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三妹]首页 

三妹
博客分类  >  其它
三妹  >  未分类
中国抗日和内战史简介

5744

中国抗日和内战史简介                                         三妹

 

 

 

 

序言


今年是中共建政六十周年,中共又下大力、花大錢宣传它的“伟光正”了。
 

二00九年一月九日,新华网和国家档案局联合组办宣传专辑,公开中共“光荣历史”的档案资料。第一集为:《将革命进行到底》。新华网在序言中说:“二00九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六十周年,我们将选取52个重大事件,每星期公布一个,以纪念中国人民催毁旧中国、走向新中国的豪迈的脚步声。”
 

我们中国人民确实有非常光荣的历史。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中国人民表现得异常勇敢,对世界和平的贡献非常巨大;我们确实应该告诉我们的儿孙这一骄傲的历史。可是,有多少大陆中国家长知道这一历史的真相。
 

难道我们真的忍心自己的孩子也像我们一样生活在谎言中吗?父母之心于心何忍?我是母親,我深知對孩子不能說假,只有真相才能打動人心。一次,我与在美国长大的女儿吃饭,她告诉我她对中国抗日这段历史非常感兴趣,读了书才知道中国人民这么英勇奋战。我便给女儿讲淞沪会战、武汉保卫战、长城抗战;讲五百壯士大刀队抢夺喜峰口仅有二十多人生还、杀敌千人的故事;讲得女儿竟流下了眼泪。
 

中国人中不乏情绪激昂的老愤青、小愤青,当你分不清是对中共还是对中国的感情时,不妨请自问一下,我们应该为什么激动,应该如何爱国?中共政府是给我们中国人增光了,还是丢脸了?中共倒底利用日本侵略做了什么?为回答这些问题,我为中共建政六十周年写下了这个简介。

 

一. 抗日


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八日日本侵占中国东北后,左倾知识分子们一味指责蒋介石国民政府拖延对日宣战是假抗日。今天回看历史,近代史家则认为,蒋介石拖延不与日本宣战正是蒋介石的高明之处,是当时中国应采取的正确的抗日战略。拖延對日宣戰的主要理由有兩個。
 

第一個主要理由是,中國的兵力和經濟實力都嚴重不足。三十年代初,日本陆军可以出征的兵力为四百四十八万,中国只有二百三十万。日本海军力量跟美、英相同,是中国的三十倍,日本还是世界第一个造出航空母舰的国家。日美在太平洋开战的时候,日本有航母十艘,美国能实战的航母才有四艘,所以,日本信心百倍地叫嚣三个月亡华。
 

第二個主要理由是,在沒有英美的援助下及早與日本宣戰只能是無謂的犧牲。当时,英美等國都指望中国对日及早宣战,因为,只要中国一与日本宣战,中国就成为主要消耗日本的牺牲國。中国过早对日应战,就会真的如日本叫嚣的那样,经不起三个月的消耗而亡国。日本灭了中国后,必然和德国联合灭苏联,日本经过与中国和苏联相战的巨大消耗后,美英再打日本便成举手之劳。

蒋介石精明地看到英美隔岸观火的意图,他不愿中国成为消耗日本的牺牲國,他要拖到美国与日本宣战后才与日本宣战,借著美国的力量共同打日本。為此,蔣介石提出了持久戰的戰略目標。
 

“九一八”兩年后的一九三三年是多事之秋,日本占领东北三省后,不断攻犯长城各关口,遭到中国军队的抵抗,近代史家把一九三三年后的中国国民军在长城各关口的抵抗称为“长城抗战”。一九三三年三月初,日军开始侵占热河,并继续向长城一线进犯。三月九日进犯长城军事要地喜峰口、冷口、古北口,中国守军顽强抵抗,坚守阵地。从三月十日至二十五日,在喜峰口至罗文峪的长城线上,中国国民军将士屡次打败日军进攻。其中一战是由喜峰口守军,二十九军将士组织五百人大刀队,夜袭敌营,夺回了喜峰口。此战役毙敌千人,五百壮士仅二十余人生还。
 

由于武器的严重落后和空中力量的严重不足,中国国民革命军因寡不敌众致使“长城抗战”最终失败,但是中国国民革命军视死如归的士气却激励着北平市民和全国人民。
 

回顾一九三一年至三七年時中國国民政府的处境,可謂是困難重重,它不但面对国力严重不足,更面对着四面困境,一面是,军阀初平,各地区被收编的军阀与蒋介石面和心不和;二面是,共产党造反,大搞两个中国 —— 它于一九三一年在中國五个省建立了俄属“苏维埃政权”,公开宣称“武装保卫苏联”;三面是,各城市的中共地下党鼓动学潮、罢工、游行,攻击国民党不抗日;四面是,斯大林要颠覆中国。
 

国民政府不但要克服这四面的困境,还要馬不停蹄地在三个方面加紧建设,一:整顿财政买军火;二:训练军队,修筑工事。三:发动新生活运动,训练中华民族从心理上强大起来、团结起来、抵御外侮!
 

