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三妹]首页 

三妹
博客分类  >  其它
三妹  >  未分类
共产党式的新闻报导 (13) 三妹

3024

 

13        共产党式的新闻报导                                                              三妹
            评“星岛日报”的新闻报导
 
我们都知道新闻报导的原则是真实、客观、中立,这已经成为现今文明世界的一个普世原则,民主国家的媒介则更是如此。如果某个报纸、某个新闻记者不同意某研讨会或某活动中的“观点和看法”,此报纸、此记者可以写评论文章或个人感想类的文章对此研讨会或活动发表其“自身独特”的“观点和看法”,而不是把它“自身独特”的“观点和看法”搀进对此研讨会或活动的新闻报导中。在新闻报导中搀和“自身独特”的“观点和看法”无疑是在误导读者,无疑违反了新闻报导的真实、客观、中立的普世原则,这个报纸、这个记者无疑是个糟糕的报纸和记者。如果此报纸、此记者做这种报导是出于顺从和讨好某权势,甚至是为了顺从、讨好一个邪恶专制的权势,那么这个报纸和这个记者无疑是没有灵魂和独立精神的报纸和记者。
 
在现今世界,只有专制政府为了维护它的专制统治才不顾这一普世原则去欺骗人民,因为专制政府不是民选政府,所以它最害怕的就是事实。它垄断新闻,禁止并扼杀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为的是达到一家之言的目的。如此它就可以在新闻报导上随心所欲,或做片面报导,或歪曲事实,或干脆编造谎言。
 
编造谎言是中共一党专制政府的惯常作法。我们且不说它众多无数的其他的谎言,仅“抗日战争胜利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取得的”这一弥天大谎就骗了中国人民五十多年。在中国人都知道了事实的今天,中共仍然继续要把这谎言当成事实强加给中国人民。“人民日报”竟在抗日战争六十周年纪念之日发表长篇社论,还在喋喋不休地、气急败坏地大谈“中国共产党是抗日战争胜利的中流砥柱”。它并还在狡辩说,“正因为中国共产党的伟大光荣正确,中国人民才选择了中国共产党”,等等等等。此篇被网民称谓为最无耻的社论引起网民的“网上暴动”,几十分钟内竟有上万条骂贴铺天盖地地砸进人民网,但很快此网就被官方网警封闭。我的朋友任不寐先生敏锐地下载了几百条,其中一条表达的那种无可奈何的愤怒给我印象最深,他说:“见过不要脸的,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其他的我不能在此一一列举,但是那一片骂声,那种愤怒,那种对中共的鄙夷不耻,另我震惊,我这才知道中共竟已如此不得人心。
 
对抗日战争这段历史,中共在海外也大力鼓噪宣传,以扮演抗战胜利六十周年纪念宣传主角来给自己假脸贴金。为此,芝加哥大陆学人出于对历史的反思和对现实的关心,于九月二十四日在芝加哥大学举办了题为“澄清历史,面对现实”的纪念讨论会。
 
作为听众,我对这次纪念会非常赞赏。纪念会以演讲、历史纪录镜头和音乐的形式缅怀死去的抗日志士,同时向观众展示真实的历史。最精采的是嘉宾的演讲,三个演讲者各有自己的主题和特点,辛颢年教授以其丰富的历史知识向我们讲解、展示了真实的历史,批驳了中共的谎言。宋永毅博士以文革的教训向我们提出了一个令人深思的问题:如果一个民族对自己政府屠杀自己人民的罪恶都没有反思和愤怒,这个民族怎么理直气壮地去指责另外一个政府对我们中国人民的屠杀?魏京生先生以历史出现法西斯为鉴,睿智明确地指出了当今中共这个新法西斯存在的危险和对世界和平的威胁。听众排队踊跃发表感想,表达了对中共专制制度的厌恶,和对中国实现民主制度的渴望。
 
三个演讲者给听众以明确的启示和思索的空间,他们明确地告诉听众,我们中国人民只有真正拥有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的民主制度,我们中国人民才能不受政府的欺骗,愚弄和屠杀,才能理直气壮地站起来成为真正大写的人。
 
现在看看“星岛日报”这个美国出版的中文报纸是如何报导这次纪念演讲会的吧! 在此我想引其中两段它明显搀进个人情绪的“报导”。
 
它说,“纪念会的主题是以史为鉴,防止悲剧重演,对抗日战争中共产党和国民党所起到的历史作用,与会者从自身独特的经历出发,发表与官方不同的观点和看法。”
 
这段报导的语言虽然微妙晦涩,但“星岛日报”采取含糊其辞的态度躲避事实从而造成歪曲事实、误导读者的结果显而易见。人们不禁要问,什么是“星岛日报”所指的“抗日战争中共产党和国民党所起到的历史作用”?“星岛日报”在此却只字未提。
 
纪念会上,历史学家辛颢年教授用血写的事实明确告诉我们,国民党在抗日战争中的历史作用是国民党领导全中国人民殊死抗战十四年,抗战中牺牲的二百多个国民党将领的头像栩栩如生地展现在我们面前,纪念会上放映的纪录片镜头历历在目,令人振奋。辛颢年教授又用铁的事实告诉我们,共产党在抗日战争中的历史作用是,不惜与日本侵略者勾结,不择手段地破坏抗日,而共产党中仅有的几个想抗日的将领却受到打压,彭德怀搞的“百团大战”一直到死都是一条不得翻身的罪状。“星岛日报”躲过不提辛颢年教授具体的演讲内容是为了什么?!
 
