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三妹]首页 

三妹
博客分类  >  其它
三妹  >  未分类
谈中国民生 (21)

3014

 

21 谈中国民生     
 
六月三日,我参加了纪念“六四”音乐演讲会。与会的一个听众说到:“孙中山先生所倡导的三民主义中的民生,民权,民族,中国已经做到民生了,现在应该着手解决民权和民族的问题了。”
 
虽然此说词非常糊涂,我仍想在此讨论中国是否真的解决了民生的问题。
 
不了解孙中山先生民生主义的人把民生简单理解为,人民安居乐业,工作稳定,教育,卫生,交通,治安等社会服务良好,人民享有周全的社会福利。
 
即便民生定义如此,中国在这些方面仍都差之甚远。中国百分之七十的人没有医疗保险,在中共医疗产业化的政策下,更多的人看不起病。中国现在也不是免费教育,在中共教育产业化的政策下,穷人家的孩子上不起大学。中国的交通和治安两项更是令老百姓抱怨不修。更不要说人民享有社会养老。
 
所以,就连中共政府自己也不敢直言不讳地声称中国达到民生,中共现在的口号还是脱贫,它只是理不直气不壮地对外说,中国解决了人民的温饱。
 
温饱也好,民生也好,首先让我们来看看中国的实际贫困状况。看看中国实际贫困人口大概有多少,占中国人口大多数的底层人民的贫困状况到底有多糟。
 
中国官方经济学家钟伟在他的名为“繁荣是否会弃我们而去?”一文中透露到,“据《了望》报导,从一九九六至二000年间,国有及集体企业在职员工共减少了四千八百万人。由此推算,包括集体、三资和民营企业等在内的其他所有制企业的下岗员工规模比国有企业还要稍多些。因此目前下岗工人总数保守估计达五千万人。”
 
我们知道,中国的贫困人口大部分在农村,但是,城市内的这五千万下岗工人占据了中国三亿城市人口的不小数量(00三年建设部统计城市人口数据为三亿三千八百零五万人)。而当前那些靠廉价劳力谋生,工资只能糊口的农民工的数量就更多。
 
大多数下岗工人都是低薪为国家工厂劳作了一辈子,几十年来,他们每月的工资只够吃饭,现在他们“下岗”了,国家工厂只用两万块人民币就“买断”了他们几十年对国家的贡献,到头来,他们的“民生”状态可以说是毫无着落。
 
除了城市的这五千万下岗工人外,农村贫困人口之大之穷更是过之不及。
 
数据表明,按照联合国规定,一个人每天收入两美元以下属贫困,这种贫困人口在中国有七亿;按照联合国规定,一个人每天收入一美元以下属赤贫,这种赤贫人口在中国有两亿。
 
中国官方报导,二00五年一年来,中国的贫困人口不但没有降低,反到增加了八百万。
 
拥有如此巨大贫困人口的国家,怎能说达到了所谓的民生呢?只有一天两美元的那七亿人可以说连温饱都没有。
 
况且,民生的根本标准是实现私有化。农民是否拥有自己的土地才是“民生”必不可缺的一个标准。
 
民生最重要两原则,一为平均地权(实行耕者有其田),二为节制资本(私人不能操纵国民生计)。平均地权是民生主义的精髓。
 
我们不妨看看中共极权政府控制下的中国是如何进行私有化的。
 
长期亏损的企业不得不转让或出卖产权,从而造成大批工人失业。造成五千万下岗大军的主要原因是由众多全民所有制企业和集体所有制工厂的层层干部的无能和腐败所致。前经济运行研究所主任王小宁早在二○○○年十一月八日的文章“从国有企业严重亏损破产看中国干部制度的严重弊病”一文中就指出了这点,他说,:中国国有企业一半以上严重亏损,已经面临破产,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应该说是与中国的干部制度有关”
 
