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三妹]首页 

三妹
博客分类  >  其它
三妹  >  未分类
人之常情和人之常理 (27)

3007

 

27   人之常情和人之常理                                           三妹
 
由于年底的节假,这两天常有朋友打来电话拜年,顺带聊天儿。聊天的话题必然会走入大多中国人聚会或聊天必不可少的话题,“法轮功”话题。
 
我对法轮功颇有兴趣,又有十几个法轮功朋友。常与法轮功朋友交谈使我对法轮功有所了解,最近一年又读了几本李洪志先生的书,因此对法轮功信仰有更多体会从而对一些疑问或议论更易于判断。
 
听了太多的对法轮功的议论,我感到,朋友们对法轮功的议论和认识可谓是或不得要领,或差之千里,而用“迷信”一概而论加以否定则是多数中国人的思维方式。
 
历史证明,“迷信”这一帽子是共产党杀人先行的大棒并且早就成为共产党的帽子语汇。它建政初期就以“迷信”为名镇压信仰团体“一贯道”,以后以“迷信”为名镇压不属于“三自”教会领导的家庭教会,现在以“迷信”为名镇压法轮功等信仰团体。
 
聚会中与朋友们谈话时,人们谈到法轮功,除了说法轮功“迷信”的议论外,还离不了法轮功“搞政治”的指责。针对此两点,我会不失时机地重复著我已经在不同的聚会上说了无数遍的几个再简单不过的见解。即,人有信仰自由,也有“迷信”的自由。政治是我们大众的事情,政府官员搞的政治是行使权力的政治,大众搞的政治是监督权力的政治,大众监督批评政府不但是我们的权利更是我们的义务。搞政治并不是政府的特权,相反,搞政治是我们人民的天赋人权和生活方式。
 
这些对我来说早就滥熟的属常识的人权概念,在聚会中却每每成为受人欣赏的深刻道理。
 
可是,昨天我的儿时朋友三毛电话中所说的事情却使我的这套见解不得施展。他说,”法轮功听不得不同意见,我一说李洪志他们就围攻我。这哪是‘真善忍’哪!”
 
 我意识到,三毛的话引出的不是天赋人权等基本道理的话题,他引出的是再简单不过的人之常理和人之常情。我说,“三毛,你一定说了对人家师父不恭的话。想想电影‘西游记’中无法无天的孙猴子对自己师父的尊敬有多感人,听他柔声细语地声声叫‘师父’有多可爱。师父怎么冤枉他,他都不怨,尊重师父是人之常情。我的法轮功朋友自己受什么样的污蔑都很平静,但你不能侮辱他的师父。”
 
尊重他人的感觉和感情也是人之常情、人之常理。在尊重人权,尊重信仰的文明社会,不同信仰的人由于具备这样的基本价值观而能互相尊重、相安无犯。
 
在尊重信仰的社会,尊重生命就更是如此。所以,文明社会中,我们很难遇到口出狂言无视他人生命的人,但是大陆来的中国人中却不乏其人,我遇到过一个这样无视他人生命的人。在最近的感恩节聚会上,一个我认识多年的女士发出的无视他人生命的暴力语言惊得我是目瞪口呆。
 
她说,“中国气功这么多,为什么中共只杀法轮功,那是因为他们反党、反政府、围攻中南海,杀他们是他们自己惹的,自找的,该杀!”她并进一步强调说,“我早就思考过了,早就想说了,当初六四镇压政府也镇压对了,如果不镇压,由著老百姓闹下去,这个国家还成什么样子!”她然后颇具信心地总结,“没有当初的镇压,就没有今天的稳定和经济发展。”
 
这位女士竟在聚会上的不同时间重复法轮功自找该杀这同样的暴力语言三遍,可见中共专制政府杀人对她是多么的自然合理,而对著自己兄弟姐妹喊杀对她又是多么的平常随意,可以任意张口而出。这位在美国自由社会已经生活十几年的喊杀女士不但不以自己满脑子被共产党带上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紧箍咒感到难堪,也不以自己满脑子中共官方宣传的“稳定发展”等愚弄人民的套话说辞感到羞耻,反倒是慷慨激昂地以此为荣,并自以为是地认为自己掌握了共产党的“伟大、光荣、正确”的真理。
 
共产党的愚民统治成功到如此地步真是我们中国人民共同的耻辱。
 
喊杀女士的这种暴力语言已远远不是对法轮功了解和理解差之千里的问题,也不是有没有人之常情、人之常理的问题,而是有没有人性良知的问题。
 
不难看出,这位“喊杀女士”对中共历来压制宗教信仰自由和迫害家庭教会的情况一无所知。
 
实际上,共产党压制信仰自由不仅仅只针对法轮功。九十年代初,中国大闹气功热,大大小小的气功高达两千四百多种。但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底到九月,在宣布法轮功为非法组织的同时,中共很快就把那些众多的气功组织全部取缔镇压了。中共先是把当时有名的几个大的气功如中功、香功、法轮功等都一并定为非法组织宣布取缔并进行镇压,香功很快即无声了,那些小的气功团体则更是随着中共对大气功团体的取缔和镇压而烟消云散。中功(中华养生益智功)于一九九九年九月被定为非法组织后,中功麒麟集团全部资产则被没收,众多主要成员被逮捕,中功师父张宏堡被通缉。张宏堡于二000年初辗转到美国,二00一年六月十三日,美国允许张在美国境内政治避难,二00六年七月三十一日张宏堡在亚利桑那州车祸身亡。
 
