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三妹]首页 

三妹
博客分类  >  其它
三妹  >  未分类
“德国之声” 中文部及其副主任张丹红公器私用的所作所为

5416

“德国之声” 中文部及其副主任张丹红公器私用的所作所为         三妹
 

“德国之声”是德国政府用纳税人的钱办的一个媒体,其功能应该与“美国之音”的功能相同,即为没有新闻自由的国家提供真实信息;向极权国家的人民推广民主、自由、人权的普世价值。所以,“美国之音”也好,“德国之声”也好,是为推广本国尊崇的普世价值而建立的政府新闻机构,是公器,来不得半点私用,更不能受制于极权国家的压力。
 

可遗憾的是,“德国之声”却接受了中共政府方面施加的干预。“德国之声”记者张丹红为洗脱自己的责任而透露了这个消息。她证实,“二00六年十一月德国之声台长贝特曼访问中国,与中国国务院新闻办的一位副主任谈德国之声卫星电视信号落地事宜,并问及为什么我们(德国之声)的网页被封。那位中国官员说我们(德国之声)的报导片面,并以何清涟为例,说她在美国生活多年,对中国的情况已不了解。”张丹红在此证实国新办(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确实指责过“德国之声” 采访何清涟之事,国新办也确实以“德国之声”对何清涟的采访为由封掉 “德国之声”的中国网页。对此,我非常理解张丹红的难言之隐,德国之声接受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的干预指令,那是集体责任,不应由她个人承担。那次会见,张丹红的德国上司中文部主任冯海因在场,有德国之声网页上的照片为证。冯海因也证实确实有过来自中共的干预。
http://www.dw-world.de/dw/article/0,2144,1742362,00.html
 

尽管张丹红坚持声称“德国之声中文部”坚守了自由媒体的原则,但有人经过查询,证实在中共干预之后,该部确实自律到不采访何清涟(当然还包括其它异议学者,见链接)。(http://www.aboluowang.com/news/data/2008/1211/article_65336.html
 

德国之声中文部采取如此立场,应该与张丹红的个人价值取向有关,冯海因是德国人,在有关中国的业务上自然多由张丹红做主。作为媒体人,应该懂得媒体人的基本原则,一是尊重事实,二是坚守道德良知。可是令我吃惊的是,在张丹红身上看不到这些民主国家媒体人的基本素质,她的脑子被党文化严重扭曲堵死,即便在信息通畅的西方世界生活了二十年也还是满脑子的共产党思维,满嘴的共产党语言。
 

为了迎合中共的奥运宣传,二00八年八月四日,北京奥运开幕前四天,张丹红在德国电台的一次访谈中极力为中共涂脂抹粉,她说,中国在过去的几十年中成功地使四亿人脱贫,这说明中国共产党比世界上任何一支政治力量在实践人权宣言第三条方面的贡献都要大。在谈到中国所谓“互联网检查” 问题时,张丹红“搅浑水”地说,在德国也有网页被禁,比如儿童色情网页。
 

二00八 年七月二十四日,在德国电视二台由著名主持人伊尔纳主持的一次关于中国问题的讨论中谈到西藏自治问题时,张丹红说,中国政府“为保护西藏文化做了很多事 情”;谈到中德关系时,她说,默克尔当上总理后,良好的中德关系不再成为理所当然的事情,和德国前总理科尔、施罗德不同,默克尔更多地把中德关系带上了冲 突的轨道。张丹红表现得好像中共政府发言人一样地说“我一直坚持:中国不是前东德!中国不是警察国家,不是每一次接触、每一个谈话都被监控!我们欢迎外国 朋友。” 令人不解的是她的“我们”是指德国之声还是中共政府?
 

张丹红本人对中国问题并无任何研究及独立见解,她之所以能够在某些场合被当作“中国问题专家”,主要缘于她的“德国之声中文部”副主任的身份。 她每每以“中国专家身份”发言时,总是发生角色错位,将自己德国之声的身份与警察国家辩护士合二为一。对受中共残酷迫害的法轮功百姓的问题,她表现得如同中共政府警方当局,她说,“法轮功只要不问政治,是允许修炼的。”她对中共极权政府严重无视人权的问题闭口不谈,用的是以虚话掩盖实质的避重就轻的共产党语言方式 ,鹦鹉学舌地照搬共产党的说辞为共产党强词 夺理。她对人权民主毫无概念,她对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解释正说明了中共迫害法轮功无视人权的无法无天。试问,难道法轮功没有权利过问政治?那么,我们中国 老百姓有没有权利过问政治?难道中国人民过问政治就应遭到中共政府的严酷迫害?!张丹红胡扯的都是共产党的反人权的歪理,她身在自由世界,却以一副共产党蛮横无理的党棍嘴脸警告中国百姓不要过问政治,她利用民主国家人 民之公器,用德国纳税人的钱供养的媒体及她的德国之声中文部副主任身份来为中共极权政治辩护,维护独裁强权。
 