“星岛日报”在此段“报导”中又说,“与会者从自身独特的经历出发,发表与官方不同的观点和看法”。人们不禁又要问,与会者讲的都是历史和事实,怎么到你那就改成了自身独特的经历了?你说的“与官方不同的观点和看法”中的官方的观点和看法指的是哪一个官方的观点和看法?是台湾官方?还是美国官方?还是中共专制政府的官方?纪念会的观点与民主国家中任何一个官方对历史事实的观点和看法都是一样的历史就是历史,历史不容歪曲。那么与中共“官方不同的观点和看法”是什么呢?纪念会明确指出,中共政府在抗战这个中国重要的历史事件中不但破坏抗日,而且为了维护它的非法政权还进一步歪曲历史制造了中共是抗日的中流砥柱这一弥天大谎,难道“星岛日报”指的“中共官方的观点和看法”就是纪念会所指出的中共的这一弥天大谎?为什么“星岛日报”不说清楚?这个躲闪又是为了什么?
 
既然“星岛日报”是在报导这个纪念会,那么,为什么你不敢如实报导纪念会的这个再清楚不过的主题?为什么不报导三个演讲的简明内容?为什么你的报导如此地含糊其辞、不得要领?这算什么新闻报导?!作为一个民主国家的独立媒体,你怕什么?!
 
在“报导”的结束语中,“星岛日报”却一反前面躲躲闪闪、含糊其辞之窘态,发表了它的“独特”的“观点和看法”。它说,“当日的纪念会以批判为主调,有些偏激观点,存在‘为批判而批判’的局限,有关人士没有提出务实的,积极的,有建设性意义的建议。”
 
我们这些在大陆党文化中生活了几十年的人对“星岛日报”用的这种共产党式的全面否定式的批评是太熟悉了。这种毫无内容的空泛、抽象的全面否定,打棍子式的简单指责只能令人产生许多疑问,所以我不得不反问,纪念会向听众指出中共歪曲历史编造弥天大谎这一事实叫“偏激”,叫“为批判而批判”,那么怎么才能算不“偏激”?不“为批判而批判”?是不是象“星岛日报”那样为中共捂着、盖着就不“偏激”了?既然“星岛日报”的记者全过程地出席了这个纪念会,仍不清楚其中的“务实的,积极的,有建设性意义的建议”,作为听众的我不妨在此再更简单明了地向“星岛日报”记者说明纪念会的“务实的,积极的,有建设性意义的建议” 
 
这次纪念会是告诉人们中共在撒谎,更直接地说,也是告诉中共你在撒谎,再往明白里说,照“星岛日报”的“务实”的话说,也就是建议中共,不要撒谎了,停止撒谎吧!要中共政府不要撒谎这一建议算不算“务实的,积极的,有建设性意义的建议”?
 
我看算,因为一个政府只有尊重历史,才能尊重民意和人权,只有少撒谎才能少腐败。我想写此报导的记者教育孩子时也一定会经常“建议”孩子要说实话不要撒谎,可见这个建议是最务实的,最积极的,最有建设性意义的建议。
 
不断地监督中共政府,给中共政府提类似的“务实的,积极的,有建设性意义的建议”是海外爱国华人的爱国之情。那么,对于象“星岛日报”这种屈于权势不遵守新闻真实、客观、中立普世原则的报纸,我也要在此向它提一个“务实的,积极的,有建设性意义的建议”。
 
首先“星岛日报”要改正其总是删割敏感主题的共产党式的报导风格。除了“星岛日报”对“澄清历史,面对现实”纪念会进行删割敏感主题的报导外,我还想再举另一个“星岛日报”删割敏感主题、误导读者的报导。在“星岛日报”报导“澄清历史,面对现实”纪念会的版面上方有另一篇对作家陈若曦专题演讲的大篇幅的报导,在我这个读过大部分陈若曦作品的陈若曦迷看来,“星岛日报”的记者在此报导中无疑把陈若曦的强烈的反共色彩和鲜明的人格魅力全部删割殆尽。在此报导中,“星岛日报”的记者绝不敢提陈若曦走到哪都公开声明的自己的坚决的反共态度,“星岛日报”的记者只躲闪含糊地提到陈若曦“敢言敢说,爱之深责之切”。她敢言敢说的是什么?她责之切的又是什么?是她责共产党之切吗?那她又爱什么之深?我看了这篇报导两遍,除了感到“星岛日报”趋炎附势、身不由己的不敢言不敢说的胆怯外,对它所报导的主题根本是不得要领。
 
为此,我不得不务实、积极、有建设性地建议“星岛日报”和它的记者们,在美国这片民主自由的土地上,不要利用美国的新闻自由为专制制度涂脂抹粉了,做个有独立精神和自由意识的独立报纸吧,为我们没有民主自由的中国人民争取民主自由而呐喊吧,为我们现今的中国人民,为我们的子孙后代能享有你现在在美国享有的自由而做出你应做的一份贡献吧!  
 
00年十月十五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