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三妹]首页 

三妹
博客分类  >  其它
三妹  >  未分类
社会、制度、政府行为对百姓思维和行为的影响 (22)

3013

 

22   社会、制度、政府行为对百姓思维和行为的影响                          三妹
 
公民社会这一概念始于两千五百年前的希腊。早在两千多年前,雅典就有了所谓“人民统治”的民主观念。公民概念是公民社会的特有概念,它界定了公民与公民之间的自由、平等的关系,揭示了公民的权利对国家公共权力的本源性。
 
从古希腊时代开始至今,“公民社会”的理念已经演变了两千多年。从西方到东方,世界各地都有人在为推进“公民社会”的理想做著不懈的努力。主张社会独立于国家、人民獨立于政府的理念早在古希腊罗马时代就已经萌发,并且得到不断拓展。
 
伦敦经济学院专门研究公民社会问题的学者路易斯博士给公民社会下了一个最简单的定义:“就是政府和商界以外的团体与组织汇集在一起所形成的一个联合体。在这样的一个联合体中,每一个人都能够通过加入某一个团体的方式去表达自我价值观和他们对外部世界的兴趣。所以,公民社会的一个标志就是,把个人的力量汇集起来,形成一股集体的力量去实现不同的目标。”
 
什么叫公民社会?简言之,由许多不同的为表达自己价值观和信仰而组织起来的民间团体、民间组织汇集而成的社会就叫作公民社会。对路易斯博士的这段阐述,我们特别要注意的一点是,任何公民组织的行动都是没有政府背景而自愿和自发的,人们自愿组织起来,经过集体的努力去完成一个共同的心愿。
 
公民社会中团体的形式多种多样,有人要保护动物,有人要救助穷人,有人要信奉上帝,有人要修练法轮功修性养身,相同心愿的人因此自愿地组织起来达到自我的价值观。这些追求各种虽不同但正确价值观的公民团体就象公民个体一样,不同的公民团体之间的关系是相互包容,平等的关系。即,任何具有不同信仰和心愿的团体或个人都不应以任何理由歧视甚或敌视侮辱那些与自己的信仰或心愿不同的个人或团体。公民社会这一平等包容理念引导着百姓行为,使民主制度成为可能。
 
但是,共产主义的出现对公民社会这一理念产生巨大的冲击和破坏。
 
由共产主义思潮发展而产生的专制体制意味著国家对个人的全面控制,其指导思想之一是个人要服从集体。更有甚者,专制国家不但对个人的行为进行控制,更对个人思想和思维方式进行控制。经过如此长久的、天罗地网的封杀和打壓,不要说个人的独立意识,自由思想不可能产生,任何天赋人权也都被剥夺殆尽。专制政府采用残酷压制和单向宣传洗脑的手段,强制性地誤導着百姓的思维和行为,以致百姓不但不可能产生公民意识,而且完全丧失自我。百姓不但不會对杀人政府说不,反反而還會心甘情愿地对被政府残杀的同胞百姓喊杀。
 
法西斯主义及纳粹主义的出现对人类则是近乎毁灭的打击,战争的教训使世界各国不得不联合起来为保卫世界和平而行动。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为了避免历史悲剧重演,在以美国为首的各国的努力下,各国组织起来成立了以保证世界和平为宗旨的联合国,《人权宣言》由此产生。
 
一九四八年十二月十日由联合国正式通过的《世界人权宣言》向世界宣布,“人人生而自由, 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他们赋有理性和良心,并应以兄弟关系的精神相对待。人人享有本宣言所载的一切权力和自由,不分种族、肤色、性别、语言、宗教、政治或其它见解、国籍或社会出身、财产、出生和其它身份等任何区别。”
 
从此以后,反专制暴政,争取人权成为人类世界的共识和任务。
 
遗憾的是,我们中国历史上从未经历过公民社会这一社会形式,我们中国人民起根儿就没有过公民意识,人权理念。孙中山国民革命建立的短命的亚洲第一共和国,以及国民党统治下在小学就进行的公民教育课灌输给国民的公民意识都随着日本侵略和中共乘机暴力夺权而花飞叶落、化为乌有。
 
从此以后,大陆人民在语言方式、思维方式、行为方式上被中共独裁政府彻底
地扭曲奴化。
 
政府行为对公民的行为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和导向,一个独裁政府的行为对国民强制性的影响和导向更是不容忽视。
 
