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三妹]首页 

三妹
博客分类  >  其它
三妹  >  未分类
“芝加哥华联会”帮中共重复谎言 (12)

3025

 

12    “芝加哥华联会”帮中共重复谎言                          三妹
 
半个月前偶然在“世界日报”上看到一则广告,广告说“芝加哥华联会”将于八月十二日星期五下午六点半在芝加哥南华阜举办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纪念讨论会,但是,广告并没有告知读者讨论会在南华阜的确切地点。之后不久,“中国之星”电视台八月十五日的社区新闻则对已举 行 的 讨论会作了报导。
 
此讨论会由中共领馆付总领事唐英主持,有多人发言,发言人之一的“芝加哥华联会”会长丘超濂冠冕堂皇地大谈特谈了“中国人民取得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由于许多中国人和海外华人都知道中共五十年宣传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取得八年抗战胜利”之说是弥天大谎,中共便又创造了“中国人民取得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这一烟雾之说,丘会长在此只不过是鹦鹉学舌。更有甚者,“芝加哥华联会”付会长刘红说,“抗日战争是在国共合作下进行的”。刘付会长在此强调了中共的另一个谎言,即“国共合作”。其目的还是要把中共硬拉入“领导抗日”的光圈内。
 
关于抗日战争和所谓的“国共合作”的真实历史在网上和许多报刊杂志早都处处可见,俯拾皆是。面对众多已公布的事实,“芝加哥华联会”会长仍低劣地用“国共合作”等这一类谎言招摇,使我不得不把近代史家对所谓的“国共合作”所作的澄清在此再转述一下。
 
“国共合作”完全是中共后来编造出的一个名词,编造这么个词只不过是想美化和掩饰它历史上搞的两次阴谋而已。连毛泽东前秘书李锐在一九九九年发表出版的“毛泽东回忆录”中也说到,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国共合作”。
 
那么这两次所谓的“国共合作”到底是什么呢?
 
一九二三年十一月底时,中共在全中国只有四百三十二个共产党员。为了壮大自己,中共这个苏共支部在苏共的指挥授意下命令其党员都加入国民党,目的是攀附在国民党身上发展壮大。中共后来把这个叫做第一次“国共合作”。根据当时中共全党成员数目,就可以判断,中共没有任何资格与执政党国民党搞什么合作。那么,当时中共搞的是什么呢?它搞的是“挖心战术”。
 
在苏俄的指使下,共产党人以个人身份参加国民党后,违反规定,分裂破坏国民党,暗组党中之党,最终目的是要把国民党变成共产党,把孙中山的民主革命变成苏联的共产革命。一九四九年中共建政后,毛泽东,周恩来不止一次地谈到所谓的第一次“国共合作”,他们说,“那个时候的‘国共合作’是共产党在苏联的指挥下对国民党进行的‘挖心战术’。”   请问,这种破坏对方的“挖心战术”能算合作吗?
 
所谓的第二次“国共合作”,严格地说应该始于一九三六年底到一九三七年七月,如果按照中共不严谨的漫谈,从一九三七年至一九四五年都可算作它所谓的“国共合作”期。
 
刚经过“两万五千里长征”辗转到陕北的中共红军已不足两万,为了保存实力,王明在一九三五年八月一日发表“八一宣言”,明确要求中华民国政府不要再围剿红军,并建议共同结成“反日民族统一战线”。中共随后在一九三六年底到一九三七年七月的半年内,向国民党两次做保证,这就是史家所说的“四项保证”:一. 承认三民主义,二. 不再搞阶级斗争,三. 不再没收地主和富农的土地, 四. 一定在蒋委员长和国民党的领导下共同抗战。蒋介石因此对剩下来的两万中共红军采取了“妇人之仁”,不再打了。当时国民党执政的中华民国中央政府和共产党的关系是,中共归顺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国民政府收编中共,这完全是领导被领导的关系,不是什么“合作”关系。
 
中共夺取政权后,毛泽东多次针对这所谓的第二次“国共合作”说到,“这怎么是合作呢?就是我们投降嘛,不要怕讲我们共产党向国民党投降,只有投降了才能保存实力”。毛泽东在中共八届十中全会上也公开讲,“那个时候,我们其实就是投降,投降没什么了不起,投降是为了保存实力,然后再来打国民党。”
 
所以,中共当时归顺国民党是一个缓兵之计。在国民党领导中国人民殊死抗日的长达八年时间里,中共确实得到了喘息。我的当时是中共地下党员的奶奶就是在抗战后期由于在北京她家的中共联络站暴露而带着我的小姑姑辗转逃到延安的。她后来告诉我说,在延安那两年,一点抗战硝烟也没有,每天都是无所事事。
 
由此观之,中共的所谓的两次“国共合作”完全是子虚乌有。
 
毛泽东对中共丑恶历史毫无顾忌的讲话正表现了他农民称帝的流氓之气,正如他在接见日本代表团时对日本侵略表示感激一样,他对中共借日本侵略中国之际乘机壮大自己最终夺取政权的得意之情毫无掩饰。可是为了保证自己执政的合法性,中共政府就不能这么毫无掩饰了,它只能用欺骗来对付人民,所以就有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取得八年抗战胜利”和“国共合作”这类弥天大谎。
 
尽管如此编织了谎言,但是抗日历史还确实成了中共一块心病。它当初不但不抗日,还做了许多见不得人的事情,比如派潘汉年去日本占领区与日本人谈判共同打国民革命军的事情。虽说中共歪曲历史得逞五十年,虽说中共一进北京就把潘汉年关进监狱一直关到他死。可是知道真相的人太多了,最终难免酿成今天这种包不住、捂不住的情形。它蠢就蠢在包不住、捂不住也要包也要捂,因为它有恃无恐于国内严密的新闻封锁和海外金钱收买这两个恶招儿。
 
由此,代表中共政府的领馆就演绎出象“芝加哥华联会”讨论会这样的帮腔木偶戏。
 
由中共领馆授意导演,由“华联会”表演,由“中国之星”电视台拍摄的这类为中共做虚假宣传的木偶戏经年累月地不断上演,光今年就已经上演多出了。我能记住的最近上演的有“庆祝江八点儿发表十周年,反独促统研讨会”,“庆祝‘反国家分裂法’发表研讨会”,“庆祝中国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研讨会”,“庆祝... ...”,这些木偶戏 一出比一出低劣,出出的木偶演员都过于痴呆无脑,不知所云,只会拾中共谎言之牙慧。这些木偶戏出出成为我们芝加哥海外华人的笑谈,这出“庆祝中国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研讨会”的木偶戏就更是如此。不知下一出木偶戏又将如何出台,更不知这个为中共散布谎言的低劣至极的木偶戏班子有何面目如此花中国纳税人的钱,又有何面目花着中国纳税人的钱假装爱国在海外播出这类强加于人,强奸民意,歪曲历史的丑剧。
 
作为关心祖国、有起码民主良知的海外华人,我不禁要说,中共独裁政府垄断新闻媒体搞虚假宣传可以休矣,而明知故犯,丧失良知帮中共说谎的“芝加哥华联会”应该知耻矣!
 
00五年八月二十日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