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三妹]首页 

三妹
博客分类  >  其它
三妹  >  未分类
支持中国勇士陈用林和郝凤军 (9)

3028

 

9    支持中国勇士陈用林和郝凤军                 三妹
 
原中领馆一等秘书陈用林和原天津市公安局及“610办公室”警员郝凤军先后在澳大利亚悉尼和墨尔本公开发表声明与中共决裂,并揭发中共对民主运动人士、法轮功修炼者及其他宗教信仰者的镇压和迫害。这一消息不仅震动了澳大利亚政府,也震动了海外各国的中国人社区,更震动了中共政府。
 
由于中共专制独裁的极权统治,由于中共不惜任何手段以新闻封锁,信息单向输入,单向宣传对整个社会和全体人民进行全面的强力扭曲,又由于中共以经济利益对国内的知识分子加以利诱和收买,首先导致中国教授、医生、教师等知识分子别无所求,贪婪地陷入医疗产业化,教育产业化等金钱至上的疯狂诱惑中,最后全面导致中国社会政治腐败、世风日下、道德沦丧、社会糜烂、良心难存。
 
在中国社会和人心被政府长期的独裁统治和腐败行为严重扭曲的危机时刻,面对强大的独裁政府,敢于义不容辞地站出来,大声疾呼,揭露中共极权暴政的人才是勇者,英雄。
 
陈用林和郝凤军就是其中的两位,他们虽然看尽中共的暴行,深知中共的邪恶,仍敢于向它挑战,他们是勇者,是英雄。
 
他们都出身于普通百姓家庭,都有平民意识,对人民的热爱是他们良心的根基,只简单讲讲郝凤军和陈用林的故事就能说明这一点。
 
郝凤军出身于搬运工人家庭,从小父母就教导他要做个诚实、善良、勤劳的人。他不负父母期望于1991年考入天津市南开大学法学系。不幸的是于1994年毕业后被招进了国家警察机关-天津市公安局。更不幸的是他于200010月又被计算机选中,进入没人自愿申请调入的国内安全保卫局(简称国保局)。这个国保局是由原来的政保处和610办公室(为镇压法轮功而成立的办公室)合并而成。这就使年轻善良的郝凤军不仅亲眼目睹了中共如何残酷迫害法轮功修练者,而且由于他的善良正直导致他自己也成为一位受害者。
 
在此只举郝凤军所经历的其中的一个例子。
 
2004年春节后,郝凤军看见在国保局审讯室里用手铐吊铐著一位头发灰白的老人,后来听说他是河北省一位副厅级干部叫景占义,由于有同情法轮功的言论而被捕。而后国保局接到通知,中央电视台记者要来采访景占义,给国际社会看看一个副厅级干部是怎样悔过的。由此,天津市国保局就精心策划了这次采访。首先由国保局副局长赵月增去威逼老人,逼景占义一定按照他们提供的台词去说,这样可以给他减刑,否则就再加一条叛国罪,判他无期徒刑或秘密枪决。可伶这位老人在他们的淫威下答应了他们的要求,上了电视,并无奈地批判法轮功,后来他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在整个威逼过程中,郝凤军就在门外听到了全过程。
 
就在采访的当天,一位中央电视台采访记者从采访室出来时正好碰上郝凤军,她直接把话筒递到郝凤军嘴边,问郝凤军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她可能想从郝凤军的回答中再编点素材,而让她失望的是,郝凤军的回答是“这不是谎言嘛!”这个记者听后愣住了,郝凤军没理她转身就走了。
 
年轻善良的郝凤军绝没有想到这一句出于良心的真话会引来牢狱之灾。
 
这件事过去两天,副局长赵月增找郝凤军谈话,问他对采访记者说的“谎言”是什么意思。郝凤军当时就直言不讳的问赵月增,“你为什么要威胁景占义?”赵月增站起拍桌说郝凤军要造反,郝凤军那时才意识到在那种环境下反嘴就是在以卵击石,他只好一言不发。
 