著名经济学家何清涟在她的“威权统治下的中国现状与前景”一文中对中国目前的政治状况总结出三点,即:. 公共权力私人化,二暴力“合法”化,政府行为黑社会化。
 
何清涟女士阐述的这三点在中国政府的行为中多有所见并在以下四个大的方面给百姓行为造成难以弥补的负面影响。
 
第一是中共政府一贯地推卸它应负责任的无赖行为。
 
政府应负的主要责任大概有如下六个方面:医疗、教育、养老、交通、社会治安等社会福利,以及公益设施建设,即造桥、修路等。中共是如何应付这些它本该应尽的责任的?
 
中共在政府责任方面的表现是,对能提升本政府的脸面的城市建设方面,则大张旗鼓地走入极端。可是,对百姓的福利如医疗,教育和养老这种只为百姓贴钱,不为政府贴金的责任,中共政府则是四一推做五,产业化了。
 
过去,城市的多数百姓还能享受得到医疗福利。可是几年前,政府以产业化为名推脱了它的责任后,城市的普通百姓看不起病了,只好小病在家扛,大病去等死。社会养老福利呢,中共执政五十七年来,它原本就没负担过多少社会养老福利,占人口80%,负担着中共层层政府支出的重税压身的农民从来就没有过任何社会福利。而后中共政府将中国五千万下岗工人的福利也用不可想象的低价买断工龄的手段轻松地抛弃了。中共执政五十年中,都是家庭抚养老人,没有太多的老人是社会国家负担的。五十年后的今天,那些幸运的少数有养老福利的人终于老了可以享受养老福利了,但他们享受的也不过是“单位”养老福利,真正能享有这种“单位”养老金福利的是那些在某个工作单位工作了几十年的老干部,老知识分子,老军人们,如果单位盈利不好,那就又当别论了。
 
那么,在能为自己贴金的公益设施建设上,中共政府则充分发挥了其好大喜功的恶习,尤其在政府办公设施的建设上。中国经济评论家仲大军最近的一篇文章“评郑州市惠济区政府新址的奢华程度和政府的腐败程度”一文中例举了几个仅仅是市区级的政府,其豪华程度令人瞠目结舌,难以置信。这些有着数百亩占地面积,欧洲园林式的行政中心,富丽堂皇的政府办公大楼和周围的山水园林的活生生的例子是:殿宇式的南京市雨花台区政府机关大楼;庄严气派的广东东莞市“人民大会堂”;占地几平方公里的宫廷庭园式的广东顺德行政中心;在人民还处于贫困的泰安地区,泰山脚下建起了一片豪华的泰安市政府行政中心,其广场绿地足可以与天安门广场媲美!还有,占地530亩的河南郑州市惠济区园林式的区政府办公中心。,这些豪华政府办公设施在全国比比皆是。无论位于富裕地区也好,贫穷地区也好,这些大小各层政府都在急不可耐地用人民的血汗钱为自己建造“颐和园”。并美其名曰,公益建设。由此可见,中共在公益设施建设上不是为了人民福祉,而是为了政府自己擺排场。其实,擺排场北京不但首当其冲,而且登峰造極,江泽民御批的称为公益事业的国家大剧院,剧院中的座椅每把竟数百美元。对中共政府这些极尽奢华腐败的行为,毫无权利的百姓只有无奈。更可悲的是,还有不少感恩戴得的百姓,他们说,共产党虽然腐败,但它也做好事,也为我们造桥修路,它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们为什么要“逢中必反?”
 
五十七年的愚民宣传,使中共“党娘”在腐败盛行的今天仍然尝到足够的受拥护的甜头,这是中共政府几十年辛苦导向的可喜收获。
 
中国的交通和治安都属世界最差。我的十五年以上友情的老朋友现在几乎全回到北京常驻,有美国公司派驻的,有回去自己创业的。他们最近给我讲的事情直吓得我心惊肉跳,目瞪口呆。上个月遇到一个在中国办工厂的女友,一见面就告诉我她差点被车撞死,住了医院,说着就拿出数码相机给我看她的被撞坏的奥迪车,女友指着相片中站在奥迪车旁的北京交警说,“这位头天还处理我撞车事件的交警第二天就被撞死了。他在街上处理另一件撞车事件时,被一辆飞驰而来的汽车撞上天,摔在地上当场死亡。”另一个常驻北京的男性朋友告诉我,“以前中国人杀人是图财害命,现在杀人常常是仅为个小小的口角,我今年初差点因为口角被乱刀戳死!”这让我想起我刚看见的一篇新闻报导“四川成都千万富翁在餐馆因口角被杀”。他又补充说,“现在在国内做生意不用黑社会保护就行不通,商养黑,黑护商在中国已是平常事儿。”
 