仅仅几个月,在镇压法轮功的同时,两千四百多种气功团体便都在中共的严厉镇压下消失了。
 
中共对所有家庭教会也同样毫不留情长期迫害、镇压。台湾陆委会公布的消息:自中国改革开放以来,遭中共当局迫害的宗教人士已逾一千二百二十二万。据“中国宗教迫害调查委员会”披露,中共自改革开放以来,在六千万以上的家庭教会信徒中,至少有二百七十万人被任意拘捕过,四十四万人被判劳教劳改,一百一十二万人被勒索罚款。
 
中共对家庭教会的杀戮也同样从来没有停止过,就在一个月前,“博讯”二00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消息称,中国当局最近秘密处决十五名家庭教会成员。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更是令人发指。只是中共始料不及的是,法轮功一反中国人任由中共独裁政府宰割的奴性,无比惨烈地奋起反抗了。七年时间,法轮功的反抗之声响遍世界。
 
一个政府管老百姓信什么,不信什么就已经够荒唐至极的了,一个政府因为老百姓不顺著它的意思去信或不信就大开杀戒,这就更是邪恶至极。
 
令人深感遗憾的是,法轮功为自己权利惨烈抗争达七年之久的今天,竟还有自己的同胞仍站在杀人政府一边向被杀的法轮功老百姓喊杀,真可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
 
喊杀女士在为中共政权杀戮本国百姓大声喝彩的同时,激愤地大骂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是无视生命、侵犯人权,她把恐怖分子滥杀平民的行为归罪于美国,混淆地说成美国打伊拉克的目的是滥杀无辜。进而指责支持伊拉克战争的人是没有良知。我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位思维被扭曲、毫无软心肠的女人,不禁心生疑问,这样一个连自己的同胞都没有一丝同情关怀心的女人,怎么能去同情关怀伊拉克人?
 
喊杀女士无视他人生命的暴力语言使我认识到,不仅是中共的奴性教育得到了巨大收获,中共无视生命的狼性教育也一样获得巨大收获。在中国那种铺天盖地、单向宣传的封闭环境下,中共早期用的是“阶级斗争”的党文化宣传教育。八九年“六四”屠杀后,中共用的是更精致化了的,更迷惑人的“稳定压倒一切”的党文化宣传教育。在“阶级斗争”和“稳定压倒一切”的宣传下,杀人变得自然合理。这种无视生命的党文化宣传教育不止限于国内,而且遍布海外中国人社区。在中共这些无视人权、无视生命的歪理邪说的教育下,人们不知道生命的价值,丧失了尊重生命的人之常情,人之常理。
 
可怜的是,在自由社会生活了近二十年,喊杀女士仍被共产党“反党、反政府、反社会主义”的紧箍咒牢牢紧箍着,不得解脱。因此,她不但对中共残杀无辜百姓司空见惯,熟视无睹,而且还认为杀人合理,为之叫好。
 
喊杀女士无视他人生命的暴力语言还使我认识到,这些已经被中共杀人歪理邪说扭曲定型的人,即便生活在自由民主的文明社会,如果不能有意识地反扭曲,反洗脑,这种被扭曲的头脑会跟随他们一辈子。
 
最近“华夏文摘”中一个网友的帖子,使我深有同感。他说,“马克思和大大小小思想盒子的后遗症在我们这代人意识中确实太厉害。比方说很多时候处理事情发现(自己的)思维总是在盒子里。要自己反洗脑半天才能回到零起点上。”
 
只有自己痛苦地意识自己被扭曲,并有意地自我进行反洗脑,我们才能挣出那个扭曲、紧箍着我们的盒子,才能产生自由思想,独立意志,才能确立自己的正确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才能获得思想的自由,道德的复苏。
 
喊杀女士无视他人生命的暴力语言使我不禁想起我先生常常谈起的他的一个美国教授的告诫。二十年前,先生学校的社会学系的一位女教授看到大陆来的留学生们价值观的混乱,曾担忧地几次告诫中国留学生说,“你们是否知道,美国的这些学位,无论是律师也好,还是医生也好,它只不过是一个为你谋生的技术手段,高学位、高职位、高薪水都不会产生民主、人权的理念和思想。”
 
这位社会学教授的担忧不无道理。正确的价值观和正确的理念直接关乎一个人人格和尊严,岂能忽视之。
 
我们海外中国人何时何地也不能忘记自己在中共独裁政府统治下的位置 屠刀下臣民的位置。我们虽然未被屠杀,但我们一样是独裁政府屠刀下的臣民。我们更不能丧失这起码的良知,即使不敢反抗,也不能为屠夫叫好。既使没有人权、民主理念,也要想想人之常情和人之常理。
 
00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