国民政府还在云贵川一带加紧建立战略工程,蒋介石为修筑云贵川战略工程特地亲临西南,他说:“即使中国打得只剩云南、贵州、四川了,我们也一定能从这里打回去,收复全部国土!”在备战期间,国民党政府竭尽全力、马不停蹄地尽力把战略物资、工厂,学校等尽量都转移到大西南。抗日之初,国民政府修筑了工事上万个;并计划训练八十个师,可是到日军全面侵华时只训练了四十个师。
 

占領中國東北六年后,日本欺負中國的國力虛弱,終于找借口侵犯大陸中原了。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夜,日军借口一个兵士失踪,要进入北平西南的宛平县城搜查。中国守军拒绝了这一无理的要求。日军开枪开炮猛轰卢沟桥,向城内的中国守军进攻。中国第二十九军司令部立即命令前线官兵:“卢沟桥即尔等之坟墓,应与桥共存亡,不得后退。”守卫卢沟桥和宛平城的第二一九团第三营在团长吉星文和营长金振中的指挥下奋起抗战。
 

蒋介石马上致电宋哲元(二十九军军长、平津卫戍司令)、秦德纯(二十九军副军长、兼北平市市长)等人“宛平城应固守勿退”,“卢沟桥、长辛店万不可失守”。
 

七月七日和八日两天,日军的进攻遭到了中国军队的顽强抵抗。日军见占领卢沟桥的企图实现不了,便玩弄起“现地谈判”的阴谋,一方面想借谈判压中国方面就范,另一方面则借谈判之名,争取调兵遣将的时间。

从七月九日到十九日的“现地谈判”,日本华北驻屯军与冀察当局三次达成的协议,均被日军以向卢沟桥开炮而一次次撕毁。“现地谈判”使日军赢得了增兵华北的时间,蒙蔽了冀察国民政府当局的视线,迟缓了第二十九军布兵应战的准备,给平津抗战带来极大危害。
 

一九三七年七月十七日,蒋介石在庐山发表了著名的“最后关头”演说:“我们既是一个弱国,如果临到最后关头,便只有拼全民族的生命,以求国家生存 ,那时节再不允许我们中途妥协,须知中途妥协的条件,便是整个投降,整个灭亡的条件 。如果战端一开,只有牺牲到底。那就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 之责任,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
 

到七月二十五日,陆续集结平津的日军已达六万人以上。日本华北驻屯军的作战部署基本完成之后,便为进一步发动侵华战争寻找新的借口,七月二十五日、二十六日,日军蓄意制造了廊坊事件和广安门事件。
 

七月二十八日上午,日军按预定计划向北平发动总攻。由驻屯日军步兵旅团约一万人,在一百余门大炮和装甲车配合、数十架飞机掩护下,向驻守在北平西郊的南苑、北苑、西苑的中国第二十九军的第一三二师、三十七师、三十八师发起全面攻击。二十九军驻南苑部队约八千余人(其中包括在南苑受训的军事训练团学生一千五百余人)浴血抵抗,第二十九军副军长佟麟阁、第一三二师师长赵登禹壮烈殉国,七月二十九日,北平沦陷。
 

七月二十九日,二十九军第三十八师在副师长李文田的率领下,发起天津保卫战,但遭日机空中猛烈轰炸。七月三十日,天津失守。
 

一九三七年八月七日,中華民國最高國防會議制定了全面抗戰的持久戰總戰略,即,“以攻為守、以退為進,以持久對速勝 —— 非以打垮敵人為目標、而以拖垮敵人為目的。”同時確立了第一期抗戰“以時間爭取空間”的戰略原則。
 

自一九三七年“七七”事变后,日本展开了全面侵略中国的大规模战争,国民革命军也对日展开了几个著名的大会战。一九三七年八月十三日,中日双方在上海及周边地区展开淞沪会战,蒋介石调兵七十万应战,日本调兵三十万,海陆空齐上阵。双方激战了三个月,国民党七十万军队却因为武器太差最终没有抵住小日本三十万军队。
 

国民革命军用的武器是“汉阳造”,武器落后不说,經常还是几个人合用一支。经过三个月苦战,日军最终于十一月十二日占领上海,中国国民革命军只得向首都南京方向溃退。到年底十二月十三日日本再进一步占领了南京,并对南京进行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仅仅不到半年的时间,日本鬼子占领了大半个中国。
 