她对中国的独裁强权政治极尽美言,却利用民主国家的“言论自由”对国际公认的重视人权的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外交准则横加批评。默克尔总理主持的外交准则是欧洲传统的人权民主价值准则,苏丹独裁政府在达尔富尔的群体屠杀使默克尔担忧共产极权的中共政府介入非洲的政治经济事务的负面影响,担忧不问人权、民主,只求利润、资源的倾向会侵害德国的基 本价值观。张丹红却称赞中国的非洲政策,反对德国政府对非洲事务的人权民主外交准则。作为民主国家官方的新闻机构职员,张丹红不为德国的人权民主价值观说话,却为中共极权政府的反人权行为说话。完全与“德国之声”这一民主公器的正当功能反道而行。
 

更糟糕的是,张丹红还利用德国纳税人供养的社会公器实施个人攻击。她在二00八 年十二月四日安排其部下雨涵对她本人做“采访”,采访中她编造了大量谎言,对何清涟使用了“故意歪曲事实”、“无耻”等辱骂之语。事后,当何清涟要求德国之声中文部对等发表自己那篇澄清事实的“张丹红为什么不能面对事实”时,中文部主任却希望何清涟能够私下与他们沟通。他们公器私用编造谎言辱骂他人之后,却要求人家私下了结,这是违反媒体职业规范的。任何媒体都必须遵守行规:当采访内容涉及两方时,应该采访双方,给当事双方以平等说话机会。
 

作为一家媒体,德国之声中文部竟完全不懂得媒体的职业操守是什么。对此,《法兰克福汇报》于十二月十二日发表一篇题为“自我采访”( Deutsche Welle China: Interview mit sich selbst)的文章,这篇文章向德国公众披露了德国之声中文部自说自话的采访手段,引述了德国之声项目主任克里斯蒂安.格兰姆斯切(Christian Gramsch)的话,他批评说这是“德国之声中文部的集体失职”。他还说:“如果他们(指中文部张丹红等人)不认同德国之声的原则,可以离开。”
 

张丹红这样一个没有人权理念、道德良知和职业操守的人,却被“德国之声”高层提拔到中文部副主任的位置。这足以说明张丹红的所作所为受到 “德国之声”某些高层的赏识和认可,从德国之声中文部下列的行为,我们可以进一步看到德国之声的问题所在。
 

德国之声中文部的新闻报导具有强烈的共产极权国家和共产党宣传的腔调。例如:“德国之声”德文网页上的“藏人的抗议”,到了中文网页上就成了“暴力骚乱”;德文网页上的“示威游行者”,到了中文网页变成了要用武力“平定”的“分裂主义分子”。“德国之声”中文网页编辑部毫无保留地大段援引中国报纸的宣传,例如它在德国之声中文网站上以共产党语言呼吁“清醒地认识到那些藏独分裂主义分子的破坏性,高举社会稳定的大旗,与一切阴谋分裂的企图做坚决的斗争”。
 

德国之声德文网站和中文网址对同一事件的报导竟然是截然不同。例如德文网页报导德国议会人权委员会主席赫尔塔•多伊布勒•格梅林要求中国“在奥运结束之后,仍然要 将人权议题继续放在日程之上”,在同一天的中文网页上却把格梅林的此要求改为“中国在人权方面取得了巨大进展,我反对对中国指手划脚”。这就是为什么张丹红把 中共封锁互联网真实信息与德国封锁儿童色情网页相提并论,因为她所领导的“德国之声中文部”与中共一样用谎言误导民众。
 

“德国之声中文部”的编辑们在中文网页上发表文章经常不具名,而代之以集体署名为“德国之声中文部”。“德国之声中文部” 激烈抨击德国总理迈克尔夫人,却把称达赖喇嘛是霍梅尼的汉堡左派议会党团的议员施奈德吹捧为英勇的异议份子。在德国之声中文网上人们读到,“左派议员把达赖 喇嘛比成霍梅尼,引发了抗议的声浪……由此……可以看出,公众舆论……要求支持达赖喇嘛和藏人,虽然也有不同意见,但都不愿意公开地表达出来,因为这对当 事人将意谓着巨大的不幸。” “德国之声中文部”此话的意思再明白不过,它的意思是,称达赖喇嘛是霍梅尼的非主流 “不同意见”,在德国受到了不公的压制。
 

“德国之声中文部”不但不能为没有新闻自由国家的人民提供真实信息,相反,它却如中共国的共产党一样,以编造歪曲等手段误导德国和西方的读者和听众。这种毫不掩饰的疯狂,令我这样有独立思考的读者听众不禁要问,德国之声是不是走得太远了!?
 

