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三妹]首页 

三妹
博客分类  >  其它
三妹  >  未分类
芝加哥华联会要“坚持对法轮功斗争”什么? (32)

3002

 

32   芝加哥华联会要“坚持对法轮功斗争”什么?                             三妹
 
 
00七年七月芝加哥新上任的总领事黄屏带著他的一行人拜访了芝加哥的一些侨社组织和团体,并于七月二十二日上午九时拜访了芝加哥华联会。
 
芝加哥“晨报”在七月二十七日第584期上对此作了报导,报导说,“早上九时,黄屏一行来到位于舍麦路的华联会,华联会主席刘红,名誉主席陈俊义,付主席叶伟才,蔡扶时,刘颖斌等,以及华联会常务委员们都聚集到会址欢迎总领事的到来。蔡扶时付主席介绍,1998年成立的华联会,共有60个社团成员,成立起即持一个中国原则,坚持对法轮功斗争,积极组织侨胞参加十一国庆,亚裔月中国日等爱国活动,组织欢迎江泽民主席等访美的国家领导人,并组织防治肝炎等为侨胞服务的活动。多年来,华联会一直支持总领事馆的工作,关心祖国建设,支持和促进美中关系的发展及促进祖国统一大业。”
 
摘去其中“关心祖国建设”之类的空话,从“晨报”这段介绍,我们可以看出,除了防治肝炎这个芝加哥政府推行的帮助中国侨民的活动外,芝加哥华联会的活动基本上都是附和中共政府意愿、拥护中共政府的活动。为此,我不能不提出质疑,华联会到底是一个独立的美国民间社团?还是一个依附于中共政府的中共官办组织?
 
从蔡扶时付主席的介绍“多年来,华联会一直支持总领事馆的工作”这句话看,华联会是一个总是围著中共政府团团转、以支持中共政府的政治任务为主的组织。蔡扶时欢迎新领事的讲话令我更吃惊的是,他竟然把“坚持对法轮功斗争”作为一项华联会的活动内容介绍给华人社区。他全然不知道华联会的这项活动不但完全违反了美国的人权、自由理念,而且还对法轮功群体带有极大的歧视和威胁,甚至侵犯了他人的权利。
 
法轮功团体在美国是一个合法的民间团体,它与华联会有著同等的权利。华联会副主席蔡扶时在一个崇尚自由、人权的国家竟然照搬中共独裁政府的党话,对一个合法的民间团体采取“斗争”行为,还把这种助纣为虐的龌鹾行为当做正常活动冠冕堂皇地介绍给华人社区。
 
中共政府管老百姓信什么,不信什么,已经够荒谬绝伦的了,它还因为老百姓坚持自己的信仰而对其大肆屠杀、镇压,这就到了罪恶至极的地步。稍微有一点良知和头脑的人都不能容忍一个政府如此肆无忌惮地镇压屠杀自己的同胞,可是芝加哥华联会却站在杀人政府一边坚持对被中共残酷镇压杀戮的法轮功修炼者斗争,这使我这个在芝加哥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侨民不禁对华联会这个社团的言论和行为产生质疑,不得不向芝加哥华联会提几个简单的、属常识的问题。
 
试问,在美国生活的法轮功信仰者难道不是与你我一样的侨民百姓吗?在美国生活的法轮功信仰者难道不是与你我一样的纳税人吗?面对奉公守法的法轮功信仰者,芝加哥华联会作为一个“侨民团体”,你不为这些侨民说话,反倒公然说中共的斗争党话,要与自己的同胞斗争?试问,芝加哥华联会到底要如何“坚持对法轮功斗争”?芝加哥华联会要“坚持对法轮功斗争”什么?芝加哥华联会是要象中共政府一样去剥夺法轮功的信仰权利呢?还是要象中共政府一样对法轮功团体不择手段地进行严厉镇压?
 
芝加哥华联会这种共产党式的思维方式、共产党式的语言方式、共产党式的行为方式、共产党式的斗争方式使我这个在芝加哥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侨民不能不担心,芝加哥华联会的活动对我们华人社区安全的负面影响。
 
一个社会、一个社区存在著许多不同的民间团体,中国人社区也是如此。什么叫公民社会?由许多不同的、为表达自己价值观和信仰而组织起来的民间团体汇集而成的社会就叫作公民社会。公民社会的公民思想是不同信仰的个人和团体之间相互包容的平等和自由的思想。
 
芝加哥华人社区信仰种类繁多,有信关公的,有信风水的,有信灶王爷的,有信观音的,有信神佛的,有信法轮功的... ...,只要不宣传暴力,不威胁干涉他人的权利和自由,这些人完全有自己的权利和自由组织起来共同表达自己的信仰,任何公民都不例外,法轮功朋友也不例外。这纯属百姓自己的事情,百姓自己的自由选择,你蔡扶时无权干涉,华联会无权干涉,中共政府更无权干涉。那么,芝加哥华联会凭什么对法轮功信仰者进行“斗争”?
 