南京失守后,日本逼迫国民党政府投降。蒋介石表面敷衍敵方,暗中调兵遣将。结果,一九三八年三月在台儿庄一战大胜日本;七月,国民政府军委会授任蒋介石为武汉保卫战总指挥,負責规划武汉保卫战,隨后,蒋介石任命薛岳将军挂帅,开始了武汉保卫战;七月,薛岳在万家岭大胜日军,这是继台儿庄后再次大胜日军的大战,挂帅将军薛岳頓時名声大振。
 

南京失守后,国民政府虽西迁重庆,但是政府大部和军事统帅部都在武汉,当时武汉实际上是全中国的军事、政治、经济中心,是必须坚守之地。可是国民革命军面对日本机械化部队的优势,力不从心,抵抗不住,在火烧眉毛的战情下,只好决定炸黄河花园口,阻止日军。

炸开黄河花园口后,日军两个军主力被截在开封三个月,国民革命军不但争取了喘息时间,還断了两路日本兵的归路,把他们全部歼灭在路上。
 

一九三八年六月至十月,国民革命军在武汉对日鏊战五个多月,日军伤亡二十万,国民革命军海军的舰艇全部打光,舰船将士全部牺牲,武汉最终失守。那时长江中、下游的工厂、物资已基本迁到了大西南根据地,蒋介石和宋美龄乘飛機最后一批撤退 飞离武汉 。
 

国民革命军虽然不抵日军武器兵力,失上海又失南京,再失武汉。但是,日方想速战速决、快速结束战争的战略企图没有达到,武汉保卫战后,中国的战争局势进入了战略相持阶段。
 

戰局此時朝着有利于中国的方向發展,正如蒋介石期望和等待的——在旁观望十年的美国终于参战了。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日本偷襲珍珠港,美國被迫對日宣戰。蔣介石在珍珠港事件發生當日,即約見英、美、蘇各國大使,鄭重表達了中國政府對軸心國宣戰的決心。翌日,中華民國政府正式對日宣戰,同時宣布與德、意兩國處于戰爭對抗态势。當天,蔣介石又致電羅斯福、丘吉爾和斯大林,倡議反軸心國的各國聯合起來,組織聯合軍事會議。丘吉爾和羅斯福立即回應,表示贊同,主張馬上采取行動,斯大林卻借口對德抗戰不愿對日宣戰。
 

一九四二年一月三日,在羅斯福建議下,蔣介石被正式推舉為中國戰區的最高統帥和中、泰、越、緬北戰區的總指揮。直到此時,自一九三一年日本侵略中國十年后,中國國民政府才終于得到了世界的道義支持和聲援,才終于改變了中國国民政府、中国国民革命军和中国人民對日侵略軍孤苦無助地抵抗、應戰的极为艰难的處境。
 

将近一年后,一九四二年十一月,中、美、蘇三國終于領頭在華盛頓發表了二十六國簽署的“聯合國共同宣言”,決定“加盟各國應各盡其兵力與資源打擊共同的敵人,且不得與任何敵人軍隊單獨講和”。
 

中國國民政府領導中國人民抗战十四年,在中國戰場拖住了日本兵力,對第二次世界大戰的世界戰場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受到聯合國的表彰和世界人民的贊賞。中国国民革命军在十四年抗战中组织了不下百万兵力对峙的大型会战二十二次,中型会战一百一十七次,小型会战三万八千九百一十三次。中国国民革命军与军备精良的日本军队进行了殊死顽强的对抗,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中國的傷亡人數居世界第一,達三千五百萬人,占全世界总伤亡人数的38.8%。国民党军队参与淞沪战役、徐州战役、太原战役、武汉战役、长沙战役以及远征军入缅甸等,都是调动数十万大军参与的大会战,在这些大会战中国民革命军官兵牺牲惨重,立下了不朽的功勋。
 

相比之下,共产党的兵力却极为弱小。一九三六年西安事变时,共产党的军队仅有两万人,一年后被编为国民革命军的两个军——八路军和新四军。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在一九三七年八月二十二日根据国共两党达成的协议,将活动在西北一带的红军一、二、四方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第八路军”;同年九月改称之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下辖三个师。习惯仍一直称之为八路军。同年十月十二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宣布将湘、赣、闽、粤、浙、鄂、豫、皖八省边界地区(不包括海南岛)的游击队和红军二十八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简称新四军。
 

抗日战争中,中共对日只打过两个战斗,“平型关”和“百团”。这两个战斗却被中共反复炫耀宣传了五、六十年。
 

“平型关之战”发生在一九三七年九月二十三日,是国民党军队主导的太原会战的一部分,当时八路军只有林彪部不足一个师的军队参加作战,战后中共宣称“歼灭日军精锐部队一万余人”。后来觉得牛皮吹得太大,悄悄地缩小为三千余人,继而再缩小为一千余人。其实,根据日军军部的作战记录记载,日军损失的仅仅是“辎重部队两百余人”。
 

