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三妹]首页 

三妹
博客分类  >  其它
三妹  >  未分类
37. 青龍縣 “奇跡 ”的啟示

2996

 

37.   青龍縣“奇跡”的啟示                                 三妹
 
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八日凌晨三時四十二分五十四秒,擁有近一百萬人口的中等城市唐山市發生震驚世界的大地震。
 
三年后,中共官方公布,唐山地震造成的死亡人數為二十四萬,西方社會公布的唐山地震死亡人數是七十萬。
 
如此慘重的災難難道沒有預測?有。不但有遠期預測,也有中期預測和近期預測,而且,三個階段的預測都精確地明白無誤地測出地震的位置和時間,明白無誤地測出唐山、灤縣一帶在、八月份將有地震。不但國家地震局測出這個結果,唐山地震局也測出這個結果,就連唐山一些中學學校的小小地震測量儀也測出這個結果。唐一中、山海關一中、樂亭縣紅衛兵中學等不少地震監測站、臺、點都測出唐山、灤縣一帶將發生地震這個結果。
 
早在東漢時期,中國科學家張衡就已發明了候風地動儀這個世界上發明第一台验震器的偉大國家的監測人員今天對唐山地震,既沒有誤測,也沒有誤判。可是,為什么在有精確預測結果的情況下,政府卻毫無作為,沒有采取任何行動疏散人口、保護人民生命、財產?為什么政府坐等一個城市在一夜之間毀滅殆盡?坐看整城人民的生命煙消灰滅?
 
因為,當時正是“批鄧反右”的政治敏感時期,政權的穩定成為中共政府第一看重的首要問題。所以,從上到下的中共政府一致決定不通報地震臨震消息。
 
雖然如此,當時的中共政府至少還在地震前的七月十七日和十八日兩天在唐山組織了一場會議——“全國地震群測群防經驗交流會”。正是在這個交流會中出現了三個有良知、有人民感情的男子漢,他們沒有遵照中共的指示,“越軌”拯救了青龍縣全縣人民的性命。
 
第一男子漢是國家地震局分析預報室京津組組長汪成民。他要求在“交流會”上發言,但是,主持會議的時任國家地震局局長查志遠不同意,只允許他在晚間的座談會上談,并強調告訴汪成民,他的話不能代表國家地震局。
 
汪成民利用七月十七日和十八日晚間座談會時間,向到會者通報, “七月二十二日到八月五日,在唐山和灤縣一帶可能發生五級以上地震。”
 
第二個男子漢是代表青龍縣委來開會的縣科委主管地震工作的王青春。他聽到汪成民的預警后,一散會就趕緊往家鄉青龍縣趕,到家時已是七月二十一日夜,他當夜整理好記錄,第二天就向縣里做了報告。其實,青龍縣自己建立的地震群測點(群眾監測)已經測出地震警告。
 
第三個男子漢是青龍縣縣長冉廣岐。他聽到王青春的報告就馬上行動,責令縣里通過廣播、會議、及其他一切可能的形式介紹地震知識,防震方法,還把防汛和抗震結合起來,每個公社安排一名書記,一名工作人員負責人具體落實防汛抗震工作。
 
七月二十八日凌晨三時四十二分五十四秒,地震來了,7.8,一時間地動山搖,青龍縣十八万间房屋倒塌,是重災區,但是,距唐山市僅一百一十五公里的青龍縣,全縣四十七万人口沒有死一個人。
 
青龍縣做的只是順理成章的該做的自然必要的躲避災難的本能之事,談不上什么奇跡。青龍縣能做到的,別的地方,別的人員也能做到。但是為什么我們中國人民一遇到災難,就得喪失眾多的生命?因為百姓沒有知情權,因為絕對權力導致的絕對腐敗。
 
下面幾個最近發生的災難同樣由于人們不知情和政府腐敗使百姓深受其苦。
 
四個月前,二00八年一月十二日,中国南部地区下起大雪,此大雪使三分之一的中国陷于瘫痪,使中国南方十六座城市斷電。最惨的是,五、六十万要回家的人困在广州火车站,没有食物、没有饮水、大小便都没处解决。这个拥有世界上最多警察的国家却在大难的第一时间看不到警察的踪影,这个不惜一切代价、不择一切手段对付维权人士、上访冤民和法轮功修炼民众的中共政府却在人民如此危难的时刻无计可施,两个多星期竟无所作为。
 
下雪竟使十六座城市漆黑一片,半個中國的火車停開。原來,禍因不是雪,而是豆腐渣的电塔、电缆禁不住冰雪的压力而倒塌,造成停电,造成火車停開。改革開放以來建立的百分之九十的电塔、电缆都在這次大雪中被冰雪壓塌。諷刺的是,百分之九十的、六十年代建立的电塔、电缆卻挺住了這次大雪,沒塌。
 
一九九八年的洪災也是如此。這年夏天,集中著中国百分之四十人口、百分之三十五耕地和一百多座大中城市的长江中下游地区连降暴雨,长江大堤及松花江堤防数十处决口。随后,朱熔基找到当时报喜不报忧的九江市副市长问道:“到底大堤内有没有放钢筋?”对方沮丧地坦白说,“本来是应该放钢筋的,可是不知怎么被偷工减料换成了竹条。” 
 
這些可怕的竹條大壩造成全国二十九个省市的二亿三千多万居民和二千二百二十九万公顷的农田受灾,倒塌房屋達六百八十五万间,近二千万人痛失家园,伤病、失踪、死亡的人数达八十多万,直接经济损失达二千五百五十一亿元人民币。
 