蔑视生命,巧取豪夺,横征暴敛成为中共政府的写照。人命不值钱,黑社会横行,杀人当做平常事也在民间百姓中漫延。
 
中共政府第二个低劣行为是利用警察为一党私利服务。在中共惯用的“群众专政”手段失效后,中共现在转而利用警察以及特务监视、控制、打击、迫害所有的异议人士和信仰团体,这成为中共政府滥用公权力最为突出的恶行。
 
众所周知,一个国家警察的主要职能是保护百姓人身安全,维持社会治安。可是中国的警察却不然,中国有很大一部分警察专门镇压异议人士和信仰团体,控制人民自由,包括网络自由。在中国,服务于中共一党私利,依附于中共的司法和警察机构已没有正义可言,他们把人民当做封锁和控制的对象,他们本能地与人民为敌。只要看看中共政府动用警察对付为法轮功鸣冤维权的高智晟律师一人的规模,你即可知道中共政府七年来对付整个法轮功群体和五十七年来封锁控制全国人民所消耗的国家资源和国家税收是何等巨大。
 
对付一个出于良知和正义而为被迫害群体法轮功疾呼的高智晟律师,中共竟要每天动用少则二十,多则一百的警察进行围堵骚扰,而且已达四个月之久。这些警察用尽各种流氓手段,包括踩脚,打耳光,碰撞,推挤,用最下流语言数个小时叫骂,数个露肚皮女人们的贴身纠缠围绕... ... ,花样繁多,数不胜数。政府行为黑社会化就是这样大张旗鼓地、公开地天天在北京大街上毫不掩饰地进行着。
 
我的差点被乱刀戳死的朋友告诉我,他也有不少打手,其中不乏身带公职的警察。效仿中共政府滥用公权力,百姓毫不落后地跟进,从而形成中国公共权力私人化特色。在政府行为黑社会化的导向中,整个社会随之道德沦丧,是非不明。
 
中共政府第三个低劣行为是它干涉并领导信仰和宗教的可笑行为。
 
常听到人们说,“中共它该管的不管,不该管的全管,瞎管。”前面说到中共政府有意躲避它应尽的责任,可是对人民的信仰这一它最不该管的、属于民间百姓自己的生活内容的事情,它却要拿刀子逼着你服从它的领导。在中国,所有的宗教团体和教堂所定的章程的第一条必须写上,服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所以那些主教、神父也都成了中共的工具,甚至本人就是中共党员。万能的上帝归中共领导,教会岂不成了杂烩?中共导演的宗教笑剧一出比一出可笑。请看报导,今年一月七日,在“主显节”之日,梵蒂冈和北京在同一天任命了主教。罗马教宗任命了九名主教,北京任命了三名。中共政府严正地说,我们所任命的主教是通过民主选举选出的。
 
中共不但要领导上帝,而且对不服从它的信仰团体和宗教团体还进行严厉镇压和疯狂抓捕。
 
据美国之音报导,设在美国华盛顿的对华援助协会于二00六年六月二十六日公布了一份题为《中共迫害家庭教会》的报告,详细介绍二00五年五月至二00六年五月期间中共当局迫害基督教家庭教会牧师和教徒的情况。该协会会长傅希秋牧师表示,在过去十二个月里,分布在十五个省市,共有一千九百五十八名家庭教会的牧师和信徒遭到抓捕,还对他们进行体罚、酷刑、折磨,其中河南省被抓捕八百多人,是遭迫害最严重的一省。
 
当前中共最大的敌人是不服中共管的法轮功信仰团体,他们遭受残酷镇压杀戮已达七年之久。中共对法轮功实行的迫害手段登峰造极,令人发指,对法轮功迫害的时间也是超乎寻常地大大地超过了中共历史上任何它所划定的阶级敌人的镇压时间。如此长久、如此残酷地镇压残杀如此众多的普通百姓,这个黑社会化政府的杀人之路已经走到了尽头。
 