“百团大战” 是晋南一带的八路军指挥员自己制定的一个系列游击战斗计划。“百团大战”并非中共中央上层之意,参战人数也非百团,它原本称为晋南游击战。它从一九四零年八月底开始到十二月初结束歷時三個半月,动用兵力二十二个团(晋察冀十个团,129师八个团,120师四个团);此游击计划以破坏铁路和煤矿为主。这个游击计划使得日軍于一九四一年到一九四三年陸續調回約二十萬部隊在華北一帶進行“掃蕩”,实行“杀光、烧光、抢光”的“三光”政策;日本扫荡的結果使八路军几乎全面撤出山西,化整為零,从此迴避交戰。而在南方的新四军则起根就是完全避免与日军接触,一心在江南一帶扩大地盘。
 

虽然“百团大战”之称实在是夸大其词,但这场游击战也算得上八路军发动的一场光荣的对日游击战爭。糟糕的是,它却在中共党内一直受到批判,中共后来对其具体主持人、八路军副司令员彭德怀总清算时,“百团大战”还是彭德怀“反对毛主席”的“罪状”之一。这表明当时中共中央上層不要抗日而要积蓄力量,八路军地方指战员却要抗日的矛盾。
 

另外,历史学家谢幼田在他的《中共壮大之谜》一书中披露,抗战期间,中共指派资深中共党员潘汉年与日本军部及汪伪政权建立联系。潘汉年通过时任汪伪中央委员、中宣部副部长、宪政实施委员会委员的袁殊与日本驻华最高特务机构“梅花堂”建立了联系,并领取活动经费,第一次 获得一万元费用。“梅花堂”首任“机关长”影佐祯昭非常重视潘汉年的作用,专门在上海“六三花园”请潘吃饭。此后,双方多次交换情报。中共利用日本和汪精卫伪政府来消灭正在抗日的国民政府的行为均有据可查。
 

一九四三年夏天时,日本的盟國意大利就已投降,德国也在一九四五年五月八日宣布无条件投降。可是在德国已經投降三个月后,日本侵略军仍在中国战场疯狂地挣扎着,中国人民和国民革命军仍在顽强地拼死抵抗着。
 

一九四五年八月六日,為了迫使在中國戰場死命頑抗的日軍盡快投降,美国在广岛投下第一颗原子弹。
 

三天后,一九四五年八月九日零时十分,苏联一百五十多万军队从东、北、西三个方向,在四千多公里长的战线上越过中苏、中蒙边境,向日本关东军发动突然袭击,日本关东军一触即溃。
 

一九四五年八月九日十點五十八分,美國在日本長崎投下第二颗原子弹。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投降。


二. 内战


中国抗日胜利的消息迅速传開,全国上下齊聲欢呼,中國大地整个沸腾。國民政府宣布,一九四五年九月三日为抗日战争胜利日,全国放假三天。九月三日这一天, 重庆全城百姓倾城而出、涌上街头,庆祝中国抗日卫国战争的胜利。蒋介石全身戎装,肩带着特级上将军衔、胸佩着一排排勋章,氣宇軒昂地登上检阅车,驱车来到重庆市中心街道,一路上微笑地向沸腾的人群挥手致意,两旁的人群不时发出一阵阵整齐的、发自内心的、山呼海啸般的呼声:“抗战胜利万岁!”“国民政府万岁!”“国民革命军万岁!”“蒋主席万岁!” ……
 

九月九日,以驻华日军最高指挥官陆军大将冈村宁次为首的日本军官被迫坐到了南京黄埔路中央军校大礼堂内的长案前,向国民政府正式簽署投降书。
 

在延安的毛泽东这时的心境却与一般民众大不相同,他要尽快地夺取胜利果实,及时抓住当前对中共有利的诸多大好时机:一.一直暗中支持中共的苏联已占領东北;二.蒋介石的精锐大军因为与日军作战而仍窝在西南,来不及調回內地;三.由美国机械装备的国民革命军主力大部尚在缅甸,遠离东北,鞭长莫及。
早在日本投降的五天前的八月十日午夜至八月十一日晚六点,在十八个小时之内,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就连发七道命令,其中有三道命令是命令八路军和新四军直接配合苏军作战的。朱德八月十日发出的第一道命令是,他代表八路军延安总部命令各解放区大反攻。
 

