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三妹]首页 

三妹
博客分类  >  其它
三妹  >  未分类
个人行为与政府行为 (35)

2998

 

35     个人行为与政府行为                                        三妹
 
中共中央电视台抓住CNN剪裁的一张西藏人民抗议游行的照片大作文章,引得中国老百姓群情激愤,一致谴责西方媒体作假。我给我北京的妹妹打电话,她也生气地提到此事。
 
在新闻严密封锁下生活的百姓,不能判断中共极权政府的挑唆误导,不足为奇,奇怪的是,在西方生活的留学生也跟著中共政府的鼓噪激动,实属不应该。
 
因为,身处西方信息自由的社会,只要有意稍稍松动一下自己因扭曲洗脑而僵化的头脑,就能轻易地对中共政府的这类指控作出正确的判断。我们不妨在此提出如下问题来做判断,CNN作假是政府行为还是个人行为?那么,属私人报纸的个人行为的倾向错误与属政府行为的封锁新闻的罪行,孰轻孰重?
 
私营媒体的行为属个人行为,官方垄断媒体的行为属政府行为。CNN属私营,所以,CNN作假是个人行为。私营媒体误导的错误行为如触犯法律,以民法量刑即可判断其对他人的危害大小,可是政府垄断媒体误导扭曲民众的行为对国家、人民的危害却难以估量。为什么众多中国人对中共政府天天、时时垄断、封锁、误导媒体的行为不闻不见,却对CNN一个私营媒体如此气愤填膺?
 
为此,我们不妨比较一下美国和中国媒体自由独立的程度和经营的状况。
 
美国的媒体除了像“美国之音”等针对极权国家的独具特殊政府功能的媒体外,现有一千五百多家媒体都是私人经营,不属政府所有。此外,美国媒体的独立性还受到宪法的保障,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主要条款之一就有,“国会不得立法限制言论、新闻自由”。
 
一九四二年建立的“美国之音”是美国国会拨款资助的媒体,功能是为没有新闻自由的国家提供信息。虽然“美国之音”在传播民主思想和提供自由信息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但是,为了确保美国政府不会把某个媒体作为向国内公众进行宣传的喉舌,美国国会于一九四八年通过了“史密斯-曼特法案”,规定由政府资助的、为没有新闻自由的国家提供信息的媒体不得直接向美国国内民众播送任何节目,为此,“史密斯-曼特法案”第501条款明确禁止“美国之音”对国内广播。
 
相比之下,中国大约有两千多家媒体,但他们全是由地方政府或中央政府控制的属官家拥有的媒体。
 
中共政府也知道美国媒体与中国媒体的这个天地之别,所以中共在学校教育和媒体宣传上总是强调说,美国的媒体是代表大财团的利益。
 
中共这类简单僵化的说辞确实误导了许多中国人。殊不知,美国的媒体财团是多元的,不是仅此一家的,他们不是像中国那样只由中共这一家财团垄断、只为中共政府一家立场发声。因此,美国这些不同的媒体财团各自发出自己不同的声音、维护自己不同的理念和立场的自由,才是货真价实的言论、新闻自由。正是这些私营媒体财团发出的多元的、不同的声音确立了三权分立以外的监督政府的第四权,正是这些独立于政府的不同声音确立了媒体的独立性。由此便引出下一个新闻自由的常识。
 
新闻自由并不意味任何一个独立媒体不具有倾向性,而意味著法律保障具有不同倾向性的独立媒体相互自由竞争。
 
我遇到不少大陆来的中国人指责“大纪元报”一言堂,我告诉他们说,那你再办一个“反‘大纪元’报”,不就两言堂了?
 
言论、新闻自由的关键是,每个人都有个人办报、发表自己声音的自由,即,私营办报的自由。
 
在西方,任何一个媒体都有自己的倾向和观点,但是任何一个媒体都不能垄断、封锁住其他倾向和观点的媒体的声音。所以,读者可以自由选择自己喜欢的、与自己观点一致的媒体,这就是西方的新闻自由。在新闻自由的社会,一个读者大可不必对与自己观点不同的媒体导向大动肝火。只有如中共这样的垄断、封锁新闻的极权政府才会如此小家子邪气,才会利用西方社会的自由和宽容,挑唆本国民众在他国搞这种红海洋示威。试想,如果美国民众在天安门广场搞星条旗海洋式示威,中国百姓感觉如何?
 
