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三妹]首页 

三妹
博客分类  >  其它
三妹  >  未分类
无敌派“雷人之语”集景

28746

无敌派“雷人之语”集景
三妹整理

 

雷人之语一:被称为文化学者和思想家王康的《一位东方圣者的桂冠》文章末尾说“二0一0年诺贝尔和平奖指证了一个现代中国圣者的诞生”。

 

雷人之语二:《开放》杂誌特别以黑体字黑框突出了一段王康为刘晓波获和平奖发出的最为回肠荡气的渲染:“这是利玛窦来华四百二十八年后,基督教世界向儒家世界的特别致意;是鸦片战争以来,欧洲对亚洲的由衷表彰;也是美苏冷战、国共内战、六四悲剧后,一九九一柏林墙倒塌二十余年后,人类共识在中国的嘹亮的回声。”

 

雷人之语三: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说她“为了穷踞锦州的晓波获得殊荣,快乐得灵魂出窍,飘飘欲仙。”

 

雷人之语四:梁慕娴女士在《刘晓波的内省历程》一文中说:“刘晓波先生的自我反省的能力是惊人的,难能可贵的。他在思想品格上超越自己的高度是无人能及的。”

 

雷人之语五:《开放》杂誌编辑蔡詠梅在题为 “浪子回头金不换”的文中说道:“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很难见到能不断反省,修正自身的性格缺陷戒除积习而彻底自我更新的人,因为这需要过人的颖悟和强大的精神力量,并非人人都可以做到,因此才有‘浪子回头金不换’的说法。而晓波正是这样的人。”

 

雷人之语六:“民运理论家”胡平在其新作《阅读刘晓波》中为刘晓波反省不尽人意而作解释道:“反省并不可能担保一下就达到正确,反省有可能导致偏颇,甚至导致荒谬。但反省的可贵在于它是一种不断的过程,反省导致的偏颇可以通过进一步的反省来纠正。惟有通过不断的反省,才能达到相对的全面和正确。”

 

雷人之语七:民运人士陈破空在《刘晓波获奖,重创中共 》一文中说:“诺贝尔和平奖,这一至高无上的桂冠,‘具有上帝般的权威’……,中国民主运动的国际能见度,从此被大大提升,达到一个更高更新的层次。之于中国人权进步与民主进程,其重大影响和深远意义,非言辞所能估量。”

 

雷人之语八:作家北明在《为中国干杯!》的贺词中盛誉刘晓波说: “他的文风和情绪,始终是干净清洁的。我珍视这种质量,我尊敬他的道德勇气。他让自己的心灵地狱变成了心灵的炼狱,他由此超越了自己,他是一个政治上成熟的人,道德上诚实的人。”

 

雷人之语九:《开放》杂誌主编金钟说:“这篇最后陈述也就有幸和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一样,言简意赅地流传下来。不必和甘地的‘不抵抗主义’作大师级的对比,但可以毋须争辩地指出,晓波的‘无敌论’,绝对是对毛式的阶级论斗争哲学的颠覆,而且是深层次的颠覆,……”

 

雷人之语十:流亡作家苏晓康在二0一0年十二月二十日的文章《奥斯陆“和平”拜谒记》中说,他如果遇到纪念册他就会这样写:“晓波,你是没有敌人,但是大众的麻木、幼稚和仇恨不会放过你。”“民间的多元性、灰色地带扩充了,但是社会的容忍度,却不见得有什么成长。比如‘阶级斗争’已经多年不提了,民间的基督教家庭教会宣扬福音的‘宽容’、佛教色彩的‘法轮功’也讲究‘真善忍’,这些难道不是很温和吗?为什么刘晓波还是孤掌难鸣呢?”

 

雷人之语十一: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自己的一句雷人之语则把以上的雷人之语全雷倒:“和这个世界耍流氓很有意思”。(见作家徐星的《我所认识的刘晓波》)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子正
   02/19/12 07:49:39 PM
这些语言可真够雷人的。 “没有敌人”,于刘晓波而言,不过是为着向共产邪灵乞求活命而装饰华丽的鸵鸟尾巴。耶酥若说,我没有敌人,这完全可以理解,因为,耶酥是神,不会把低层的任何生灵当做敌人。然而,刘晓波显然只是个人,而且是处在共产暴政屠刀下的人,摧残其肉体和灵魂的共产邪灵,与其处于同一层面上,只是一个拿着刀,一个在刀下哆嗦而已。没有敌人,那是向拿刀的献媚求生。 而那些所为民运人士的雷语,则根本忘记了正邪不两立,善恶如冰炭的真理。 耶酥不把撒旦当敌人,并不意味着撒旦不邪恶,而是撒旦不配当耶酥的敌人。但撒旦的邪恶是天理在衡量,其覆灭也是天理在运作。 共产邪灵是一切正义之士的敌人,刘晓波被共产暴政关到监狱里而说没有敌人,那不是显得其清高,而只能显示其善恶不明,而这种不明是有意的,其内心深处是活命的乞求,表现出来的就是没有敌人的雷语,这雷语确实迷惑了不少民运人士,于是,共产邪灵笑了,刘晓波也可以活命了,而且戴上了华丽的冠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