在全国都沉浸在抗日战争胜利的狂欢中时,中共中央又于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二日到十月三十一日两个半月中连续下了十几道命令,命令各地八路军全面进军东北,依仗蘇軍在東北勢力搶占抗日勝利果實。毛泽东说,“ 如果把现在的一切根据地都丢了,只要我们有了东北,那么中国革命就有了基础。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二日,朱德发布第二号命令,为配合苏联红军作战,“现住河北、辽宁边境的我八路军……即日向辽宁、吉林进发”;同天,中共中央决定派干部去东北工作;以后,在延安的中共中央马不停蹄地向各地发出一系列电令调兵遣将,每個电令都與東北有關。
 

一九四五年八月二十二日,中共中央电令山东分局立即抽调大批干部到东北去;
一九四五年九月十一日,中共中央要求山东分局抽调四个师共二万五千至三万人的部队去东北;
一九四五年九月十四日,中共中央决定成立中共中央东北局;
一九四五年九月十九日,中共中央决定由罗荣桓等率山东六万部队、四千干部,迅速从海陆两路进军东北,限十一月底前到达;
一九四五年九月二十三日,中共中央命令黄克诚率新四军第三师三万五千人进军东北;
一九四五年十月二十三日,中共中央指示东北局,“竭尽全力,霸占全东北,万一不成,亦造成对抗力量,以利将来谈判”;
 

一九四五年九月三日,中共冀东李运昌、曾克林部队在苏军默许下,乘火车出关东向沈阳进发,于六日进入沈阳。在向沈阳进军的一路上,曾克林一路先后接管了绥中、兴城、锦西和锦州。

一九四五年八月二十三日,八路军在苏军的协助下擅自从日军手里接管了张家口,张家口属八路军接管的第一个城市。
 

到一九四五年九月时,八路军快速擅自接管了辽宁、吉林大片地区。向南接管到营口、大石桥、瓦房店、安东(今丹东)一带;向北接管到铁岭、四平、郑家屯一带;向东北接管到梅河口、辉南、盘石以及通化等地。长春、哈尔滨等东北大城市,则由东北抗日联军将领周保中、李兆麟、冯仲云率领的抗联战士,配合苏军擅自接管。此时,八路军搶先争得了先期接管东北的主动权,为今后争夺全东北、以致全中国打下堅實基础。
 

一九四五年十月三十一日,中共中央决定成立东北人民自治军,任命林彪为自治军总司令,彭真为第一政委,罗荣桓为第二政委。
 

共产党这边马不停蹄地占领了大部分东北地区,国民政府那边却仍然按部就班、不紧不慢地按规程行事。那些国民党官员们仍在郑重地开会研究各类繁多的战后事项,庄重地履行日本投降仪式,耐心地安排与美方、苏方外交谈判的内容,全面地考虑行动的合法性、全盘性、以及对国际局势的牵动问题,周全細致地思考着如何从外交、行政、军事三方面接收东北等等大事宜,甚至还不忘战后寻找众多抗日烈士的遗孤等诸多小事宜。
 

另外,在內戰已迫在眉睫的緊急關頭,在運兵已十分困難的情況下,陸軍總司令、行政院院長何應欽卻把遣返日本戰俘當作了頭等大事來辦。他調集了全國百分之八十的車船,於兩個月之內迅速地將日本戰俘全部安全送歸日本,而且還奉送給每一個戰俘三十斤大米以示安撫。
 

直到一九四五年八月三十一日,国民政府国防最高委员会和国民党中常会才通过《收复东北各省处理办法纲要》,并任命熊式辉为行营主任、杜聿明为保安司令;九月初立法院长戴传贤才召开会议讨论东北接收办法;熊式辉一行拖到十月十二日才抵达长春,与苏军司令马林诺夫斯基开始艰难的谈判。
 

为了满足美国人的要求,蒋介石三次邀请毛泽东来重庆共同协商战后的首要事宜,并在十月十日批准国民党与中共签订了《国共双方会谈纪要》,又名《双十协议》。
 

國民政府费尽周折與八路軍交涉要求它从擅自抢先占领的东北各城市撤离,使國民政府能夠和平接管東北,但是外交谈判都均告失败,国民政府最后决定采取军事行动接收東北。
 

一九四五年十月,国民政府调动飞机空运和军舰海运军队开赴东北,国民革命军到达东北后却遭到苏军的拦截和阻遏。
 

早在蘇聯出兵東北的一九四五年八月十四日,民國政府與蘇聯政府就簽署了“中蘇友好同盟條約”,條約規定了蘇軍駐軍東北的時間表为三個月。可是,当苏联得知,美国同意国民政府的请求而出动舰只运送国民党军队回师北上,并将于十月十日在大连登陆时,苏联立即决定延期撤军并开始支持中共军队在东北发展。随后,苏军让中共军队进占营口、葫芦岛两个港口,拒绝美舰在大连登陆。
 