芝加哥华联会自成立后扮演的是中共喉舌角色,忙活的尽是些“紧跟”活动,什么“欢迎江泽民等国家领导人”,什么“庆祝江八点儿发表十周年”,什么“反独促统研讨会”,什么“庆祝‘反国家分裂法’发表研讨会” ... ... 。芝加哥华联会的木偶戏演出层出不穷。
 
自从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同胞后,芝加哥华联会就从喉舌的角色转换为协助中共把对法轮功同胞的迫害恶行延伸到海外的帮凶角色。转换角色之后,芝加哥华联会紧跟著就搞起“坚持对法轮功斗争”的活动来。显而易见,芝加哥华联会早已成为中共在海外迫害法轮功同胞的帮凶、爪牙和鹰犬。
 
这时,我不禁想起一些民主人士早在八九年民主运动时常说的一句话,“‘拥护’政府的活动都是有组织的,‘反对’政府的活动都是自发的。” 也就是说,附和政府意愿和决策的活动都是政府在背后组织并操控的活动,而抗议政府的活动都是百姓自己发起的活动。以美国为例,我们从来就没见过美国人民拥护美国政府的游行,因为民主政府绝对不会去组织百姓搞什么拥护支持自己的活动。在美国,我们见到的都是百姓自发的抗议政府政策或行为的示威游行。反之,专制政府却总是想方设法地操控人民,组织人民游行欢迎、拥护它。
 
所以,那些抗议中共暴政的华人活动,比如反对迫害法轮功,反对中共一党专制,天灭中共,退出共产党等这些反对中共的抗争活动,都是民众自己发起的抗争活动,也就是说这些活动是没有政府背景的属于民间的、民众自发的活动。
 
芝加哥华联会的“坚持对法轮功斗争”等活动足以表明它的“有组织性”,芝加哥华联会是前台的木偶,中共领馆是后台的老板和组织人。
 
如今,中共政府官员的贪污腐败已如此的肆无忌惮,中共屠杀迫害人民已如此的明目张胆,中国的司法机构、教育机构、医疗机构的黑暗已如此的昏天黑地,造成这一切的根本原因就是因为中国没有任何限制权力的机制,人民没有任何监督政府的权利而造成的。如果连海外享有自由人权的中国侨民也奴性十足地附和中共极权政府的杀人恶行,站在权力一边斗争百姓,我们的祖国就真的没有了希望,中国人民就真的成了任由中共为所欲为的专制制度下的奴才。
 
遗憾的是,芝加哥华联会不但是对中共俯首帖耳的奴才,它还是个为虎作伥的仗势奴才。
 
看来,一个个人、一个民间团体如果连自己的位置都搞不清楚,就会如此的没有尊严,如此的无知和无耻。
 
大概芝加哥的侨民都知道,黄屏是代表政府的政府官员,而华联会主席刘红,名誉主席陈俊义,付主席叶伟才,蔡扶时,刘颖斌,以及华联会常务委员们等人都是芝加哥的侨民百姓。但是不一定所有的侨民都知道,人民百姓是要有起码的自我独立性的。百姓有自己民间社会的活动空间,百姓本来就没有必要唯唯诺诺地俯首政府。百姓的独立性也是我们百姓做人的尊严,为什么?
 
因为,社会独立于国家而存在、人民独立于政府而存在,这个公民社会的理念早在古希腊罗马时代就已经萌发,并且演变了两千多年,一直得到不断拓展而成为当今人们的共识。公民理念界定了公民与公民之间的自由、平等的关系,揭示了公民的权利对国家公共权力的本源性。同时,公民理念不但确立了我们人民对政府的独立性,也确立了我们人民对政府的制约性。即,不但政府不得干涉我们百姓和平、自由的民间活动,百姓还有监督政府的义务。
 
政府是由许多象黄屏这样的个人组成的,只要是个人,就有个人的偏见、私欲、以及各种个人的局限性和缺陷。由各种有局限和缺陷的个人组成的政府,可能完美吗?更何况中共这样一个自执政以来就没有停止过杀人的一党专制的极权政府。所以,如果我们这些海外侨胞真的关心祖国的命运,真的爱国,我们怎么能象芝加哥华联会那样连政府杀人都跟著附和?
 
我的朋友笑话我说,“芝加哥华联会不是依附的问题,它起根儿就是中共在海外建立的外围组织,你跟它讲独立性岂不是对狼弹琴?”
 
我在芝加哥生活这么多年,何尝不知道中共对华人社区渗透的“成功”。我在此谈独立性,只是企盼华人社区的其他个人和社团能够有独立性,这样我们就能够独立思考,进而在面对受迫害长达八年之久的法轮功同胞时,能够扪心自问:我们再继续沉默,良心何忍?
 
在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达八年之久的今天,这个问题是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不能不面对的拷问。
 
所以,我由衷希望华人社区的侨民能对芝加哥华联会“坚持对法轮功斗争”的活动进行独立思考和判断,看看芝加哥华联会到底是一个服务侨民的社团,还是一个帮中共迫害法轮功同胞的帮凶组织。
 
我们只有具备这份独立思考的能力,我们才能保持自己的尊严和独立性。
 
00七年八月十五日于芝加哥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