中共干部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干部普遍无能和腐败。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党委副书记李伟指出,“国有企业被无能的企业经营者搞得半死不活,最后所有者权益为零甚至是负数。这样的企业在转制过程中通常被一些人以极低的价格买下或者干脆白送,政府还提供种种优惠。某地一家企业在拍卖过程中,有三人报价竞争,结果却是出价最低的厂长购得这家企业。主管部门的解释是出于对这位厂长的信任,真正的原因却是在拍卖之前早已内定,连价格都已商量好了,只是迫于压力才走走形式而已。”
 
越无能越腐败的越能得着便宜。中国的许多工厂就是这样被那些贪官污吏挥霍殆尽而低价转移到有权力或能通权力的人手中,这种例证近年来在中国随处可见。
 
我们知道,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可中国农民的命根子一直就捏在政府的手中。
 
五十年代土改后,土地变为国有财产,农民即丧失了自己的土地。即便一九八0年改革后,中国农民也只有土地使用权。地方政府乘改革之机利用权力与村干部勾结对土地进行狂征滥用。地方政府成了真正的地主,不管是搞房地产、工业用地,还是搞基础设施,所有的用地都是地方政府说了算。
 
这些层层叠叠的贪官污吏,为了出卖农民赖以生存的土地从中牟取暴利、无恶不做、无所不为。一个小小的村长就可以对农民私设公堂,任意打杀。作家张桂棣,春挑合作的“中国农民调查”一书向我们展现了一个一个触目惊心,令人发指的惨案冤案。而他们告诉我们的仅仅是冰山一角。
 
由于民主改革没有率先施行,中国经济的转型给中共利益集团大肆瓜分国家财产提供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绝好机会。这种国家财产再分配的走向现在已经是再清楚不过了,其全过程是,从中共暴力夺取政权后以剥夺私人财产,把整个社会的物质资源控制在中共政权自己手中开始,到现在又以经济改革为名转手把国家财产分给了有权力和接近权力的私人手中而结束。这个转型的全过程使我们清楚地看到,最终得益的是中共利益集团中的个人。这个病态过程即没做到平均地权(实行耕者有其田),又没做到节制资本(私人不能操纵国民生计),而是反其道而行之。
 
既然中国的贫困问题如此严重,私有化的转型如此病态,社会财富分配如此严重不公,贫富两极分化又是如此之大。那么为什么还有不少人认为中国达到“民生”了呢?
 
这是中共利用注血外资搞的走了样儿的改革开放所造成的虚假繁荣起的作用。这些人看到的是大小样板城市的高楼大厦,听到的是政府年年报出的高GDP 数字。而对中国大部分内陆地区的贫困和绝大多数底层人民生活的贫穷困苦视而不见。更何况,信息封锁而导致的思维扭曲僵化的民众更加不假思索地为虚假繁荣叫好。
 
残酷的现实是,为了撑住这个专制独裁政权的面子,中共不惜抛弃绝大多数底层人民,不惜中国环境遭严重破坏。
 
中共实行改革开放这二十年使国家人民付出了两个主要的巨大代价。第一个巨大代价是,二十年经济发展透支了三百年的国家资源。现在的环境生态已经严重地威胁着人民的健康乃至生命。第二个巨大代价是,为了集中财力建造表面的虚假繁荣,中共不惜牺牲广大弱势群体民生利益,把绝大多数处于最底层的人民象包袱似的抛弃掉,由此制造出一个巨大数目的贫困阶层。
 
有人说,因为中国人口太多,中国才会有如此庞大,如此贫困的人民。
 
能否达到民生,人口多少不是要素。人口密度高,自然资源缺乏才可能是造成民生的障碍。比如,一家十口人,可是五个人高工资,家中有二十间房,比起三口之家,只住一间房,一人低薪养家,哪个家庭生活好?况且,中国的人口密度比台湾,日本,新加坡低,自然资源比台湾,日本,新加坡丰富。
 