国民革命军在大连、营口、葫芦岛、安东等港口受阻不能登陆,只得改在秦皇岛登陆,因此再度迁延时日,难以尽快占据战略要点以形成钳形攻势。国民政府登陆东北的行动整整比共产党晚了两个多月。两个月来,十几万共产党军队和干部已经擅自接收了东北大部分的地区和城市。

一九四五年十二月,美国国务卿马歇尔身带着停止中国内战的使命来到中国,并于三月四日至五日访问了延安,乖巧的中共给马歇尔留下良好印象。多年以后马歇尔还说,中共比国民党更跟他合作。
 

從一九四五年十一月到次年一九四六年五月的半年中,杜聿明坐镇秦皇岛指挥。国民革命军石觉的十三军,廖耀湘的新六军,孙立人的新一军,陈明仁的七十一军等七个军共二十八万人从越南、缅甸及中国西南的战区调运进入东北。这些国民革命军经历了长达十四年的艰苦卓绝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本想胜利回师后能解甲归田,与家人团聚,可是现在不得不重回战场参加内战,去与养兵十年、抢摘桃子的八路军开战。
 

一九四六年初,战斗力强大的、美式装备的国民革命军十三军一路进发,与先占地利的林彪军队激战并一路迅速推进,逼迫林彪部队一路后退,国军很快攻占了绥中、锦西、锦州,并于一九四六年三月占领沈阳,随后四面开花,收回并占领了抚顺、铁岭、辽阳、鞍山、营口等重要城市。共产党军队则仍占领北部的四平、长春、哈尔滨、齐齐哈尔、佳木斯等城市。这样,国共两军形成南北对峙态势。
 

四平位于沈阳和长春之间,处在中长、四梅、四洮铁路线的交叉点,是交通枢纽。国共双方都把四平看作所有战略重镇中的重中之重。谁控制了四平,谁就控制了东北的命脉。蒋介石说,“没有四平,就没有东北。”
 

毛泽东想固守四平以拖延时间,等待負責调停中国内战的美国特使马歇尔能從中調停,共軍可由此获得更多谈判筹码。因此,毛泽东此时一厢情愿地命令“死守四平,寸土必争”,林彪只好受命,下令二十万军队集结在四平和本溪两城死守。
 

从一九四六年四月十八日到五月十八日,国民革命军在四平和本溪两地发动强大攻势,空军轰炸发挥了巨大威力,重创本溪的十万林彪守军。
 

国军在东北参战的有七个军,五个是全副美式机械化装备,其中孙立人的新一军、廖耀湘的新六军则是国军五大主力中的两支精锐,士兵训练有素。孙立人毕业于美国弗吉尼亚军校,具有杰出军事才能,他的军队是当时中国最现代化部队。此时,国军首先力克本溪,本溪的十万林彪守军大败溃逃。国军继续挥师北上,援战四平,然后兵分三路,以空中优势发起立体攻势,攻得在四平的十万林彪守军又溃败,五月十九日国军占领四平。
 

林彪驻守在四平、本溪两地的二十万军队受到重創、棄甲溃逃。前来四平督战的白崇禧将军已被任命为国防部长,他当机立断,命令杜聿明乘胜追击,一举拿下长春,然后兵分三路,向北挺进,穷追逃往哈尔滨方向的林彪败军,一路收复许多要地。
 

林彪部队四平大败后一路长途溃退北逃哈尔滨,在国军飞机轰炸和机械化部队汽车坦克追击下,如惊弓之鸟,乱成一团,奔逃中被俘、投降的士兵无数,有的部队竟丧失三分之二人数,完全失去战斗力。孙立人将军指挥的新一军锋芒所向,如秋风扫落叶,于五月三十日,越过松花江,直逼到离哈尔滨不到一百里的双城,兵临城下。

躲进哈尔滨的黄克诚、林彪分别于五月三十一日、六月一日电告毛泽东:无法阻止敌军占领哈尔滨,请示放弃哈尔滨,退到农村打游击。两天后,毛同意。
 

国民革命军大胜四平、攻克长春后,苏联马上向国民政府频频示好,对中共这个被斯大林戏称为“人造黄油共产党”则视若敝屣。五月六日,斯大林邀请蒋介石访苏;国民革命军攻克长春后,苏联又向国民政府表示不会支援中共。
 

白崇禧在五月三十日随蒋介石飞抵长春,及时向蒋提出全盘计划:乘林彪部队溃不成军、丧失战斗力之际,穷追猛打,一举拿下哈尔滨、齐齐哈尔、佳木斯、满洲里等重要城市;然后组织民众编成三百万民团,保卫地方,肃清共产党残余势力;再调五个机械化师回师华北消灭聂荣臻部。白崇禧的作战计划若执行,可全部或大部歼灭林彪余部,使整个东北安枕无忧。然后,无论和谈,还是挥师进关,继续以立体攻势军事解决战事,均可定胜局。
 