00三年二月發生的萨斯疫情更凸顯了中共政府欺瞞百姓,人民被剝奪知情權的狀況。
 
早在二00二年十一月萨斯病毒就在中国广东省一带流行,如果中共政府及时通知世界卫生组织这种前所未有的病毒,这个病毒是完全可以在初发之时被世界力量消灭干净的。可是中共却又一次故伎重演,它采取新闻封锁,隐瞒疫情达五个多月之久,延误了防御病毒扩散的时机,造成疫情蔓延全球。
 
自二00三年二月萨斯疫情在全球爆发后,世界各地区几乎每天都在报导新增及死亡病例。奇怪的是,在萨斯发源地的中国,官方媒介却没有任何有关萨斯的报导,历来喜欢鼓噪宣传的中共政府在世界终于发现真象后却憋气闷声了近两个月。
 
直到二00三年三月底,在世界舆论的压力下,中国官方才不得不发出勉强的声音向公众报导“非典”信息。
 
隨后,中共官方媒体第一篇关于萨斯的正式报导拖延至二00三年四月二日才发出,这个严重迟到的报导还是一篇骗人的报导,它的题目是“非典型肺炎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在发表这篇骗人报导的第二天,卫生部长张文康在中外记者会上说:“我负责任地说,在中国工作、生活、旅游都是安全的”。
 
就在中国官方一再重申非典型肺炎已经在中国得到有效控制的同时,中国人民解放军301医院退休外科医生蒋彦永向媒体发表书面声明,说中国卫生部门隐瞒真相。
 
世界卫生组织四月十六日在北京召开的新闻会上说,中国官方所报的死亡和感染人数和实际数目相差很大。
 
据美国《时代》周刊披露,四月二十二日,就在世界卫生组织专家抵达北京解放军309医院几个小时之前,309医院把四十多名已经确诊的非典病人转移到一家旅馆;另外,中日友好医院也发生藏匿病人的情况,在世卫专家到达前,有三十一名非典病人被匆匆塞进几辆救护车转移。打电话给《时代》周刊提供这一消息的女士说,中日友好医院的护士对此非常气愤,因为她们也和携带传染病毒的病人一起被关在救护车里。
 
今天,在汶川,同樣由于中共政府封鎖地震預測消息,致使震區六個縣的數百萬人民蒙在鼓里,毫不知情,當地震突然來臨時,眾多學生百姓被瞬間活埋,人禍再次發生,唐山大地震的人禍慘劇在汶川再次上演。
 
地震后,中共官方馬上出來謊說預測很難,以此推卸責任。三十二年前的唐山大地震都有精確的地震預測,三十二年后,神五神六都上天了,預測大地震反倒難了,如此大的地震反倒預測不出來了。事實并非如此,事實是,中共以奧運前要穩定和諧為借口阻止通報地震預測消息。
 
今天的中共政府與三十二年前的中共政府一樣不顧人民死活,不一樣的是,今天的中共,經過三十二年嚴重貪污腐敗的腐蝕,比三十二年前的中共政府更加徹底地喪失了政府應有的職能。然而,它導向宣傳愚弄人民的功能卻不斷加強。在人民百姓遭受大災大難慘重死傷之時,卻是中共政府進行“愛民”宣傳之機。通過壟斷封鎖媒體宣傳導向宣傳作秀,中共總能把“救災”變為它的政績。這就是為什么中共越發無能卻越發偉光正,被封鎖愚弄了近六十年的中國人卻總是素質低。
 
汶川大地震的第二天,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中宣部长刘云山给中共四川省委常委、宣传部长黄新初打来电话要求广大新闻工作者要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责任意识,以对党和人民高度负责的精神,牢牢把握正确舆论导向,坚持团结稳定鼓劲、正面宣传为主,大力宣传各级党委政府对抗震救灾工作的高度重视和及时有力的决策部署,大力宣传灾区广大干部群众奋力抗震救灾的实在举措和感人事迹,大力宣传人民解放军指战员、武警官兵、公安干警冲锋在前、不怕牺牲的英勇行为,大力宣传各地采取有效措施支持灾区的实际行动,充分展示‘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唱响团结一致、众志成城、不畏艰辛、奋力拼搏的主旋律,努力为抗震救灾工作提供强大的精神动力、舆论支持和思想保证
 
中宣部长刘云山的滿篇黨話道出了中共政府是何等看重宣傳導向
 
下面網民的這個跟貼也道出了人民是何等需要知情權
 
cao!!! 中国还让人活不???非常时期我想了解点信息都不行???我只想晓得還有没有余震的!!! MMP的!国家拿人民生命开玩笑???连保命的这点知情权都不给!!! 还有没有人权???”
 
青龍縣“奇跡”給我們的啟示是,只有知情,百姓才能躲過災難,只有知情,百姓才能大難不死。知情權是我們百姓的生命線,知情權是我們百姓的活命路。中共政府卡住百姓的這個生命線、活命路已經太久太久了,百姓經受的損失已經太多太大了。如果再如此下去,百姓還會再次大難難逃。現在,要求中共還給人民知情權已經迫在眉睫,是當務之急,重中之重。為了死去的孩子,為了死去的同胞,讓我們一同起來向中共政府齊聲呼喊吧,告訴它,還我們知情權!還我們活命路!
 
00八年五月十五日
自由圣火首發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9/13/08 03:21:37 PM
话说你是在骂共党还是在骂中国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