就这样郝凤军被关了禁闭。他们把他关在天津市公安局七处看守所(这个市局禁闭室是专门用来禁闭警察的),那是一间只有十平方米的小屋,没有窗户,高高的屋顶上有一栈二十四小时不灭的日光灯,在屋子的角落里有一个一直在泛著臭味的马桶。在中国北方的天津,二月里是非常寒冷的,而在这间禁闭室里没有任何取暖设施。郝凤军在这种环境下生活了将近一个月,在这三十天里他不能给家人打一个电话。虽然郝凤军在精神和肉体上被折磨的几近崩溃,但他仍一言不发,一个认错的字也没写。
 
当他走出这间禁闭室的时候,他的双手双耳都已经被冻坏,手肿得像个馒头,耳朵被冻得不停地流脓水。他死不认错,为什么还放了他?后来他才知道,天津市国保局要低调处理这件事,怕郝凤军将来把其他国保局做的一系列丑事说出去。
 
出了禁闭室以后。郝凤军就被安排到了收发室干一些杂活,天天送报纸送信,直到千辛万苦逃到澳大利亚,郝凤军才真正获得自由。
 
曾在澳大利亚中国总领馆工作,级别为一等秘书的陈用林与郝凤军一样是有良知的中国人。他毕业于北京外交学院,2001年到中国驻悉尼领事馆任职,是负责政治事务的领事。
 
陈用林刚到悉尼总领馆工作的时候,实际上对法轮功一无所知,刚开始的时候,他只是坚决执行中央关于法轮功问题的政策,与法轮功进行针锋相对的坚决斗争。但是,由于经常与法轮功接触,他发现这个组织并不像中共宣传说得那样可怕,这些法轮功修炼者都是善良的百姓。他发现再做下去就是违背他的良心,他进一步认识到,这些法轮功学员,需要的是帮助而不是迫害,于是他建议中国政府尽快检讨宗教政策。但是,这应有的良心也不容于只会用极端手段对付人民的中共政府,陈用林愈来愈看清楚这场迫害的邪恶。
 
郝凤军的所作所为和陈用林的转变都是出于他们本来就有的良心。他们今天能站出来与中共决裂,并非一时的情绪冲动,而是本来就有的良知的驱动。
 
对于这两位有良知的勇士,我们海外侨民应该当之不让地支持他们。遗憾的是,那些被中共收买了的、早已丧失独立性的海外媒体照旧站在中共独裁政权一边对两位勇士进行无情打压。看看他们是如何帮著中共打压这两个追求正义、追求自由的勇士的。
 
首当其冲的是星岛日报,它六月九号的头版头条大标题是:“陈用林编故事,欲求庇护”。世界日报不敢那么明目张胆地充当帮凶,只在后面摇旗呐喊,零碎地在它的报纸里加进些令人作呕的佐料。
 
我们在此要质问这些海外媒体,追求自由是天赋人权,你们站在中共独裁政府的立场上打压、阻止人们追求自由,办报人的良知何在?办报人的办报精神何在?
 
我们也要告诉陈用林,郝凤军,我们的好兄弟,我们支持你们。我们更要告诉你们,对那些丧失良知的海外媒体的恶劣表演,不必奇怪,也不必惧怕。没有国内以致海外中国人社会的全面扭曲和屈服,就不会突显你们这样的反抗暴政的英雄行为。要知道,在暴政面前,多数人出于人之通性,采取消极的求生态度。所以,在暴政面前,真理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你们是中共暴政的直接见证人,可想而知,中共会一方面不遗余力地发动一切海外的丧失良知和独立精神的媒体对你们进行诬蔑打压,另一方面,他们还会利用一切海外没有良知的中国人对你们或进行威胁恐吓,或进行威逼利诱,这正是对你们进行的英雄洗礼。
 
我们相信,中国不会永远脱离民主自由这滚滚潮流的,当这大潮冲到中国时,被大潮荡走的一定是那些今天诬蔑你们的丧失灵魂的人。当这大潮来临时,你们和一切为自由而抗争的人们会又一次奋起,那一定是为胜利欢歌的奋起。所以,我们今天奋起坚持抗争,就是为了那明天的胜利和欢歌。
 
00五年六月十五日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