这正是国民党一举取得东北军事胜利的绝好时机。可是,在这稍纵即逝的关键时刻,蒋介石卻發出停战令,停战令说,“停止攻击前进及追击,其期限为十五日。此举在使中共再得一机会,使其能确实履行其以前所签订之协定。”
 

是美國的壓力和全國人民要求停戰的强烈呼声嚴重影响、左右了蒋介石的思维和判断,他竟在此关键时刻犯下兵家之大忌,给残兵败将以喘息時間。果然,这一臭棋使得蒋介石一着棋错、满盘皆输。
 

共产党抢先占领地盘、抢夺抗日胜利果实、占尽便宜时,绝不与国民党谈判,一败涂地后,则乞灵于谈判桌。六月二十一日,停战令到期时,周恩来又请求再次延期停戰,蒋介石竟再次应允、宣布停战令再延长八天,延至六月三十日。随后,美國國務卿马歇尔再對蔣施加压力,迫蒋介石将停战一直延续到十月份。
 

自蒋介石下停战令后,林彪在苏军的帮助下在哈尔滨、齐齐哈尔、佳木斯等城市中得到喘息,迅速地重整了军队。
 

到了一九四六年五月,苏军蘇軍进占中國东北十个月后(多占据了七个月),终于决定撤离中國東北。苏军事先不通知国民政府撤离时间,却通知中共做好随后进驻东北的准备。这样,中共又借助苏联的暗中帮助而回到了东北的许多大城市。
 

苏军从长春、哈尔滨、齐齐哈尔等城市陆续撤军时,大肆拆卸了价值八亿五千八百万美金的工业设备,甚至整个工厂都被拆卸運走;蘇軍把这些中国人民的财产作为“战利品”一批批地运回了苏联。同时,苏军给中共军队留下了巨量的日本投降后上缴的武器,包括九百架飞机、七百辆坦克、三千七百多门大炮、一万两千挺机枪、一支颇具规模的松花江小舰队,还有数目惊人的步枪、高射炮、装甲车。
 

北朝鲜一直是日本的重要军火库,苏军接收了那些北朝鲜的日本军火库后,将日本在北朝鲜库存的武器全部给了中共军队,足足装了两千多车皮。还有更多的军火也从外蒙古运到,外加苏德战场上苏联缴获的德国武器也大批地送给了中共军队。中共军队还从苏方秘密接收了上万名日本战俘,这些战俘训练中共军队如何使用、保养、维修日本武器。同时,日本飞行员教练帮助中共训练出了第一批出色的飞行员。
 

一九四六年下半年,苏联铁路专家开始全面修复东北的铁路。苏联在东北共修复了一万多公里的铁道线,一百二十座桥梁,这些铁路和桥梁帮助中共军队快速运输部队、武器和给养,使中共以后夺取东北乃至全国起到决定性作用。
 

国民政府对东北这边林彪军队已经被苏联装备成一支精良大军放任不管,却把注意力转移到延安毛泽东这边,处心积虑地要消灭主力已轉移至東北的、延安的中共中央部队。一九四六年七月,胡宗南从他的整编第一军和整编三十师,联合阎锡山部队进攻晋南共产党占领区后,开始为进攻延安作准备。
 

其实,早在一九四三年蒋介石就已授命胡宗南进攻延安,进攻日期定在一九四三年七月十日。不料,潜伏在国民党军队中要害核心部门的中共情报人员得到了这个情报并及时地发给延安,延安方面把这些电令全部破译了出来。毛泽东将计就计,指示把这一消息公布给国际社会,用美国、英国、苏联来压蒋介石收兵。当时在国际上,美国、英国在太平洋战争中开始向日本发动战略反攻,美国担心,如果蒋介石转移力量攻打延安,会给日军以喘息,抽调军队去打美国军队,对美国在太平洋上的战略反攻不利。在美國的壓力下,蒋介石不得不于一九四三年七月十日电令胡宗南停止对陕甘宁边区的军事进攻。
 

當時,延安的八路军就這樣不费一兵一卒地退了胡宗南百万大军。現在,日本已投降,蒋介石對東北的林彪部隊宣布停戰,轉頭來再次启用攻打延安的战略计划。
 

出乎蒋介石意料的是,胡宗南的大军在延安遭遇毛泽东的游击战,屡战屡败。
 

自从一九四六年六月二日停战到十月又开战这四个月中,共产党不但没有被失败吓倒,反而励精图治、马不停蹄地行动起来。一方面,中共在谈判桌上通过周恩来采取妥协的低姿态迷惑国民政府,另一方面在农村积极发动民众,在东北农村开始了土地改革运动。共产党在一九四六年七、八月份派到东北广大农村搞土改的干部就达一万两千人,这些干部在东北农村积极发动民众,打土豪分田地,充分发挥了共产党独特的宣传、劝诱和组织民众的特點,赢得农民的拥护,征得大量的农民踊跃参军。
 

