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三妹]首页 

三妹
博客分类  >  其它
三妹  >  未分类
38. “侨报”对纽约法拉盛暴力事件的报导说明了什么 ?

2995

 

38.   “侨报”对纽约法拉盛暴力事件的报导说明了什么                                三妹
 
00八年五月十七日,在纽约法拉盛,在法轮功群体一个月前就向纽约警方申请的声援三千六百万勇士退党游行之时,二、三百手举五星旗的亲共分子有组织地来到纽约法拉盛游行现场闹事。在声援三千六百万勇士退党游行前,退党集会主持人宣布向四川地震死难百姓致哀,那些手举五星旗的亲共分子这时在对面开始喊口号、叫骂围攻。那天,围攻者对法轮功群体使用了语言暴力和行为暴力。之后数天,亲共分子和暴徒每天出现在纽约法拉盛图书馆前,围在法轮功群体摆了四年的退党中心的摊位周围叫骂捣乱,围攻一直继续到今天,虽然人数明显逐天减少但仍没有完全停止。
 
海外数个中文媒体对此进行了报导,我的朋友告诉我,“世界日报”、“星岛日报”、“纽约明报”、“芝加哥神州时报”等报纸对此事件的报导都在歪曲事实、误导读者。于是,我便去网上查找,找到并读了“侨报”记者张菁对此事件头三天写的报导。我感到,这篇报导把“侨报”在海外配合中共迫害法轮功、导向愚弄海外华人的党报面目和记者丧失职业道德的低劣人格表露无遗。下面我只谈谈“侨报”的报导,其他报纸的中共政府喉舌角色由读者自己去判断。
 
“侨报”记者张菁完全没有报导法拉盛事件现场最突出、最火爆、最应报导的场面:纽约法拉盛连续多天出现的亲共分子使用语言暴力和行为暴力的严重情况。这种暴力场面,现场采访的记者张菁不会没有看见。
 
“侨报”记者张菁也没有真实地报导纽约警方前后数天内抓捕了十一个亲共分子暴徒的事实。对这些暴徒的野蛮暴行,“侨报”记者张菁只轻描淡地这样写到,“一名反对法轮功的华人男子因与对方发生肢体碰撞被警察拘捕。”张菁又写到,“其中有一位抗议法轮功的妇女挥动一块带有支干的木制标语牌,警方告之不可以用带有支干的标语,因为这可能伤到人。但这位妇女似乎不太理解警官的意思而没有改正,因此被拘捕。还有一位男子因为拿走了法轮功一方的标语牌而被捕。” 在“侨报”记者张菁的笔下,好像纽约警察抓的都是些和平人士,警方抓人是在小题大做,滥抓无辜。
 
然而,实际情况绝非侨报记者张菁描述的那样轻松。这些暴徒行使的暴力是恐怖的流血和死亡的威胁,这些暴徒把中共暴政的野蛮暴力带到美国社区。最令人不能容忍的是,这些暴徒打的竟多数是老人和妇女!
 
其中一位挨打的妇女,名Judy 陈的女士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她的两个儿子都在海军陆战队服兵役,并都在反恐最前线伊拉克为伊拉克人民的自由而战。她在五月十九日遭暴徒拳打,被野蛮粗鲁地打头,扯脖子,她的手部受伤,嘴上流血,打她的人边打边骂,还说,“我是美国人,我杀死你我都不怕。”旁边一个人还附和地说,你给我小心,我要杀死你。我要好好看清楚你的脸,我要杀死你。
 
Judy 陈五月二十日给布什总统写信要求保护,这位士兵的母亲在信中痛心地向布什总统发出质问:“我的两个儿子正在伊拉克为美国人的正义和自由之梦而勇敢地战斗,但是他们的母亲,却在美国的自由土地上,在行使宪法赋予我的权利---言论自由时,遭到中共特务的殴打和死亡威胁。如果现在我不能得到充分保护,当我的两个儿子从伊拉克归来时,他们会如何面对自己的母亲所受到的伤害和生命威胁?”
 
