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三妹]首页 

三妹
博客分类  >  其它
三妹  >  未分类
消极等待不可取,中国不会出现 戈尔巴乔夫 (10)

3027

 

10   消极等待不可取,中国不会出现戈尔巴乔夫
           谈中共官方散布的套话说辞           
 
我经常在聚会中听到许多朋友对中国的政治改革发表意见,说中国的政治改革要慢慢来,要等待戈尔巴乔夫式的人物在中国出现。
 
“中国人素质低,民主要慢慢来”是江泽民在对应美国记者提问时的极为低劣的回答。之后,这个来自官方的套话说辞在百姓中漫延开来,但很快就被一些有民主意识的写手在网上批驳得毫无市场。遗憾的是,等待戈尔巴乔夫之说又随后在社会上出现并漫延。毫无疑问,这个等待之说是“慢慢来”之说的变种,它无非还是要麻痹民众,还是要“慢慢来”。
 
总而言之,中共散布的“慢慢来”、“等待”之说都是迷惑人民的烟雾弹,“慢慢来”的实质就是“不要来”。中国经济开放已经过去近三十年了,民主还是丝毫没有来。那么,还要怎么慢,中国人民才能觉悟,才能看清中共不要民主只要专制的实质。
 
因此,我不得不在此对这个毫无道理的套话说辞进行必要的批驳。
 
戈尔巴乔夫模式不是必须模式。东欧几个共产国家没有出戈尔巴乔夫,共党政府也倒台了,共产极权政权在那些国家倒台是那些国家人民数十年艰苦抗争的结果,不是等待戈尔巴乔夫的结果。
 
在此,我要谈谈中共高层为什么不会出现戈尔巴乔夫式的人物,为什么人民积极抗争是必要和唯一之路。
 
中共内部不会象苏共一样出现戈尔巴乔夫式的人物是因为中共和苏共有两个根本的不同。
 
第一个不同是,苏共自斯大林以后的各届领导人没有再继续群体杀人。斯大林以后的赫鲁晓夫对斯大林杀人恶行的揭露,就已经为苏共抛掉了群体杀人的历史包袱,撇清了苏共的杀人恶名。虽然勃列日涅夫上台后对斯大林杀人恶行进行掩饰并用强化的警察制度来镇压异见分子,但他也绝没有再继续背这个群体杀人的包袱。到了戈尔巴乔夫上台执政时,苏共历史上由斯大林对人民欠下的血债已不再是他政改的障碍。   他通过开放舆论、实行公开化冲击了旧的僵化的思想体系,对冤假错案的平反又进一步促进了社会和谐,厘清了历史责任。
 
中共则不同,毛泽东后的邓小平不但不汲取毛多次发动政治运动群体杀人的教训,反而认为杀人是必要和正确的,并还在世界的关注下制造了六四惨案。江泽民靠著六四镇压有功上台后,并没有放下屠刀,他进一步对法轮功进行残酷镇压和群体杀害,成为又一个屠夫。胡锦涛上台伊始就提出要在意识形态上学习古巴和北朝鲜,说古巴和北朝鲜经济落后只是暂时的现象。象这种思想严重僵化落伍的人当然不会改变前任对人民镇压屠杀的惯用手段,胡锦涛对新闻言论的压制封锁,对民运人士和法轮功的镇压杀害比前任江泽民更有甚之。所以,毛泽东后的中共历届掌权者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既欠历史旧账,又背上新一轮镇压屠杀人民的新账。中共到了今天这样新旧罪孽沉重的地步,怎么会施行民主呢?它只会变得愈来愈惧怕人民,对各种风吹草动也会愈来愈敏感和胆战心惊。这就是为什么每年六四、清明或其他敏感日期,中共都如临大敌的原因。
 
中共血债背到今天仍不停止继续杀人,这就注定它根本不能向人民让步。因为,它知道,一让步,人民就会奋起找它算账,并且是新账老账一起算。中共经不起这种清算挑战。这就是为什么人民的民主诉求一次次地被扼杀,连六四这么大的民主运动也以失败告终。在这种风声鹤唳样的严密控制下,任何宽松条件都不具备的情况下,怎么会出现戈尔巴乔夫式的人物呢?
 
第二个不同是,苏联政改时,苏共特权利益阶层并没有形成象中共现在这样如此巩固强大的特权既得利益阶层。
 
自一九八九年六四后,中共的经济改革就已经步入歧途。中共特权阶层以经济改革为名,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大肆贪污侵吞人民的财富,致使中国经济改革变成地地道道的经济掠夺。企业的当权者肆无忌惮地私分国家企业成为普遍现象,中国由此即形成了这个蛀虫式的特权既得利益阶层。
 
另外,六四屠杀后,中共为了转移人民的视线,大力鼓励人们不择手段地赚钱,致使腐败制度化。政府实行的教育产业化,医疗产业化等政府的甩包袱政策致使学校医院中的知识分子也加入了不择手段赚钱的行列中。这些严重危害人民利益,得益于少数人的国家政策导致众多从事高尚职业的知识分子因此发财得益,使知识分子阶层转而趋炎附势为专制政府说话。现在,我们清楚地看到,经过十六年的经营,中共不但达到了它成功收买知识分子的目的,而且也通过知识分子和利益阶层的支持而大大地巩固了它的独裁政权。
 
更糟的是,六四后的几年中,别说特权既得利益阶层飞速发展形成并得到巩固,就连中国的黑社会也很有规模了,在政府司法机构包括警察机构中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现在在中国做生意则要买通黑社会,商养黑,黑护商已是普遍现象。
 
这样的由少数人搞的经济掠夺式的经济改革越深入,权势者就越不会实行政治改革。中共及它的既得利益集团这个反对势力会拼死保护自己的既得利益的。中共很明白这点,社会越腐败,它的政权就越巩固。中共是腐败的后台。这种与当初苏联完全不同的巩固的既得利益集团为维护自己的特权怎能容许戈尔巴乔夫式的人物出现?
 