德国之声从二00五年与中共开始谈判合作以来,就一点一点地放弃了自由民主国家媒体的起码责任,走上了一条与魔鬼签订浮士德契约的道路。
 

为什么中共政府敢于如此明目张胆地对德国之声加以要挟?为什么一个由民主政府拨款的公共媒体“德国之声”会接受一个专制政府这样的要挟?这是因为,德国之声 中文部的工作人员中,有些人本来就认同极权专制;党文化早已深入他们的骨髓,渗入他们的血液;他们完全习惯这种干预和要挟;他们根本没有独立人格和自由思 想;他们更没有一个独立人应有的勇气和脊梁;所以,他们才不敢也不能对极权政府的无理干预断然拒绝。
 

我经常去浏览和收听BBC和VOA等其他民主国家的同类媒体,其中不乏亲中记者,但他们都有所收敛,还没堕落到张丹红和她实际领导的“德国之声中文部”这般地步,她完全忽视了一个事实:中国的人权恶劣正是中共统治中国几十年的结果。
 

然而,在德国却有一些学者为张丹红的“言论自由”打抱不平。他们认为张丹红有言论自由的权利。对于所有民主诉求人士,“言论自由”观念至关重要糊涂不得,即,张丹红有权自己投资去私办媒体去自由发表自己的言论,但是她没有权利利用纳税人供养的社会公器去发表自己个人的极权诉求。
 

正是这些学者不分青红皂白地维护张丹红的恶劣言论,才导致了十二月四日德国之声那篇以谎言攻击异议学者何清涟的“自我采访”,才导致德国之声中文部堕落到尽失媒体人职业操守而公器私用的地步,同时也丧失了媒体最基本的尊重事实的职业道德。
 

德国之声台长贝特曼还宣称,张丹红是德国之声不可缺少的。而张丹红的所作所为证明了德国之声台长的识人不明。事实是,德国之声中文部和张丹红公器私用的行为严重伤害了德国之声的公信力。
 

如果说,张丹红是中共专制体制下的奴化产物,“德国之声”十二月四日这篇“自我采访”则是民主体制下公器私用的腐败产物。这使我再一次认识到,权力必然导致腐败的道理,一个小小的“德国之声”就是这个道理的最好诠释。
 

二00八年十二月十四日于芝加哥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12/25/08 06:57:51 AM
天灭中共
游客
   12/25/08 06:55:54 AM
德国之声德文网站和中文网址对同一事件的报导竟然是截然不同。例如德文网页报导德国议会人权委员会主席赫尔塔•多伊布勒•格梅林要求中国“在奥运结束之后,仍然要 将人权议题继续放在日程之上”,在同一天的中文网页上却把格梅林的此要求改为“中国在人权方面取得了巨大进展,我反对对中国指手划脚”。这就是为什么张丹红把 中共封锁互联网真实信息与德国封锁儿童色情网页相提并论,因为她所领导的“德国之声中文部”与中共一样用谎言误导民众。 “德国之声中文部”的编辑们在中文网页上发表文章经常不具名,而代之以集体署名为“德国之声中文部”。“德国之声中文部” 激烈抨击德国总理迈克尔夫人,却把称达赖喇嘛是霍梅尼的汉堡左派议会党团的议员施奈德吹捧为英勇的异议份子。在德国之声中文网上人们读到,“左派议员把达赖 喇嘛比成霍梅尼,引发了抗议的声浪……由此……可以看出,公众舆论……要求支持达赖喇嘛和藏人,虽然也有不同意见,但都不愿意公开地表达出来,因为这对当 事人将意谓着巨大的不幸。” “德国之声中文部”此话的意思再明白不过,它的意思是,称达赖喇嘛是霍梅尼的非主流 “不同意见”,在德国受到了不公的压制。 “德国之声中文部”不但不能为没有新闻自由国家的人民提供真实信息,相反,它却如中共国的共产党一样,以编造歪曲等手段误导德国和西方的读者和听众。这种毫不掩饰的疯狂,令我这样有独立思考的读者听众不禁要问,德国之声是不是走得太远了!? 德国之声从二00五年与中共开始谈判合作以来,就一点一点地放弃了自由民主国家媒体的起码责任,走上了一条与魔鬼签订浮士德契约的道路。 为什么中共政府敢于如此明目张胆地对德国之声加以要挟?为什么一个由民主政府拨款的公共媒体“德国之声”会接受一个专制政府这样的要挟?这是因为,德国之声 中文部的工作人员中,有些人本来就认同极权专制;党文化早已深入他们的骨髓,渗入他们的血液;他们完全习惯这种干预和要挟;他们根本没有独立人格和自由思 想;他们更没有一个独立人应有的勇气和脊梁;所以,他们才不敢也不能对极权政府的无理干预断然拒绝。 我经常去浏览和收听BBC和VOA等其他民主国家的同类媒体,其中不乏亲中记者,但他们都有所收敛,还没堕落到张丹红和她实际领导的“德国之声中文部”这般地步,她完全忽视了一个事实:中国的人权恶劣正是中共统治中国几十年的结果。 然而,在德国却有一些学者为张丹红
游客
   12/24/08 09:02:04 PM
估计是被收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