我在纽约的朋友萧劲给我发来的电子短信中说到,“我的几位法轮功朋友都受到中共特务和帮凶的殴打。在头一个星期,我路过围观现场时,就有中共的特务和线民指著我说:他是法轮功。那些狂热的围观者和暴民围住我伸出拳头跃跃欲试,叫嚣道:打!打!打!幸好警察及时赶到解围,否则我就遭挨打了,暴徒两次试图打我,被警察阻止。特别有几个妇女,看起来是被雇用来的,整天在法拉盛游来游去,看见发资料的法轮功学员就破口大骂,真是泼妇骂街。有位当地居民忧虑地说:这以后法轮功怎么在法拉盛呆下去?”
 
这付恐怖景象,这些疯狂的暴徒哪象是在二十一世纪的自由美国,他们分明是在中世纪宗教迫害的黑暗欧洲和文化大革命的红色中国!
 
“侨报”记者张菁的报导中两次提到,纽约警方要求抗议法轮功一方人群撤下他们准备的带支杆的标语牌。为什么亲共分子准备这种明显似凶器的危险标语牌?他们到底用这种标语牌做了什么会引起警方的注意、制止、甚至抓捕?“侨报”记者张菁对此毫无报导。这些暴徒自称是自发的,“侨报”记者张菁报导也说这些人是自发的。但是,这些暴徒如果背后没有权势的鼓动、指使,他们怎敢在自由美国的大街上、在光天化日之下如此猖狂?
 
有人对这些挥舞五星旗亲共人群的自发说法作出了有力的反驳,他说,美国市场不卖五星红旗,这些人有那么多五星红旗,他们不去领馆领取,还能去哪领取?
 
新唐人电视台爆出的纽约领馆总领事彭克杰力图邀功的录音谈话也详细明确地表明,中共领馆一直在背后暗地里策划、组织这几天的法拉盛事件,表明中共在输出暴力到自由美国。彭克杰总领事也清楚表明,官方要把海外反对法轮功的火爆场面的新闻转内销,在国内进行反法轮功宣传,愚弄国内人民,造成法轮功在海外不得人心的假象。
 
那么,为什么中共要在国难当头之际在海外组织反对法轮功的行动,在海内外继续进行铺天盖地妖魔化法轮功的宣传?
 
因为,四川大地震使中共遭到人民对它前所未有的质疑。质疑它为什么以奥运期间稳定和谐为由对地震知情不报。质疑中共腐败政府制造的豆腐渣学校致使七千间校舍在地震中顷刻倒塌砸死上万学生是人祸。历来愚民有方的中共为了推卸它造成的人祸灾难,转移人民的视线,于是便栽赃自己的头号敌人法轮功,中共这样做既解脱了自己的罪责,又转移了人民视线,还打击了头号敌人,一箭三雕。
 
中共这次用的还是它在其斗争史上惯用的伎俩,先给它要迫害的百姓贴上标签,再挑动它所依靠的百姓的仇恨,并策划、组织它依靠的百姓去打击它迫害的百姓。这次给法轮功贴的标签是,法轮功阻挠四川震灾募捐,于是中共领馆硬打着“阻挠罪”标签,组织“群情激愤”的亲共分子,对法轮功百姓大打出手。
 
“侨报”记者张菁的报导则沿着这个标签来导向,为前台的暴徒推波助澜。
 
法轮功如何能够阻挠当地侨团为四川震灾募捐?原来阻挠四川震灾募捐的罪名是出于“侨报”记者张菁报导的一句话。据张菁说,“有的法轮功成员大声喊,说募捐都被中国政府侵吞,根本没有用在救灾上。” 据我进一步调查得知,这不是法轮功学员的原话。
 
众百姓皆知,中共政府是个贪腐透顶的政府。法轮功学员不过知之更多、对中共认识更清而已。更何况,从灾区传出当地政府截流、贪污救灾物质的消息不断地发布在网上传到海外,可见,阻挠四川震灾募捐这件大事,只有有权有势的中共政府才能做到,任何无权无势的百姓都做不到。弱势百姓的一句话如果能起那么大的作用,中共政府就不是现在这种穷凶极恶、巧取豪夺的政府了。
 