中共政府第四个低劣行为是它独霸媒体、单向宣传、愚弄百姓的行为。这是中共政府滥用公权力的另一个突出恶行。
 
政府不能办媒体本是天经地义的道理。因为,政府拥有大量的国家资源和权力,政府办媒体势必滥用国家资源和权力误导民众。滥用国家资源、国家税收和人民赋予的权力办媒体就是滥用公权力。
 
在中国,所有的报纸、广播、电视台都是国家所有,即中共一党所有。中共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进行任何荒谬的单向宣传。中共利用媒体打击并妖魔化它划定的敌人是它历来整人时惯用的伎俩。这一伎俩在镇压法轮功的七年中达到极致。在它的单向妖魔化法轮功的宣传下,法轮功被描述成“自杀狂”、“自焚狂”、“杀人狂”、“神经病”。被妖魔化的一方没有任何渠道和言论自由为自己辩诬,在这种铺天盖地的单向宣传导向中,百姓的思维和认知被严重扭曲。
 
这种强制性的、单向传递的、煽动仇恨的虚假信息不但严重地误导着我们每个百姓,而且严重扭曲百姓的人性和人格。
 
最近,芝加哥有个叫胡健的在“美中新闻”报上发表了一篇相声,名为“力批”。这篇相声鲜明地向我们展示了一个被中共扭曲的人仿效中共低级宣传的典型个例。
 
胡健写的相声长达四大版,分两次连载。我的朋友中没有人能耐心读完这篇脏字连篇,文风低劣,语言下流的相声的甚至头一段。一位极具耐心的朋友对此文的前半部分出现的脏字和下流语言大概地做了统计。其中屎字出现五次,屁字出现五次,咒死六次,尸八次,粪字三次,还有大便、他妈的、傻子、妓院等明显侮辱性的文字。
 
如此低劣的作品在我的朋友中引起一点点议论。有人说,“这样低劣的作品居然还有报纸为他登,这不是倒自己报纸的牌子吗?”有人说,“胡健这人情绪严重不平衡。我虽然不信神,但我们起码应该尊重包容不同信仰。这个胡健不但不懂尊重人家的信仰,还要力批人家,这分明是共产党的作风和思维方式。他用的还是这种低劣下流的方式,这不是在读者面前贬低自己吗?”
 
在我看来,胡健的作品低劣至极只是表面现象。胡健对法轮功修练者如此叫骂的根本原因连胡健自己都不一定清楚。胡健不对巧取豪夺、横征暴敛、压制自由、封锁新闻、贪污腐败的独裁政府表示愤怒,却对不同信仰的平民百姓如此愤怒,这是为什么?
 
这是因为,胡健虽然身在自由世界,他却仍然沉陷在被中共扭曲成形的思维方式,行为方式中难以自拔。他不能接受法轮功所奉行的与中共强加给我们的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他不能接受公民社会中的公民以民众团体的方式来表达自我价值观这一生活方式,他甚至不能接受最基本的自由平等理念。所以,中共对法轮功的仇恨煽动最能激起胡健这类被严重扭曲的人的情绪,致使他在中共发起的镇压法轮功百姓的运动中跟着中共官方对自己的同胞百姓喊打。
 
我的一位美国朋友针对中共政府迫害法轮功曾说过这么一段话,“如果美国政府对任何一个信仰团体如此迫害镇压的话,我们美国人,无论是基督教,还是天主教,还是摩们教,都会一致起来反对政府的迫害。为什么中国人反倒跟着政府对自己同胞百姓喊打?!” 
 
是啊,公民社会的理念在西方世界已有两千五百多年历史,宽容平等自由思想已经根植于自由世界人民之中。而我们大陆中国人至今却仍在中共独裁政府的扭曲误导中痛苦挣扎。胡健的行为使我们清楚地看到,独裁政府单向宣传和错误导向对百姓行为的负面影响是多么的严重,而受了几十年愚弄扭曲的象胡健这样的被扭曲成型的臣民百姓如果没有自我意识到这种扭曲,他要从扭曲中摆脱出来又是多么的不容易。
 
00年七月二十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9/13/08 03:16:30 PM
话说美国的人民圣殿教在闹腾被收拾的时候基督徒和天主教的也出来为他们说话和政府对着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