信息通畅对国民素质提高至关重要,一个人只有具备足够的信息,才能作出正确的判断。只有私营,媒体才能独立,只有媒体独立,国家信息才能流通,只有国家信息自由流通,国民才具有高素质,政府才不敢滥用公权力。
 
中共官方媒体谴责CNN作假似乎是在主持新闻媒体的正义,其实,它是想用CNN个人失当来转移、混淆、掩盖它自己垄断媒体单向宣传的罪恶。
 
在信息自由流通的社会,属个人行为的独立私人媒体的失当报导所造成的误导,其影响极为有限。而极权国家属政府行为的垄断媒体、封锁信息对国家造成的灾难却是毁灭性的。因为,中共这种全方位地愚民洗脑、奴化民众的政府行为,彻底毁坏了国家的尊严,严重降低了人民的素质。
 
更严重的是,中共这种垄断媒体、封锁新闻、单向误导的政府行为是掩盖它镇压、屠杀人民的、屡试屡赢的挡箭牌、愚民术。中共政府只要略施小计,被洗脑了几代的民众就会为党国热血沸腾。
 
自三月十四日中共镇压了西藏民众的游行、以及奥运火炬在海外传递以来,从欧洲各国到美国洛杉矶的中国人举行的“拥奥运,反‘藏独’”的红海洋一样的大聚会示威,可谓人数巨大,无比壮观。但是,为什么这些人数巨大的、无比壮观的示威游行均未得到海外独立媒体的报导?
 
因为,雖然海外的独立媒体搞不清楚这种红海洋式的示威到底是个人行为还是政府行为,但是他們非常清楚這種示威所傳遞的反西方的信息。
 
我的民运朋友早在八九年就对我说过,凡是反政府的游行都是自发的,凡是拥护政府的游行都是有组织的。最近发生的中国人的示威游行更证实了这点,从四面八方而来的、汇成红海洋的中国人不但有免费午餐,还有免费大巴士运送,这怎么不让海外媒体怀疑其政府背景?因为,在西方自由社会,人们绝少见到这种拥护、迎合政府行为的狂热的示威游行,西方自由社会的人民的游行都是因为反对政府的决策而自发的。
 
可见,没有新闻自由,政府就可以如此愚弄、挑唆百姓,政府就可以经常地、随心所欲地骗人和杀人。这种愚弄、挑唆、骗人和杀人的政府行为对国家和人民造成的是毁灭性的夺命之灾。
 
然而,自由社会的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是有底线的,自由言论是有规则的。那么,底线在哪?谁来判断划定?答案是,民意是判断划定言论自由底线的根据。
 
判断媒体是否公正和客观的机制不是政府干预,而是以民意为主导的市场机制。在民主自由社会,如果说多党制衡、三权分立、新闻自由是制约政府权力的最好机制,那么民意则是制约私营媒体的最好机制。严格地说,具有独立意识、自由思想、道德标准的广大民意使独立媒体在重大事件上不得偏离人类的良知、社会的准则、甚至人之常情和人之常理。简而言之,在自由竞争的商业社会,任何不受民意欢迎的报纸,自然必定破产。
 
因此,新闻自由的民主制度不但使民众的道德和素质不断提高,民众的道德和素质反过来还会帮助加强媒体的公正和客观。同时,公正、客观的媒体自然会有效地制约政府的权力。
 
在以民意为市场机制的新闻自由制度下,私家媒体的言论失当或误导不但不会降低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的价值,反倒会因为多元媒体的不同报导使人们更清楚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的重要,更体会到垄断媒体、封锁新闻的邪恶。
 
总而言之,健康、正常、成熟的民意来自于民众的自由思想和独立意识产生的基本常识。我们只有认识到政府行为对国家尊严和人民利益的重要性,时时不离开监督政府行为这一根本,我们才能辨别中共极权政府种种误导民众的愚民伎俩,才能认清中共政府为其极权统治先杀人后转移民众视线的骗术。人民只有具备了这成熟的民智,才能护住祖国的尊严,才能保住百姓的权利。
 
00八年四月六日匆匆于芝加哥
00八年四月二十一日再稿
“自由圣火”首发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