严格具体地说,中国广大农民的贫困状态是中共几十年连续不断荒唐透顶的农村经济政策造成的。而改革开放以来,农民不断增加的贫困状态则完全是中共层层腐败官员的盘剥敲榨造成的。
 
中共这几十年来的统治荒唐至极。土地改革剥夺了农民的土地,统购统销剥夺了农民致富的机会,繁重的农业税榨干了农民的血汗收成... ... 。还有那些成年累月连绵不断的运动,革资本主义尾巴禁止自留地的人民公社,导致饿死四千万人的浮夸亩产万斤田的大跃进,快步进入共产主义的公社大食堂,宁要社会主义草不要资本主义苗的农业学大寨运动 ... ...
 
如此长久,如此荒唐,如此严重地对农村,对农民进行如此荒唐的破坏压榨,象中共政府这样的荒谬绝伦在这个世界上是绝无仅有的。
 
愚昧的民众总是把功劳归功于这个自称伟光正的腐败蛀虫。殊不知,五十年来是农民支撑着中共层层极权腐败政府的消耗,而发起改革开放的真正英雄也是农民。
 
由于中共几十年的胡搞乱折腾,到1978年,不要说农村,就是城市也是一派萧条,花椒大料等所有的副食都定量,连手纸都定量,更别说粮油,蛋肉等主食了,这时的国家经济已到了崩溃的边缘。当时中共政府刚清除了“四人帮”,刚解决了权力斗争,政治上刚稳定两年,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对严重萧条的经济则是一筹莫展,对全国各地年年大量逃荒要饭的农民更是无计可施。
 
这时,安徽凤阳县小岗村的十八个农民再也不忍看着全村农民长期饥饿浮肿等死的状况,于一九七八年十一月底的一个夜晚,在“包产到户”的“生死状”血书上按下手印,发了血誓:在村里实行包产到户,上面问罪,要杀要剐,我们扛。他们就是这样开始了‘包产到户’的创举。随之,“包产到户”引发到整个安徽省,只一年功夫,“包产到户”的效果在贫困的安徽省就大见成效。
 
荒唐的是,为吃饭要种地,农民竟要冒著生命的危险。更荒唐的是,如此悲壮之举却比不上邓小平御旨首肯画个圈,他倒成了总设计师,这是何等的荒唐。
 
而“包产到户”的最终结果就更是荒唐至极。
 
好不容易人民公社解体,改革开放初始,农民刚喘口气,但这冒死得来的好景却不长,象黄蜂一样层层叠叠的大小中共蛀虫又以数不胜数的苛捐杂税对农民再次进行了二十年之久的最后致命的盘剥,演出一头猪竟要几十种收费的荒诞剧,最终彻底榨干了刚从一贫如洗中抬头的农民兄弟们。
 
现在,“包产到户”的成果早已毁之殆尽,同样的安徽早已面目全非。
 
写“中国农民调查”一书作者张桂棣于二OO一年十月写到,“为了了解淮河污染的事,我们曾路过安徽淮北平原上的一个村庄,竟发现那里的许多农民家徒四壁,一贫如洗,这使我们感到震惊。生活的窘迫,甚至不如刚解放那几年。农民一年到头,平均年收入只有七百元,月收入仅摊到五十八元(一天24美分 - 三妹注);全乡六百二十户人家,贫困户竟占到五百一十四户,达到百分之八十二点九;全乡两千一百八十人,贫困人口也占到一千七百七十人,达到百分之八十一。可是,就在这样一个贫困的乡镇,因为乡村干部们搞浮夸,居然被上面认定已经脱贫,派下来的苛捐杂税,压得农民透不过气,农民们含著泪说:‘包产到户留给我们的好处早就被掏光了!’”
 
