/04/11 08:28:42 AM
失望? 忠言逆耳!! 批評他人也要有容人批評的雅量? 若只想聽自己耳順的? 那就算了!!
游客
   03/03/11 05:25:00 AM
客 03/01/11 12:55:53 AM 02/27/11 03:24:03 AM 希望共产党能领导全国人民走上富裕强国之路 ====================================== 那你就老老实实等着好了,还翻墙出来干嘛 你信是你的事,别人也有表达的权利。只要你生活在中国,你就会向往自由!
游客
   03/03/11 12:24:30 AM
路过。
游客
   03/02/11 04:48:40 PM
“腐败透顶共产党!横征暴敛共产党!巧取豪夺共产党!
游客
   02/27/11 04:53:41 PM
100分
游客
   02/27/11 12:19:38 PM
楼下的提到一个有趣的问题:“把旧中国与现在的中国比一比”。很多人认为,物质生活好了--这是中共的功劳!其实这样想的朋友都犯了一个错误,误入了中共的怪异逻辑。为什么呢?就像是你现在用的电饭锅、电冰箱,是不是中共发明的?不是! 你现在用的手机、电脑,是不是中共发明的?不是! 所以中国进入电气化,咱们家进入电器化,和全世界人民进入信息时代一样,是整个人类社会生产力发展的结果。那么中共干了什么呢?早期是“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愚民政策,和“亩产万斤”的社会主义大跃进饿死 N千万中国人;近期则是由中共这个“先进阶级”带领、代表、代替 全中国人民 “优先” 富裕起来的 畸形政治经济体制,制造了更更更富裕的富人和更更更贫困的穷人。
游客
   02/27/11 01:32:55 AM
三妹长得漂亮吗?她有多大?登张照片就好了。
游客
   02/26/11 09:02:41 PM
审核后发表?噢!这是网管们通行的做法,在这里也这样吗?
游客
   02/25/11 05:53:22 PM
其根源在于一党专政,晚年的郭沫若不也后悔了吗。
游客
   02/25/11 02:48:43 PM
胡锦涛治国靠的是满脑子空白,胡锦涛家里藏书只有《毛选》和如何欺骗人民手册,和有学问的赵紫阳没法比!
游客
   02/24/11 10:02:57 PM
骂大街不是能耐,你敢把旧中国与现在的中国比一比吗?哪里都有叫人不满意的地方,从历史的角度看一个国家是前进了还是倒退了,是强大了还是衰弱了,做比较才有发言权 谁不敢比? 满清的时候中国还是礼仪之邦,民国的时候知识分子骂政府很少有被关监狱的, 那时候所谓的地主都是自己一辈子的钱买了几块地——对了,那时候人民只要有钱,还可以拥有土地的 所有权而不是使用权。 现在呢? 你自己比一比。
游客
   02/24/11 06:20:27 AM
谢谢三妹,谢所有正义的人们!
游客
   02/24/11 06:15:24 AM
喊的好!喊的对!我去就好了,后悔。
游客
   02/24/11 03:01:17 AM
你不知道共产党宣传的就是一个杀字
游客
   02/22/11 10:56:27 PM
骂大街不是能耐,你敢把旧中国与现在的中国比一比吗?哪里都有叫人不满意的地方,从历史的角度看一个国家是前进了还是倒退了,是强大了还是衰弱了,做比较才有发言权
游客
   02/19/11 06:25:02 AM
为什么一定要强调 高大漂亮 的西藏年轻人?.....另外尊重你的意见
游客
   02/18/11 07:32:05 PM
作者对政府的观点和行为我非常认可。不认同的是你以为对方都是一些无知的人,他们是为以后考虑,也包括他们的家人。被采访时什么都说不出来就充分的证明了这一点!那不是满脑子空白,谁也没白活,只是不能说罢了。这些人只是把今天的事,当成了活动或游戏,时机成熟的时候,你会看到他们的真实意愿的!!
游客
   02/18/11 05:57:20 AM
中共历史有几个年轻人清楚,腾讯QQ上有一档“共和国辞典”,没有多少年轻人知道其中故事。
游客
   02/16/11 09:16:54 PM
还真有 甘为共匪做奴才的SB二代 悲哀呀
游客
   02/15/11 11:57:36 AM
三妹写的很真实,很生动!让人边看,边乐;边思,边笑。 “法轮大法好,渐入世人道。” 三妹好!
游客
   02/11/11 04:20:46 PM
“这不是国旗,只是个党旗。”三妹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