再说,因为一个观点、一句话定罪的思维方式是共产党的扣帽子、打棍子、以言论治罪的方式。身为记者的张菁利用中共报纸“侨报”干涉了别人的言论自由,误导了言论自由之真谛。言论自由的真谛是,只要一个人不宣传、推崇暴力和杀人,不威胁他人的生命和自由,他可以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发表任何个人的观点。“侨报”及其记者张菁利用一个观点或言论煽动华人之间仇恨,破坏美国社区和谐,帮中共向海外输出暴力,帮中共在海外迫害法轮功百姓,这是犯罪行为,有良知的海外华人绝不会允许这种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在我们身边发生。
 
以前我就经常听到各类维护中共极权统治的套话说辞,地震之后,我又听到一个新的中共制造的套话说辞,他们说,国难当头、救灾之际批评政府不合时宜。附和中共这个说法的华人应该想想,这个绝对权力、绝对腐败的政府绝对不会因为国难当头之际而停止腐败,那么以监督、批评政府為己任的人民为什么要因为中共的时宜而停止监督和批评呢?!更何况,在灾难之际,这个没有监督的政府只会比平常时期腐败得更严重,因为趁火打劫更容易。那些中共狗官在平常时期都敢贪污已经少得可怜的教育经费、制造豆腐渣校舍,在灾难之际,谁能保证这些层层把持的中共狗官不把四面八方滚滚而来的救灾款项据为己有?人民监督在哪?!权力制衡在哪?!
 
“侨报”记者张菁最恶劣的报导是她把法轮功群体“天灭中共,天佑中华”的口号,
借中美华东工商总会主席胡雅娟女士的嘴,改成了“天灭中共,天灭中国”。张菁如此写到,“据当事人、中美华东工商总会主席胡雅娟女士介绍,十一时许,法轮功几位成员又在图书馆斜前方的缅街人行道上摆摊,声称‘天灭中共,天灭中国’。 
 
侨报篡改造假、栽赃诬陷、制造仇恨的恶劣行径与人民日报如出一辙。其他媒体如“纽约中文电视”、“世界日报”、“纽约明报”、“星岛日报”、“芝加哥神州时报”也都毫不例外地纷纷各尽所能为中共主子尽力效劳,它们如往常一样扮演了极不光彩的中共喉舌角色。
 
“侨报”的党报特色不禁使我想起一个叫“中国概述”的出版物在二00一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发表的一篇名为“星岛日报、世界日报、明报、侨报和中共的关系”的文章。
 
这篇文章的作者梅杜哲是在美国西部一所名牌大学执教的中国大陆专家,他在这篇文章中对北美这四个最大的媒体如何被中共渗透、控制、最后成为中共喉舌的过程做了详尽的报导。他准确地对“侨报”的背景做了如下概括,“侨报于一九九0年一月在纽约开办,直接受控于中共政府。该报纸的主要特征是大量和及时地报导来自中国大陆的新闻。它代表了中共政府的声音和观点。”
 
民国北大校长蔡元培说过:“一个国家、政府好不好,就要看它是否把人当作目的。凡信奉基本人权、宏扬人性的政府,即使有错误,也可以挽救;而凡是无视人权、挑动人的仇恨、残害人的精神活力的政府,即使它做了一、两件留名历史的大事,也仍然是坏政府。”蔡元培想不到的是,中共政府不但没做过任何留名历史的大事,却做尽祸国殃民的大事,而且从来没有停止过挑动仇恨和残害人的精神活力。
 
这个坏政府对中国社会道德、中国博大精深的文化和祖国的环境造成的颠覆和破坏已经到了毁我民族之气节、断我民族之血脉的地步,更令人不尽悲哀的是,这种坏政府的周围总是堆集、围绕着众多的趋炎附势、助纣为虐的鹰犬和帮凶。
 
从纽约法拉盛暴力事件,从“侨报”对其的报导,从其他几家海外中文媒体极尽谄媚权力的表现,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由中共领馆组织、指使,亲共暴徒前台施暴,到这些中共喉舌媒体推波助澜导向的一条龙操作全过程。我们还可以清楚地看到,中共在海外对媒体无孔不入、滴水不漏的成功渗透和控制。
 
“侨报”的报导清楚地表明了此类中文媒体的角色,它们是中共收买、安插在海外迫害法轮功百姓、愚弄海外华侨的鹰犬,而那些做歪曲报导的记者则是丧失良知的、暴政的帮凶和爪牙。
 
00八年六月五日
自由圣火首发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