相反,国民党一方却在这四个月中不但没有励精图治,而且在方方面面令人失望。停战期间,军界出现贪赃枉法现象,政界也用人不当,政府所选之人既缺乏人望、声威,又缺乏外交才能、政治才能和组织才能。国民政府官员的腐败无能使政府难以发挥作用,东北地方国民政府在党、政、军三方面还彼此扯皮不合,政府根本做不到以政治辅助军事,更起不到组织民众,建立地方势力的作用。陈诚后来取代了东北国民政府大员熊式辉,可是陈诚一上任就下令解散东北三十万伪军,林彪马上把这支大军收编在自己麾下,使自己的兵力大增,成为林彪后来反扑、获胜的主要力量。陈诚在一九四七年秋冬连吃败仗后,不得不卸职。一九四八年二月卫立煌受命任职,却在军事上与蒋介石又发生严重分歧,抗命不从。在国民政府内部矛盾重重又连连决策失败之时,共产党一方同心协力,大搞土地改革和宣传,争得了民心。而国民党在宣传、鼓动、争取民众诸方面都毫无经验,根本无法与共产党匹敌,因此失去了人和这一关键要素,眼见着大势去矣。
 

到一九四六年十月,林彪的兵力增至三十六万。此时战火再起,从秀水河子战斗,大洼战斗,一直到新开岭战斗,共军连打胜仗。
 

一九四七年二月,毛泽东发表文章“迎接中国革命的新高潮”。
 

一九四七年五月,以彭真、罗容桓为首的东北局召开会议,认为当前的局势是敌人从进攻转入防御,民主联军则从防御转入进攻。会议提出,“积极组织力量,全力准备大反攻,大量歼灭敌人,大量收复失地,巩固和扩大解放区。”
 

一九四七年六月十一日,共军开始对国军发起夏季攻势,历时五十天,歼灭国军八万三千余人,收复城镇三十六座,使东满、西满、南满、北满和冀察热辽的共产党占领区连成了一片,共产党势力大增。攻势结束后,中共再抽调大批干部到新收复的地区去搞土地改革,并大量征兵准备秋季攻势。
 

一九四七年十月至十一月,中共军隊对国民革命军再发起秋季攻势,历时五十天,共军再歼灭国军七万人,再攻克十五座城市。此时,国军只守著长春、吉林、沈阳、四平等三十四座城市及其附近地区,所占地区只占东北总面积的百分之十四了。
 

共军抓緊戰機,窮追猛打,不给国军丝毫喘息时间,于一九四七年十一月九日,在秋季攻势结束几天后,共军紧接着再发动冬季攻势,冬季攻势一直打到一九四八年三月十五日。共军再得十八座城市,包括关键的重镇四平。這时,共军把国军压缩在了长春、沈阳、锦州等几处互不相连的孤立城市中。此時此刻,國民政府大勢去矣。
 

一九四八年五月,毛澤東帶著中共中央轉移到河北省西部山区平山县中部的西柏坡。西柏坡是個只有七、八十户人家的村子,坐落在太行山东麓,距北京三百五十华里,离石家庄一百八十华里,此地能进能退,能攻能守,隐蔽性很好。
 

一九四八年秋,辽沈决战开始,林彪大军此时已发展为一百万大军,势如破竹、连连取胜。一九四八年十月一日共军攻下国军重要据点义县,十月十五日攻下东北咽喉之地锦州,十一月二日取下沈阳,再拿下辽阳、鞍山、海城、营口、锦西、葫芦岛,辽沈战役以共军胜利结束。林彪的百万大军把国民政府驻在东北的四十七万精锐军队全部消灭,缴获了两千辆汽车、七十六辆坦克、一百五十多辆装甲车以及大量重炮武器等美式装备。
 

一九四九年一月十四日,解放軍開始攻打天津,僅用了一天便拿下天津。拿下天津半個月后,緊接著,一九四九年一月三十一日,解放軍又和平拿下北 平。

一九四九年三月五日下午,中共中央在西柏坡举行中共七届二中全会,三月十三日,会议闭幕。毛泽东作了总结报告,对建立政權的各项工作作了总的部署。三月二十三日,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等率中央机关和人民解放军总部人员离开西柏坡,乘汽车進入北平,在北京的香山住下。
 

国民党统治的国民政府和残余部队逃至台湾;共产党军队进驻北京,建立了一党独裁的极权政权。中国大陆人民从此在没有自由的日子中生活至今。
 

二00八年一月十日完稿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1/13/09 09:13:00 AM
肮脏的成长过程