当地人说小岗村也是“一年跨过温饱线,二十多年没过富裕坎”。
 
农村被破坏到了这般地步,农民兄弟被长久榨干到这般贫穷,农民只能弃田离家出走。在大片农村无人耕地,无人养猪,更无人交税收的情况下,中共终于于二00四年十月宣布农业税减免。全国农民奔走相告,热情欢呼“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又一次伟大的决策”,这是多么可悲的讽刺。
 
显而易见,中共从中央到地方除了想方设法对底层大众巧取豪夺,横征暴敛外,他们并不想解决底层人民的民生。为什么?其实答案很简单。
 
首先,中共根本就不想改变这个没有监督制衡的独裁制度。因此它就不可能解决层层官员的腐败问题,它也阻止不了层层官员对底层民众的横征暴敛、巧取豪夺。中共自己很清楚这点,要维持自己的独裁统治,中共政府不能触犯层层贪官污吏的根本利益。如果中共给了人民监督政府官员的权利,杜绝了层层官员对人民的压榨,那么,作为中共独裁统治基础的层层官吏统治就会瓦解,中共自己的独裁政权也就不保。再说,层层政府就是靠着盘剥人民来维持自己的生存的。没有对人民的残酷的敲榨盘剥,这些越来越庞大、人浮于事的层层中共政府怎么能维持下去?同理,在这些靠吸附人民为生的官员的统治下,人民又怎么会有民生?
 
另外,中共政府从来没有想把每年从百姓手中收取的本应用于百姓福利上的巨大收入用于百姓的福利上。中共不但不把这些百姓的钱用于百姓的福利上,它还又使出产业化的伎俩,不择手段地从百姓的教育和医疗上榨取暴利,如此这般的巧取豪夺,人民的民生何在?
 
三者,如果中共要致力于民生,它就没钱去搞形像工程,它就没钱去搞样板城市,它就没钱去搞宣传误导,它更没钱去加强镇压人民的武装警察。
 
四者原因则更简单不过。如果中共注重民生,中共的五百万官员就没钱去吃喝嫖赌,花天酒地,贪污贿赂。而中共现在维持它如此腐败没落、不得人心的统治,靠的就是这个它有意纵容,放手豢养的即得利益集团,靠的就是这些对中共感恩戴得的腐败官员。中共要的就是这么一群铁了心的拥护者,要的就是能残酷对付人民的铁了心的国家机器,这样它才能维持它私利政权的稳定。民生幸福对中共政权的稳定百害无一利,这点它比我们糊涂的百姓清楚得多,它怎么会给百姓民生而毁掉自己呢?
 
所以,由此四点我们不难得出中共政府为什么不想解决民生问题的原因。
 
即便中共政权极力粉饰独裁政权,大搞虚假繁荣的形像工程,但是稍有些思维的人不难看到,那些看似辉煌的形像工程样板城市,早已被这个腐败透顶的极权政府数不胜数的其他的无谓的巨大消耗反衬得色彩全无。
 
看看中共层层蛀虫挥霍贪污所造成的巨大消耗,看看每年从国家银行流失到海外的几百亿美元的巨大消耗,看看银行的死账坏账造成的巨大消耗,再看看豢养网警的巨大消耗,电视广播报纸铺天盖地单向宣传造成的巨大消耗,七年来镇压迫害法轮功造成的巨大消耗,等等,等等。正是因为中共这个巨大蛀虫的这些巨大消耗而耗尽了我们人民本应有的福利和民生。由此可见,民生与中共一党极权的利益是根本相悖的。
 
无庸置疑,只要中共这个层层叠叠、臃肿庞大、消费巨大、邪恶荒唐的极权腐败政府在台上,人民就不可能得到民生,耕者就不可能有其田。只有这样一个吸人民血的极权腐败政府彻底垮台,中国人民才能真正地享受到民主自由乃至民生幸福。
 
00年六月九日初稿
00十二月十五日再稿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11/16/08 01:00:51 AM
何为买断?我说是断送一生!到知天命之年,老子养活了儿子,给你一个了断,自行死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