除了这两个不同处之外,还有两个主要原因也使戈尔巴乔夫式的人物根本不可能在中共政治中产生。
 
中共官场的残酷和黑暗是戈尔巴乔夫式的人物难以生存的第一原因。赵紫阳,胡耀邦就是最好的实例。这两个人所具备的自由思想比戈尔巴乔夫还差得远,胡耀邦仅有一些开明思想,赵紫阳仅有一些民主意识,仅仅如此,只要刚一表达就被整下去。正应了陈云五十年代就一再强调的一句话:“我们共产党要接受国民党的教训,他们就是给了人民一些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的空间才失败的。我们要把任何民主诉求都扼杀在摇篮中。”
 
戈尔巴乔夫式的人物难以生存的第二个原因是,中共领导层继承人的安排是封闭式的黑箱作业。这是中共特权利益集团为了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不得不采取的方式。另外,中共选择接班人是逆向选择,象戈尔巴乔夫那样具有新思维的人不可能接近权力中心。中共选择接班人的方式过去如此,将来更是如此。因为,将来的特权利益集团更会因为愈来愈巨大的利益而处心积虑地死抓住它的利益不放。
 
中共选中胡锦涛这么一个僵尸就是中共挑选党魁的明证。他一上台就发话说,古巴和北朝鲜虽然经济上出现问题,但那是暂时的现象,古巴和北朝鲜在政治上一直保持正确,我们中国应该向古巴和北朝鲜学习。胡锦涛接任后,不但比江泽民在任时更疯狂地大肆抓捕记者、网络作家,更严密封锁网络,而且还大肆逮捕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
 
中国人总是在盼望一个救世主,过去盼有个清明皇帝,现在盼出戈尔巴乔夫式的人物,这不是公民意识,这是地地道道的臣民意识。为什么我们要等这个救世主,而不自己救自己?如果这个救世主不出现怎么办?
 
看看现在的中国,环境严重破坏,社会道德严重沦丧,人心严重扭曲,而且这些破坏还在继续发展。可以说中共晚一天倒台,这些破坏就更严重一天,人民付出的代价就更大一天,长久的等待给国家人民造成的巨大代价不可估量。中共早倒台,人民可以早享有新闻自由监督政府的权利,腐败就可以早得到遏制,社会良心就可以早得到复苏,这一切都需要我们的抗争,而不是等待。
 
上面讲了中国不可能出现戈尔巴乔夫式的人物的原因和社会背景,那么,东欧其他诸多共产国家人民走过的抗争之路就成了我们中国人民的必由之路。
 
人们会问,面对那么残酷的暴政,怎么抗争?其实,我们人民对极权政府进行抗争并不难,并不需要你挺身冒死,大声疾呼。我们只要平静地对极权政府采取不合作行动就可以了。不合作行为就是我们人民对付残酷的极权政府的最好的抗争形式。那么,保持沉默,不为暴政说话便是我们起码能做到的最容易的消极抗争形式。不参加中共组织的任何活动,退出中共党组织则是我们能采取的更有效的积极的抗争形式。参与抗争的人越多,暴政就越难维持。
 
又有人会问, 你提倡的这种形式,就可以使如此残酷的中共倒台?当然可以。以海外华人为例,如果所有的海外华人都不去参加领馆组织的政治活动包括各种联欢各种庆祝,它的会场总是空空如也,它还有市场吗?如果所有的海外媒体都不对中共趋炎附势,人们也不读它的报纸,它如何宣传?如何运作?如果人人都退出中共,它如何操纵人民?如果国内也是这样,形成大势所趋,它如何面对本国人民,如何面对世界?你想过这个效果吗?一个极权独裁政府到了这种毫无权威的地步,它就大势已去了。
 
当杰佛逊(Thomas Jefferson )写“独立宣言”时,有人提出等待的建议,杰佛森当时的回答非常感人,他说,让我们这一代来承担这一切苦难吧,不要把苦难留给我们的后代。
 
我们现在应当清楚地看到,推中共极权政府倒台的历史责任已经落在我们这一代肩上,面对这历史责任,我们有何颜面观望等待?我们中国人民绝不比二百年前的美国人民差,也不比十五年前的欧洲人民差,我们又有何颜面借著官方的套话说辞推脱自己的责任,矮化自己!?让我们承担起这一重大的历史责任,对暴政采取不合作行动吧。
 
00年六月十八日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4/07/09 11:33:28 AM
中共剩下的只会杀人,今生沒有民主,等民主真是鬼话,
游客
   09/23/08 09:16:55 PM
"胡锦涛对新闻言论的压制封锁,对民运人士和法轮功的镇压杀害比前任江泽民更有甚之。"毫无根据,难以让人信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